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马永田



  2015年6月15日,小雨。由于下雨我的条幅怕 浇,但抗议不能间断,我提着几个小条幅去抗议,我刚到一会小孙就来了,我们娘俩开始照相,一边照相一边下雨,使馆把唯一能避雨的地方安上了铁栅栏,我们没地方避雨,抗议四个小时只好回家。






  上周日晚上半夜二点多钟突然接到国内访民电话,什么也不说就是哭,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太苦了没什么事 。我再三追问他还是不说什么,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电话里常联系,一个大男人哭成说不出话来,我一周心情不好,我很理解他,我知道他的苦,多年上访精神压力过大,精神上的折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更何况他在去年十月份被抓刚刚释放,在监狱里受到了酷刑,想想看精神、肉体、经济所有痛苦合在一起什么人能受得了。

  我也一样有时觉得很难释怀,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了啥?十几年上访,案子一点进展没有,十几年的时光好像停留不变,令人有时伤感,有时怒气冲天,这种复杂交错的情感,是最折磨人的。使人很难自拔。十五年中国一直喊着自己是法治国家,可我十五年依法维权却没感受到这个法制国家的法治在哪里,我体会到的是人治国家。习近平上台就做梦,依宪、依法治国,而不纠正冤假错案又如何体现?违法者依然逍遥法外,受害者依然蒙冤上访,习总的梦到底什么时间能兑现?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