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访民就是信訪局的摇钱树

马永田



  2015年6月16日,晴。这几天华盛顿温度很高,在使馆外抗议几个小时就像在蒸锅里蒸一样热得很难受。蚊子高温下也多了起来,不敢穿短衣短裤,蚊子虽小但隔着衣服每天还是叮我几个包,太有人味招蚊子。





  看新闻国家信访局局长又派出六组工作组到各省巡视,每年国家信访局都要派工作组,但信访案件连年增加,老案子不結新案子出现,访民的存在解决了一批公务员及子女就业问题,过去信访局是清水衙门,随着维稳经费的不断增加,各个行业信访口成了肥的流油的地方,举个例子说:某一信访干部进京截访,他可以制造出很多理由说把钱用在访民维稳上了,明明用了伍佰,他可以说用五千,访民不用签字,具体地说访民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只要截访者写一个白条子就可以报账。除去用在截访上的钱剩余的归截访者所有。还有另外一种现象:驻京办领导对下边各个信访单位也可以揩油捞到钱,某访民闯门(闯门就是到各个机关总局上访或到中南海等禁止的地方去上访),驻京办夸大事实,対下边说这个访民闯门给当地造成很大影响,会影响领导政绩等等,需要五万或十万把事情摆平,关系到领导的乌纱帽,当地政府理所当然地拿钱摆事儿。访民案件不解决和这些利益链条有着直接关系。

  马永田
  电话:626-283-2175

  2015年6月16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