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去的一年,中国的官民博弈又进入了一个新高,最明显的事件有:《零八宪章》事件、互联网的封锁与反封锁,及新疆的骚乱等等。中国政府用不变的铁腕手段来对付变化中的社会诉求,其作用适得其反。这证明,政府试图兼得政治专制与经济自由的贪婪做法是不可取的。而且,这种畸形发展的中国模式正在被挑战中退色。

开放30年,中国无论怎么变,都不可能回到从前的铁桶式的专制社会。这基于民心,也拜赐于通讯技术的发展,以及全球化的影响。胡氏政权无视这些因素而继续抱残守缺,将专制制度进行到死,实在是不识时务。

震慑手段不灵了

在打压民主诉求的方面,去年的年末,《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中国当局对该案的处理,摆明是要杀一儆百,但却引来更多人的自投罗网,申请与刘晓波同罪同罚。第二个副作用是替《零八宪章》做了一次大规模的免费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零八宪章》为何物。第三个副作用,是把刘晓波送上了反对派领袖的宝座。第四是引发国际的谴责声浪。专制的震慑作用败在崛起的民意当中,其意义不可谓不深远。

言论垄断被打破

网络封锁战方面,中国当局一再加大力度,不过效果并不尽其意,政府已经失去垄断言论的力量。中国网络控制,除了设置网警、过滤敏感词、实名制、屏蔽国外网站等等,还嫌不够,还对网络言论阵地发动进攻,招收五毛党、设置网络发言人,企图主导网络言论。不过,有三亿网民的网络,岂是这些网络喉舌能主导的?此外,政府还借“打黄扫非”之名,关闭思想网站。前不久,更停止了办理个人注册域名的申请,分明是要把“非主流”的声音赶尽杀绝。但是,网络的世界性是无法消灭的,绕过防火墙,“非主流”的声音照样有演播台。

在网控战中,政府败得最惨的首算“绿坝”这一战。“绿坝”先是霸王硬上弓,强行安装在出售电脑上、网吧上,结果因为技术问题、安全问题等等,被停止执行。日前,更有美国软件公司将中国政府告上法庭,诉其侵犯知识产权,“绿坝”的程式是剽窃而来。

暴政受到民权意识的挑战

民权意识的觉醒对抗着政权的专横。中国民众的维权事件可谓风起云涌,从抗拆迁者、复退军人、教师、失业工人,失地农民、环境污染受害者,到有毒食品受害者等等的维权,无处不挑战着暴政的合法性。维权组织“益仁平”、“公盟”,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是维权行动从个人走向团队协作的力量提升。

体制内并非铁板一块

中共体制内越来越多人士发出反对专制、实行民主的声音。支持《零八宪章》的人,就有不少体制内的人士;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委婉地赞扬“民主是个好东西”;著名宪政学家张博树因研究宪政民主而被社科院哲学所除名;敢言媒体也发出很多“不和谐”的调子,如《南方都市报》等等……专制制度正在为自己制造更多的敌人。

外力的作用

对于中国的不民主、侵犯人权的种种行为,国外的人权组织、政府往往会发表意见,甚至提出抗议。中国侵犯人权的“内政”,不时成为国际“公案”。像冯正虎被拒绝回国事件,已经影响到日本的出入境事务,他落难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60多天,引起的轰动效应不亚于刘晓波,也是世界主流媒体的头版新闻和跟踪焦点。有外界力量的支持,中国的人权状况、政权的专横,才受更大的注意。

专制制度在世界范围都受谴责,连伊朗这样的伊斯兰国家都陷入了激烈的民主运动,民意不可欺也。既然施政者不可能继续专制下去,何不顺应民意,实行民主制度。台湾可以民主,香港可以民主,大陆还有什么借口不可以。困兽犹斗,是没有意义的。

(《观察》)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