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刘霞是这么的难!何时还她自由?

张文



  2013年4月初我试图去北京看望刘晓波夫人刘霞。当时正值中国两会结束后,刘霞住所周围增加了监视力度。在到达楼下时我被2名身着黑色夹克,手持对讲机男子拦截后被带入刘霞住所斜对面的居民楼1楼一单元房内进行审问。在强迫我写下保证书后才将我释放(大约15小时后)。期间我非常害怕,同时我又恨自己的无能,没能见到刘霞。其实哪怕能见她1分钟也会给她带来莫大的安慰,那一瞬间我体会到了刘霞在长期软禁和监视中的无助,和极大的精神折磨。

  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我应该为这样一位女人呐喊,在杨建利博士的倡导下我们在华盛顿参加支持刘霞活动,此刻我们剃光头,我们都是刘霞。

  当自由只能依靠乞求获得,当公正沦为道德中的奢侈品,我无法想像我的同胞们遭受这种煎熬还要多久。时间可以平复伤口,但时间抹不去罪证,时间更不能让人淡忘我们的理想和志向。这个残暴的政权饱食民脂民膏,却手举屠刃肆意切割我们的权利。直到获悉我们麻木和冷漠,才是它们得胜的凯歌,也是人性的悲鸣。如果我低头屈服,如果我不去侧目怜悯,如果我不去挺身抗争,或许我会得到短暂的苟安,但惨无人道的暴行不会停止,终有一天这罪恶的触手也会伸向我和我的家人。写在宪法中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被肆无忌惮侵犯的时候,已经超脱了警示,而是告诉我们,我们拥有的一切--财产、权利都已被推到悬崖边缘。尽管公开的媒体每天都在宣扬中国获得的经济成果,但这能掩盖它们在人权方面的斑斑劣迹吗?那些高叫着要我的同胞牺牲个人利益去繁荣他们集体的人,是彻头彻尾的骗子。软禁一名手无寸铁的女人,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利益?他们只是心虚到害怕真实的光明戳破精心营造的谎言,照射进每一个公民的心中,萌发民主人权的萌芽,顶翻这个依靠暴力镇压民众的独裁集团!我的抗争不会停止,我会让每一个我认识的人知道真相。旁人的冷漠和消极无法吓退我民主的热情,我保卫我权利的方式就必须是比他们还要珍视他们的权利。只有当公平和法制莅临的那一天,我才可以休息,去喘息得来不易的自由空气。

  马丁路德金讲过:最终我们记住不是敌人的恶言,而是我们身边人的沉默。这句话始终作为我的人生标杆,它简单的道理塑造我为民主的奋战决心。站出来,为那些遭受不公的人去控诉,为那些已经抗争的人助威,这就是我的民主之路。

2014年3月10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