关于秩序的问题

马萧



  现在人们都在讨论秩序的问题,这已经成为整个社会日益关注的主要话题之一,坦率地讲,“秩序”正日渐渗透在人们的生活和日常规范之中,使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受到它的支配,例如,人们必须时刻考虑他们的行为是否扰乱了社会秩序,因为那样的话他将会受到惩罚,等等,然而,我们这一代人,甚至于我们的上一代人,却很少去思考今天所形成的秩序它的源头出自哪里,仿佛我们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它就是一个天经地义的客观存在,我们只需要按照既定的习惯行事就可以了,不必去为探寻它的源头这样的事情而自寻烦恼。通俗一点讲,它有点像是百亿年以前宇宙大爆炸的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所有星系及其运行秩序从那一刻起就已命中注定,如果要说有变化,同样有它自身的规律所在,作为寄身于其中一颗小小行星上的人类来说,是无法对其施加任何影响的,更谈何改变。

  通常,我们所理解的秩序是指那种社会秩序,在我看来,可供人类选择的秩序远不止一种,有专制的秩序,有民主的秩序,即便是专制的秩序,也视它的压迫程度分成不同的类别;有崇尚爱、理解、宽容、信任和人们相互帮助的秩序,也有否定人的价值、让人们提心吊胆、相互监视、怀疑和建立在仇恨基础上的秩序;有让人们的行为服务于秩序的秩序,也有让秩序服务于人类生活的秩序,等等。事实上,无论哪一种社会秩序,都不是人们所无法忍受的,尤其是当他周围的人们都选择接受或者容忍这种秩序的情况下,因此,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就显得尤其重要,我们必须从其中分辩出对于我们大家都有好处的秩序来,而不是相反。

  显然,只有当人们有自由的选择能力时,才会有甄别好坏的判断力,今天的官方宣传在给社会灌输一种信息,似乎社会秩序与人的自由是相互对立的,从来没有一种捍卫个人自由的秩序,当人们想要获得一个稳定的秩序时,就必须出让自已的自由作为交换的条件,将它交到政府手中,由它去管理,在许多同时政有关的学术讨论会上,在公开或者私下的社交场合中,在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中间,这种观点得以流行并在彼此间达成共识。

  秩序,意味着时刻要与政府和它的意识形态保持一致吗?我认为 ,这种观点是不确切的,事实上,世界上的任何政府都会犯错误,当它犯错误的时候,我们是否还要和它保持一致,纵容它继续犯错误的权利?甚至于——有些政府的所作所为本身就是和人类的根本利益背道而弛的,它只会考虑其政治统治小集团及其附属官僚们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它所犯下的就不只是错误,很可能是有预谋的罪行,在这种情况下,和政府保持一致就意味着我们支持和参与了这些罪行的实施,成为它的帮凶。

  秩序也并不意味着如何让人们走在大街上都保持安静、低调、循规蹈矩这样的简单事实,或者人们在大街上大喊大叫的自由,在我看来,它比这个表面看上去的世界远为抽象、复杂和神秘,只有当秩序和个人的存在、和人类个体的心灵和行动联系起来,才能彰显出来它的真实意义,正如我们常常感受到的,当一个人的行为与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保持一致的状态下,我们才会认为他是一个言行一致、守秩序的人,人们不用担心他心口不一、出尔反尔,不用担心他的道德和品行存在问题,他的存在给周围的人们带来一种值得信赖和安全的感觉。相反,我不认为一位享有特权、每天按时吃饭、睡觉、按规定签发文件、开会,在各种场合作冗长的工作报告,但大街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把脖子缩回去却大谈良心的政府官员视作一位守秩序的人,这样的人实际上只是一位胆小怯懦、心灵扭曲、没有责任感的粗鄙小人而已,没什么可值得颂扬的,可以想像,如果一个社会由这样一群人来维持秩序,那么,冷漠、自私、麻木不仁、缺乏公义精神的社会风气将会大行其道,这样一种秩序将会跌落到何种无序的地步,即使它是被隐藏和刻意被掩盖的,也并不能因此抹杀掉事实的真相。

  只有当秩序与个人的存在联系起来,个人的言行和他的内心想法趋向同一,去做他认为正直的、有意义的事情,而社会对此表示认同,在这种基础上形成的秩序才可能是一种好的秩序,为了维持一种既定的秩序而去抑制人的自由,这是不可取的,这样的秩序必定是一种专制的、独裁的秩序。然而,事情同样比这还要复杂,众所周知,今天,几位激进的伊斯兰“圣战”主义者,出于其对于信仰的忠诚,对无辜的平民实行攻击和杀戳,制造恐怖的行为也客观存在着,甚至于他们的行为得到许多人的理解,而建立在这样一种信念上的秩序是可取的吗?无疑,他们的行为与其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一致的,没有人胁迫他们采取这样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们可以认定他们都是一些有秩序的人,但另一方面,他们的行为却没有给世界带来和平和值得效仿的秩序,相反,他们在制造仇恨、分裂和血淋淋的痛苦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当如何界定这种秩序的好坏?事实上,它同样可能是恐怖主义和罪恶猖獗的源头。对此,我的看法是,当个人的行为与他的内在想法保持一致,这是形成一种好的秩序的前提,只有当人们如此协调一致,并得到周围其他人们的尊重,他才会感受到一种做人的真正感觉,但是,仅有这一点是不够的,它并不能自动地生成一种好的规范和秩序,他的行为必须以确保不危及到他人的自由与权利作为前提。

  无论如何,我们今天的社会秩序离这样一种好的秩序相去甚远,我们目前的秩序建立在以仇恨、斗争、杀戳和激进主义作为基础的革命的意识形态废墟之上,在短暂的激情过后,如今,它已凝固成一种守旧的、暮气沉沉的、压抑的官僚主义秩序,这有点类似于火山迸发冷却后形成的熔浆岩,不可能出现真正的生命复苏,其结果导致生活走向索然无味,了无生气,显然,这样的秩序是不可取的,实际上,这不是一种真正的秩序,我们需要的秩序应该是一种崇尚真理和正义、尊重人的自由和权利,让人们不再感到孤独和恐惧的秩序,这种秩序不应当建立在统治之上,而是应当扎根于人的道德和良心的基础之上,今天,我们中间的众多优秀人物正在为之积极地争取。

  正如前面所谈到的,在一个分离异化、冷漠、冷酷、铁石心肠的守旧的秩序里面,个人的努力显得如此徒劳无益,因此,我并不知道人们的争取是否一定会取得成效,显然,这个世界可能并不因为个人的争取而会有所改变,但是,世界的变化一定是以个人的争取作为其前提的,除此之外,我还想不出有别的什么捷径可以到达。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年1月25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