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姜维平



  很多人对国内在7月10日发生的多位维权律师被抓事件,感到突然和疑惑,实际上,对于维护现有政治体制的利益集团来讲,再正常不过,据海外媒体报道,继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周世锋律师王宇律师等五人遭绑架失联后,北京有至少有二十名维权律师、律师助理或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于7月10日被带走或失联。截止至11日早上9时,已确定被抓捕的维权律师、律师助理或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包括:王宇、包卓轩、周世锋、刘四新、李姝云、王芳、戈平、李和平、赵威、李威达、隋牧青、王海军,此外还有林斌(望云和尚)、刘永平(网名老木)等人被抓走。无疑地,如此之多的律师或助理出事,历史上仅见,在我看来,这与目前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有关。

  众所周知,本轮A股大震荡的风波并未因政府救市而平息,对产生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国际资本大鳄恶意做空,有的说是清理配资盘引发出逃踩踏,有人说是股民对“李克强经济学”没信心,但据内行人士分析,最大的可能性就A股的股指期货存在巨大的漏洞和缝隙,这一点被某些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利用,他们恶意作空,反复砸盘,赚取了暴利,而坑害了中小散户,由于股民跟进的人非常多,多到上亿,官员担心引发抗议浪潮,故非常重视,7月9日,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进驻证监会,组织人力,正在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据悉,对证监会内部的调查同时在进行中,中证500指数从设立之初,就存在着不同意见,但证监会对制度设计上过多的优惠措施视而不见,让卖空利益集团获得巨大的利益,究其原因,证监会内部可能有“内鬼”。

  因此,可以预料的是,下一步将有一些资本运作的大鳄要被绳之以法,而“内鬼”也会充当“替罪羊”的角色,类似以前郭文贵,李友,马建,张越那样的官商勾结的资本利益集团较多,会不会涉案都抓值得怀疑,但不论如何,官方为了缓解股民的愤怒和怨恨,一定会拘留,判刑一部分人,总之,如同股市达到疯狂的高点,官媒吹捧改革的“红利”刚释放一样,现在,执政者也要证明,不是自己误判形势,讲了大话,而是一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利益集团在“捣蛋”,在这种情况下,懂得法律而又经济条件较好,又有明辨是非能力的律师,就成了官员的眼中钉了。

  据报道,今年4月,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推出了一个鼓励“裸卖空”的股指期货:中证500指数,它是专门针对创业板和中小板设立的期货指数。监管层为了刺激股指期货交易,多收取佣金,在制度设计上给予优惠措施,从而埋下了巨大的做空漏洞,比如,降低保证金,鼓励“裸卖空”,等等。这使得低风险套利和期指投机一下子疯狂起来,最终引爆A股的全面崩盘危机。温州炒股团和做空利益集团利用这一政策,“唱空”的同时“卖空”,使得A股暴跌,股市一瞬间挥发20万亿,而利益集团则赚取了数万亿。显然,股民有可能把矛头对准经济政策的制定者,实际上已有群体到证监会门前抗议,而他们维权的“保护神”就是律师了。

  所以,心理恐慌和执政危机造成他们反应过度,作出了由天津警方开始的抓捕行动,它不是地区性的小面积抓捕,而是全国性,空前的大范围,据报道,还有多名律师及相关人士处于失联或被控制的状态:首先是与锋锐所有关的,比如,张雪忠、周庆(锋锐所司机)、王全璋、黄立群、刘晓原、上海秦雷,包龙军(王宇的先生,公民代理人)等。北京知名异议人士胡石根也失联,疑被限制自由。

  其次,一些知名维权律师,如甘肃李大伟、湖南郭雄伟、重庆游飞翥、河南常伯阳、浙江王成、山东刘卫国、北京张凯等律师家中都有警察闯入。另有湖南吕方芝、湖南文东海、云南曾维昶、上海薛荣民、湖南杨金柱、重庆付剑波、浙江王成、河南姬来松、上海李天天等律师被深夜传唤带走。福建邹丽惠律师、甘肃蒋永继律师被传唤后已经回到家中。湖南杨金柱律师11日凌晨透露出来的消息称,据国保说:上级通报,周世锋涉及严重刑事犯罪。另据被传唤的律师传出来的消息称,维权律师被传唤,与声援王宇律师一事有关。

  我不太了解王宇案的情况,但她把先生和孩子送到机场,他们要乘机飞往澳洲,而她自己留下来战斗,似乎要无牵无挂一身轻地做点什么,这可能也加剧了警方的恐慌,不论怎样,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官方喊出“依法治国”的理念,就应当维护律师为当事人辩护的权利,不论律师受理的是什么案子,只要是被警方拘留的犯罪嫌疑人,都可以,且应当依法为其申辩,这样做是为了杜绝和减少冤假错案,既便是股民状告证监会的官司也要允许他们受理,在我看来,他们辩解得越多,越有利于社会稳定,相反,矛盾会进一步激化,他们会被无奈地挤向街头,重现“六四”的悲剧,但是,如今,官方采取的是黔驴技穷,饮鸠止渴的老办法,这充分显示了后集权时代的特点,可能余杰形容的比较准确形象:中国进入了美丽岛时代。

  2015年7月于多伦多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