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豹: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近期,深圳富士康员工的连跳悲剧与广本(广州本田)员工的罢工事件惊动了海内外舆论,同处广东的这两家大型外资企业几乎同时出现了震惊世界的新闻事件,但两个事件相比较,富士康连跳悲剧让人痛心不已,而广本罢工事件则使得国人及世界侧目,特别是广本罢工事件的积极影响与后续效应相当的深远。这里着重论及广本罢工事件的根源与其对中国劳工维权运动的积极影响。

根据《京华时报》的报道我们得知佛山广本员工工资省吃俭用仅月余400多元。5月17日晚,本田零部件公司停工的帖子出现在各大网站上。一位本田零部件公司员工还晒出了工资清单:南海本田I级工资=基本工资(675元)+职能工资 (340元)+全勤补贴(100元)+生活补贴 (65元)+住房补贴(250元)+交通补贴(80元)=1510元,扣除养老保险(132元)、医疗保险(41元)、住房公积金(126元),到手的工资为1211元。若每月除去房租250元、吃饭300元、电话费100元、日用品100元、工会费5元,每月仅剩456元。一位本田零部件公司员工在网上这么描述工资增长速度:“我在本田干了2年半了,第一年工资涨了28元(理由是公司刚起步很多项目还没投产);第二年涨了29元 (理由是公司部分项目尚未完全投产);到了第三年在项目全部投产后也仅加了40多元。”

了解到广本员工的收入现状,也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会鼓起勇气来抗争了!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里,在对公民权利控制得异常严厉的情况下,这样的一起劳工集体维权罢工事件,竟然能够导致整个广本不能正常运转,导致资方被迫让步与妥协,而且国内媒体也破天荒的首次使用罢工这个之前极其敏感的字眼来报道,这在中共建政60多年以来的中国劳工阶层的工运史前所未闻,堪称中共建政后中国工运的一个里程碑。

报道称,导致广本陷入困境的,正是广本零部件厂的四、五百名工人的全线罢工。可以想象,一个零部件公司的集体罢工能够撼动资方的整体利益,并导致一个厂的正常运转停止,是需要克服很多道难关的——比如工人的团结关、地方政府的恐吓关、厂方的瓦解关、消息的封锁关、资方的利诱关、厂方的开除关……罢工最终能够突破封锁,进而轰动全球媒体,其难度可想而知。非常的令人欣慰,在广本的中国劳工兄弟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

在很多人的眼里,广本——一家响当当的外资大品牌企业,其工资福利待遇应该让外人感到羡慕。但其员工的生存状态却那么的艰难——广本变速器厂工人的月薪仅为1500元,底薪只有900多元,扣除必要的开支,基本所剩无几,为此,他们要求工资增加至2000元到2500元。在富士康 “十数连跳” 敲响社会对中国劳工生存状态与尊严的强烈关注后,广本正成为第二个引人关注的“富士康”。不过,这次工人不再采取极端悲情、极端绝望的自我毁灭之路,而是依靠劳工兄弟相互团结的力量,勇敢的进行抗争,合理的寻求自己的利益。在所谓转型期的中国,类似与广本与富士康这样的企业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许多内地企业劳工的境遇甚至比广本与富士康员工要悲惨更多,不仅薪资极低,甚至连基本的休息日都没有。笔者2008年10月分蒙国保“照顾”,进入笔者家乡皖北的一家颇具规模的民营面粉企业集团公司做办公室的行政工作,尽管有国保的“关照”,厂方给笔者的薪资也才900元人民币,其它新进员工大多只有500多些,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1.5小时,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长期没有休息日,不仅没有周末的休息日,就连中秋、国庆、元旦等重大节假日都不放假,有事就必须自己请假,请假一天则扣一天薪资,更可恶的是,每月请假还不能超出2天,超出2天就没有奖金。

富士康一连串跳楼的惨剧,似乎以一种疾病“传染性”的方式继续恶化蔓延,让人深感痛心与无奈。但广本劳工兄弟的罢工却开启了一种解决问题的合理方式,让人看到了中国劳工维权运动的曙光,而且这种方式今后无疑将最具有吸引力,无疑也将具有无限的“传染性”。目前,我国企业的劳工大都处于“生存底线”,本田员工的集体罢工,正是基于维护自身基本权益的抗争。此次中国劳工的罢工行为,是对很多无情企业与血汗工厂提出的“严重警醒”。广本佛山配件厂的劳工兄弟肯定能够争取到一定程度的利益了,6月1日,广本答应给员工增加24%的薪资与福利,工人也基本同意复工。向勇敢的广本员工兄弟表示敬意!此次广本员工的奋起抗争,必将成为中共建政以来中国工人运动的一个转折点。

罢工,对工人来说原本是一项基本权利,亦是争取自身权益的一种有效手段,但这种权利在中共建政后却很少被运用。关于罢工的权利,当今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罢工是工人的法定权利,我国1975年和1978年宪法曾规定了罢工权利,但1982年宪法取消了。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25条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发生“停工、怠工”事件,工会应当代表职工同企业、事业单位或者有关方面协商,反映意见,帮助企业和工人双方做好工作,有学者认为这是默认的罢工权,但实际上,该条并没有明确罢工是法定权利。根据大部分国家法律,罢工作为法律上的权利意味着:罢工行动中组织者有权设置纠察线,成立纠察队防止不利因素的干扰,甚至在资方严重侵害劳动权益时,可以采取占领劳动场所等自力救济手段,当然不得采取暴力行为;意味着罢工造成的损失,比如2002年9月27日美国西海岸码头工人罢工造成每天经济损失高达20亿美元的巨大损失,不会被追究赔偿责任,更不会被追究破坏生产罪或者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意味着罢工结束后罢工者有权要求恢复原职或优先取得空缺职位。中国政府也已经于2001年经全国人大常委批准加入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也要求缔约国承诺保证公民“有权罢工,但应按照各个国家的法律行使此项权利”。对此,我国并未作保留,罢工权完全可以视为我国公民的当然权利。然而,由于所谓的维稳恐惧症,导致当局严格禁止所有形式的工人维权运动。

当前的中国各级工会形同虚设,究其缘由,是由中共集权专制这一根本制度所决定的。

首先、中国人权状况,缺乏强有力的监督与制约,反而变成了言论的禁区。这则“广本劳工门”首先由海外媒体披露,继而才引发内地的热议,然而事实上,中国的如此糟糕的劳动人权状况又何止于富士康一家呢?在政府不作为的情况下,那些生活在社会地层的草根阶层声音太弱了!在当前的制度下,媒体的话语权也是很有限的,尤其是当地媒体!

其二、中国劳工的权利基本被剥夺殆尽。工人合法的罢工、集会的权利,还有多少可以使用?我们看到在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的合法诉求依然可以得到表达,但是在社会主义中国呢?我们的人大议案、政协提案少有提及工人生存状况,我们看到在国外议会,议员那么活跃,甚至于出现我们曾经嗤之以鼻的大打出手的局面,但这不就是社会各阶层的话语权得到充分表达、各阶层人民意志得到体现的民主政治吗!

其三、资本的原始积累,充满血腥的气味。如今在我们号称三个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也会出现这种现象?根本原因就是政府只顾经济增长,忽视劳工权益保障,为了GDP,为了政绩,对大量侵害劳工权利的现象充耳不闻,甚至发展到谁维护权利就被扣上危害稳定的帽子遭受打压。

5月30日全总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社会正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和社会矛盾多发的特殊历史时期,要及时有效化解矛盾,促进职工队伍和社会稳定。希望真得如全总的领导所说的一样,各地的工会组织能够在这矛盾多发期为国家为工人为社会和谐稳定真正地预防好帮助好维护好,让我们的工人为了加个一二百元的工资不用去罢工,让我们的工人不用去跳楼。但可以肯定的说,这一切只是美好的愿望,在当局不尊重国民基本公民权利的现实下,将来的劳工维权行动还会遭遇相当的阻力,甚至还会流血。因为,现在的由政府养活的工会不可能起到维护广大中国劳工权利的作用,因为他们的最重要工作是维护所谓的稳定,而不是首先想着为劳工维权。虽然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依旧困难重重,但广本零部件厂的劳工兄弟却给了广大中国劳工以力量和榜样!唯有更多的中国劳工兄弟鼓起勇气,加强团结,敢于抗争,才能够争取到更多属于自己的权益。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