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多云。
今天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五周年,美国国会要举办记者会纪念。我因为在大使馆门前绝食,去不了了,就让我用绝食来表达我独特的纪念吧。
早上十点,杨建利博士和方政在去国会参会的路上,到大使馆来看我。他们劝我不要绝食了,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但我忍不下这口气,我已经上访十几年了,甚至拦到习近平的车把状子递给他了,难道中国共产党宁可看着我死,
也不肯解决我的问题?
中午和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大使馆门前的地上,浑身无力,头也晕乎乎的......等我醒过来已经是傍晚了,我躺在美国医院的病床上。我这才知道,下午三点多我彻底失去了知觉,被美国警察发现,紧急叫来了救护车送到了附近医院的急诊室,医生说晕厥是由严重营养不良引起,劝我进食,我还是拒绝了,医生就给我注射了一些药品。
朋友们都劝我不要回去大使馆绝食了,我要不要回去呢?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12月9日


~Inline

~Inline~Inline


2015年12月10日,晴。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虽然身体很虚弱无力,我还是勉强上路回到大使馆门前,继续绝食。
我重新挂横幅的时候,正好大使馆门前站了一群中外记者,他们一边说话一边远远的看着我的横幅,指指点点,我也听不懂他们在议论什么。过了一会儿使馆出来人把他们都请进去了。我听外面的中国人说,是美国国务院要将一批文物返还给中国,有一个仪式,所以来了许多外国和中国的记者采访。我心想,美国可以把这些价值连城的财产都归还给中国,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宁愿看着我死,就不肯还给我那一点点可怜的财产呢?
我很累,心更累,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12月10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