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7月7日 晴 。

  今天是七七卢沟桥事变七十八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不能不做一点表示。于是,我顶着炎炎烈日,又出去“工作”了---去中国大使馆门口抗议。说实在,这种天气真不愿意出门,又没人发工资的工作,谁愿意做?但我必须去,必须显示我的存在和永不停止的抗议脚步。

  中国大使馆的建筑,同行的同伴今天第一次看到,说象极了坟墓,我说象棺材。当照片发给许多朋友看了后,他们也是用坟墓来形容。中国不缺人才,怎么设计出这么丑陋的建筑?也不怕丢脸吗?另外,围墙高筑,又是为何?别的大使馆都没有围墙,更别提这么高的铁栅栏了。边上的传达室几道铁门,真象个牢笼。

  抗议这么久,大使馆除了做缩头乌龟,还能做什么?但是,不管你躲我到几时,只要这个坟墓在美国一天,我就一天不会停止对它的“骚扰”。抗议,是我生活的主题。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7月7日


  2015年7月8日,阴。

  半个多月以来,抗议地点不断改动,日记间断。6月22、23、24日在美国国务院抗议,汪洋来美访问,我同张伟学、艾福荣、陈戴笠抗议拦截车辆。6月24日是汪洋访美最后一程,在国务院举行新闻发布会。约下午四点,汪洋车队来到国务院。中国大使馆为了阻止我们抗议,把大使馆干杂活的工人组织起来拿着高音喇叭,只要我们一喊口号他们就放喇叭,目的是想把我们抗议的声音压下去。但他们没有想到这是他们想出来最愚蠢的办法,我们直接冲到汪洋所乘坐的车辆前进行拦截,我们达到了预计的抗议效果。博讯当天进行了报道,我们也非常感谢博讯多年来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

  7月初我到外州办点其他事,回来后参加一个会议,又赶上美国国庆放假,我也只好在家休息。

  今天天气闷热,我一早到大使馆抗议,一个人没办法照相,因此今天的日记没有抗议的照片。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7月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