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大案”纪实

任自元



  上了朝廷黑名单,我是知道的,但不料竟有如此夸张搞笑。

  不知怎么想到了文化大革命,无限上纲上线。

  而地方官府的大耍流氓手段,虽然早已路人皆知,还是让我,一个与世隔绝十年的人,颇觉得惊诧。

  什么世道,喵了个咪的。

  话说2015年10月24日下午,我在邹城火车站候车厅等车,三个古塔派出所的差役——两个正式的,一个协警,都是老面孔了,进去把我围住了。一两分钟后, 邹城市古塔派出所指导员老爷隆重登场。拿走了我的火车票,一面说“你知道出门必须请假不?”我回答“你知道这是侵犯人身自由不?”指导员大人怒吼“带回所 里去!”

  这些并不新鲜,也毫不有趣,我虽然啥也不懂,也以为司空见惯。诡异的是,我在派出所说了“出门必须请假的规定,我得问问律师合不合法”之后过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有警察让我在材料上签字,上面赫然印着:冒用他人身份证。我只好不签字。

  冒用身份证是有的,8月31号的事,已经在8月31号和9月2号两次被关押在派出所,每次24小时。稍有人心者,万料不到官府居然黄鱼十三吃,又拿这个说 事。究竟是何等复杂案情?官话说的”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治安事件,居然能拖两个月!是想证明办案效率低下还是秋后算账?你给我扯犊子呢?何况,就算是 秋后算账,怎么知道我正在火车站?TMD能掐会算?莫非一个十年大牢刚出来的人,我会为了这点小屁事畏罪潜逃?

  别说是地方官府,就是进京找朝廷,它也不会认可咱讲的道理——道理都叫它说了,哪有咱说的分!我这里用了形容畜生的它,因为我并不是说哪个人,朝廷和衙门,是可以用这个它的。可别说俺侮辱诽谤哦。

  于是行政拘留7天。

  在这期间,朝廷召开了十八届五中御前会议。

  原来如此。

  到现在我才明白,一旦上了反贼黑名单,即使啥也不干也得随时控制起来!

  原来如此!!!

  这期间,朝廷在御前会议,地方衙门在干啥?热闹了。济宁国保来人,召集邹城地方差役,又喊上我母亲和舅舅,开会。欺骗、利诱、威胁、恐吓……又跑到拘留所, 拿扣押在那里的我的手机开刀,开锁不成,搞得手机全面锁死。害得我跑到售后中心去刷机。诡异的是,刷机后内存占用绝不会超过40%,可是我的竟达到 63%。我绝对相信这是我的手机出了故障。

  拘留所里也有趣事一桩:秃头所长——并非全秃,还有半圈头发,特别说明,别说我诽谤——让我交生活费, 我:“我一分也不交,你找派出所要去。”它有扣押的我的钱,也没有强扣生活费。我还得意哪,没想到啊没想到,国保大人竟然领着我母亲去交了!——可是没让 会见,也不让我打电话。拘留所里居然不让会见和打电话,就为这“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小屁事,您看新鲜不?我本来想给母亲打电话说我在外地,然后给朋友 打电话告知并让他们别告诉我母亲,结果……

  特别再说说拘留所的生活费。住宿费每天10元,烂床烂被,秃头所长告诉我马上要换新的。饭费每天30元,一勺白菜,拘留所自种,每天5个拘留所自制的小馒头。另收60元生活用品费,计小塑料盆一个,假冒伪劣牙膏一个,劣质牙刷、毛巾、卫生纸各一。待遇好得很!

  那位问了,实在没钱咋整?嘿嘿,每天一个小馒头,所长大人说是“实行人道主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我还真的是不适应社会!!!

  所有相关人员,不公布姓名、电话。怕委屈了他们,说什么基层工作难做,里外不是人。看看,什么叫宅心仁厚!我!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