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读书会.美国大华府地区分会会议纪要


  2015年6月17日
  压伤的康乃馨
  主持:杨雨


  今天,把大家请来,我不打算再谈宏大叙事,什么民主,宪政,自由这些问题,已经有人谈得够多了,所以,我也不再费时间与口舌在这些问题上多讲。我本人的背景,在座各位基本上已经清楚了,异见人士并不只是停留在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新闻里,可能就在各位的身边,唯一和很多人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就是我们多读了几本书,和文凭无关,(众人笑)有了点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公民意识,敢于在公共媒体发出和某些所谓主流不一样的声音,讲了几句真话,干了点对得起良知的事情。因此,就被边缘化到了美国。但是,边缘化并不等于错误化,在一个真相被遮罩的世代,我们能够做到的也许就是守望良知,拒绝谎言。

  我看了一下今天参会人员的构成,有留学生,富二代,还有长期在美国工作生活的华人,因此,在中共统战你们之前,我先来统战你们!(众人笑)大家知道,中共统战靠的是现实利益收买,我这里没有现实利益,可能我今后有事,还会麻烦大家,但是,我们拥有的是道义支持和良知公义,与现实利益相比,谁更能赢得大众发自内心的尊重?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述一个故事,从这个故事当中,我们或许能发现很多问题,在大家听完这个故事以后,我不需要在座各位一定要做什么,但是,各位可以把这个故事,在各自的社交范围内广泛传播,有英语好的朋友,更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美国友人听,然后,再对比现在中国政府光鲜的宣传,相信大家会作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我友刘贤斌,1987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积极参与了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事件结束后仍然坚持参与民主活动,于1991年4月1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关押在秦城监狱,后于1992年12月28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1993年10月刑满出狱。

  出狱后的刘贤斌仍坚持推动民主事业,展开营救异议人士以及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活动。1999年7月7日被遂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999年8月6日被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08年11月6日出狱。

  刘贤斌在释放后继续参与人权活动,也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并发表文章。2010年6月28日,刘贤斌在与四川民主人士陈卫喝茶时,被遂宁国保警察带走传唤,并于当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随后,警方十多名警察查抄了刘贤斌的家,传唤询问刘贤斌的妻子,并在没有监护人在场的情况下,在学校对刘贤斌13岁的女儿询问威胁。2011年3月25日上午,刘贤斌被四川遂宁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並处剥夺政治权利2年零4个月。

  简单说吧,就是中共非法判处一名爱国异见人士,以上简介,只是今天这个故事的一些基本背景。

  2011年9月,刘贤斌女儿陈桥由美国民权人士接来美国念书,现在已经获得

  美国绿卡。照理说,既然刘贤斌被判刑,我们无力回天,但是刘贤斌妻子陈明先是合法中国公民,也没有写作过民主文章与从事异议活动,但是,四川遂宁市公安局国保部门一直不给陈发放护照,也不依法出具相关法律手续,此事已经拖了数年之久。最近,陈明先女士再次去遂宁市公安局出入境部门办理护照,同样被遂宁当局无理拒绝。大家可以想象,一个正常的家庭,被相关专政部门割裂的散落各处,这种人为刻意制造的人道灾难,我们难道能视而不见吗?大家都有儿女,如果你被迫不能和你的儿女相见,会是什么状况?

  我再向各位讲一下刘贤斌女儿陈桥的近况:陈桥现居VA ,学习顺利,还有相关音乐专长——吹长笛,前不久我们开会,陈桥有在会场表演,大家请看视频。

  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中国政治犯家属连相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陈明先和陈桥的诉求只是母女一聚,并非制造政治事件和吸引外媒眼球,但四川遂宁方面既不依法也不讲理,根本不理会一位中国公民的合法合理要求,似乎要刻意制造人权事件,以彰显遂宁警方的“政治正确”。如果遂宁警方以不发放陈明先护照为由,向四川有关方面申请维稳经费,吃项目,我只能说遂宁国保既无政治智慧,也无法治观念。我只需说一句,成都李春城比遂宁公安局局长大多了吧,还不是完了。第二,陈明先只是一位普通妇女,遂宁方面将一名无辜妇女当作人质,除了说明遂宁国保工作水平很低以外,不说明任何问题。难道四川省厅的负责人会说遂宁市局对一位无辜妇女使用超常规手段,应该表扬?所以,即使是按照维稳思路,遂宁警方的做法,都站不住脚。因此,我们只能认为,遂宁方面要有意将这起对无辜妇女进行政治迫害的事件国际化,难道只有进行非人化的行为才能体现出遂宁警方的工作能力吗?

  在此,我向在座各位呼吁,请将这个令人震惊的故事讲述给你身边的友人听,让民间舆论发酵,不是为了向当局施压,而是为了我们的良知!受伤的康乃馨不会枯萎,民间的道义不会泯灭,各位,是行动的时候了。

  谢谢大家今天的参与。

  在座各位如有疑问或发言,请表达。

  Coco郑:我惊异于中国有关行政部门在当下依法治国的口号下,我们周围还有这样不公平的事件,中国的经济崛起,难道一定要建立在破坏无数个具体的家庭上吗?陈女士的诉求确实不高,中国当局如果连这个卑微的诉求都不能满足,那中国政府进行的所谓大国崛起的宣传,我们当然心存疑虑。

  姜茜: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在美国工作的妇女,什么民主啊,宪政啊,我真不懂,但是,中国四川当局的这种背离了基本人伦的做法,确实应该谴责。四川官方如要挽回一些面子,最好的做法是马上依法给陈女士发放护照,让其母女相聚一刻。我不知道,此事的决策者有没有父母儿女,如有,他的良知会受到谴责吗?

  马红霞:我当然要把这个令人震惊的故事讲给我周围的美国友人听,我们已经进入21世纪了,四川有关方面的行政方式,还停留在秦始皇年代。中国政府口口声声要融入国际主流,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膨胀心态下,甚至还要取得国际事务发言权和领导权,但这类不讲基本规则的(人权)事件,如何让国际主流社会信服?尽管资本主义讲的是钱,但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做的太过分,就算是美国官方有人在国际事务上为中国政府说好话,也是底气不足。所以,以我做生意的思维,四川遂宁方面是做了个亏本生意,如要保本,就是赶快给陈女士发放护照,一个普通妇女,在国际上也掀不起什么大浪。遂宁方面如要一意孤行,反而会令此事越搞越大,遂宁会成为海外媒体镜头的关注点,满足西方人对中国社会的想象。

  Frank 张:在VA, DC ,MD,有好几份被统战的中文报纸,我们不管它。但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会将这个真实的故事广泛传播,在具体的事实面前,所有的统战与外宣,都无力还击。作为个体,能力有限,但我们可以尽最大努力,消耗中共的外宣和统战经费,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让更多的海外华人了解中国社会真相。

  Anna林:首先,让上帝保佑陈女士的未来不再受到撒旦的侵害。但是,对当下中国四川有关部门的非理性执法,甚至是行政乱作为的工作方式,我们应该运用道义的力量予以指责,并真切希望四川行政部门立即纠正这种偏离了法治轨道的管理方式。公权一旦被滥用,无辜的人民就会遭到不公正的对待。在国际惯例中,对妇女儿童都有特别的保护,我不希望,在我们的祖国,持续发生这种对妇女权利的不法侵害。过段时间,我会在我们盖城(Gaithersburg)华人宣道会讲述这个令人伤心的故事,并且向上帝祷告,让全能的主保守和庇佑陈女士全家。

  杨雨:处于转型期的当下中国,中国政府及各地具体的行政部门,到底是要缓和官民矛盾还是激化官民矛盾,需要中国官方改变僵化的专政思维。世界在变化,毛时代的专政模式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在这个e世代,官民平等对话才是解决具体问题的有效渠道,我也希望四川有关部门放下身段,与当事人平等对话,才有解决具体问题的可能。

  Andi 王:刚才在座各位讲了很多,我也不重复各位的观点了。我只希望看到,在不久的将来,陈女士母女能够重逢。如果四川有关部门强力对一位无辜妇女使用专政方式,我会在我周围的美国人圈子不断重复这个令人心碎的故事。虽然我们无权无势,没有能力对四川当局造成现实利益的影响,但很多普通美国人听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故事以后,对中国政府至少是有一定看法的。我希望当下四川的执政者不会执迷不悟。对这个具体的迫害妇女权利事件,我站在良知的这一边。

  杨雨:谢谢各位今天的参与,下次读书会的时间我再短信或邮件通知大家。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