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6月17日,阴。华盛顿这一周多阴天,小雨不断,闷热的夏天多少有点凉意。我和小孙抗议,使馆里的工作人员想看又不敢直接看,好像他们和我们接触会犯什么纪律,他们进出我们也不去针对他们个人。警察这段时间巡逻也不多,平静的好像我们不存在,一切平平淡淡。但我每天放着高音喇叭,使馆是知道我们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也就是装聋作哑罢了。






  每个人的一生都很难一帆风顺,我们这些被强拆的受害者,不是人找事儿,而是事儿找人。政府、法院、开发商官商勾结利益驱使强抢民财。在没被强拆之前,我不和公安机关打交道,去一次派出所是办身份证,自从打官司后,派出所和公安机关我打交到就像吃馅饼一样平常,举个例子说:我去北京上访,在2008年前访民闯门没人制裁,我们正常填表无人理睬,没办法每天到中南海领导家驻地和各大机关上访闯门,一天要被警察几次抓到,每次都是坐着警车到派出所登记。但闯门我们并没有违法行为,只是这些地方北京公安局都派人派车在哪等候访民的到来,我们去了警察就让上警车,然后带到派出所登记,通知驻京办来接人,我们一天要到几个地方,这里登完记又到其它地方去,北京对访民登记是有记载的,统计数字然后通报,这样对当地政府是有一定压力的。我们每天被抓、被关就像是我们正常生活一样,有时也有一些警察打访民。这些不正常的精力和生活,给人的压力是无法接受的。

  马永田
  电话:626-283-2175

  2015年6月17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