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城管大战解放军


  2015年7月20日,晴。华盛顿这几天温度在36度以上,出去抗议就像进了桑拿房一样,走路到地铁站就已经浑身是汗,进了地铁好一点,汗还没有消,又出了地铁,挂好条幅坐在树荫下没有一丝凉意。这几天去抗议时,大使馆不再报警,也无人出来骚扰。

  在微信上看到一段视频,青岛城管警察围殴解放军进行强拆,城管把解放军打的四处逃跑。很多网友评论更加有趣,我写上几段:网友房山草根说“暂且不论谁是谁非,就看城管这气势就很有战斗力,不去钓鱼岛护岛简直说不过去”。网友小胖说:“这是真的吗?城管也太牛了,不过城管执法却是粗暴了点,人人手里都拿着铁管,再说了人民军队也太弱了点,在战场上没被打垮竟被城管给打得抱头鼠窜,以后收复钓鱼岛有城管就绰绰有余了。”就在大伙佩服城管强悍的时候,也有人质疑了,为什么军区大院都敢强拆呢?有网友说:人民子弟兵也敢打,没这些子弟兵保卫国土你们哪有家呀,都拆到自家门口了。有人说:这是哪个军队熊成这样了?难道军长下课了,换这个城管队长来当,战斗力的反差也太大了。网友天说:城管真是牛哇,要不说打日本还是得用城管,如果这次青岛城管敢于挑战强权值得喝彩,至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中国对军队尚且如此暴力强拆,对老百姓的强拆又算什么呢?房子被拆并不怕,而是共产党拆掉了民心更可怕!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7月20日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7月21日,小雨。早上一起床看到天空乌云密布,预报今天下午有雨,我赶紧弄了点吃的赶往大使馆抗议。到达大使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下雨,我收起条幅回家,到了家天气又放晴了。

  到了美国两年多了,风风雨雨寒冬酷夏没有停止过抗议,收获甚小。应该说我是一名特殊访民,国内国外持之以恒地坚持维权,在这漫长的上访路上品味酸甜苦辣的人生。在国内我被政府列为三种人,是监控、维稳、打压的对象,我实在是无法想通,2001年我是被吉林省政府、法院、人大代表官商勾结违法强拆受害者,我十几年上访只想要回我自己被抢去的财产。2002年我打赢了官司,市中级法院认定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鑫鹏开发公司(开发公司老板是吉林省人大代表)不具备拆迁资质的情况下,政府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政府和南关区法院强拆我公司行为违法。2003年长春市政府内部通报强拆我公司是一起错案,就这样一件有理案件过去了15年我却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违法官员不但没有被处理还连连高升,我又成为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打压对象,拘留、关黑监狱、监控,这些是我在国内上访时我生活的一部分。到底中国社会不稳定因素是由我们这些受害者造成的?还是这群头顶着国徽、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大代表掠夺人民财产土匪造成的?黑白颠倒是非混饶。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机关。

  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等到9月23日,习近平访美时由他解释最权威最有说服力,期盼习近平的到来。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7月2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