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抗争是社会运动的具体形式,建立在对公平原则的呼吁和争取上。中共建政以49极权为界,迫使大陆远离文明世界,成为人间地狱。尽管显而易见的不公平成了民众抗争的主因,但还要看到,随着极权破坏力的不断敞开与扩散,以及中共反人权的事实,在反抗暴政和追求自由之间,存在着一个真空地带,那就是,由狭隘的民主视野形成的盲区,忽视了极权正在对文明世界进行暴力摧毁,尤其是中共以金钱铺路,对全世界进行收买,甚至更为夸张,直接对民主世界进行贿赂,由此,就等于把人权放在了一张巨大的赌桌上,无视这种赤裸裸的利益暴力,就是容忍极权对民主进行侵犯。
 
要憾动极权在当下世界形态中的位置,获得大陆走向民主的路径,就不能以孤立思维,看待极权垄断经济及物质资源的现状,也不能用似是而非的视角,以旁观思维看待民间抗争,并把维权行动狭隘化,从而漠视民间社会的发育状大。这是因为,社会抗争首先是政治领域的表现。维权既是为保护人权,也是为争取公民权益,并由切身遭遇走向反抗之路,其行动和言说都具有适时的深度和必要性。尽管个体民众在进入到社会抗争的领域时,因其资源匮乏,能够选择的方式只能是片段性的,但在此困境中,刻意规定反抗极权一定要运用某种标准动作,这样的心态,不仅是思维保守的表现,更是对社会抗争在现时代的真实境况缺乏关怀。以高傲的精英面目妄下判断甚至定义,但又从根本上,远离底层、回避民众悲惨境遇,凡此种种,无不是被极权话语设下的圈套捕获的表现。
 
 
凝聚被极权掩盖的抗争力量
 
以反极权的表面方式支持极权的演进,是我们目前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危机,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在思想上对极权缺乏清醒认识,由此就会造成判断失误。共产极权通过扮演并冒充大陆的救世主获取政治资源,虽然漏洞百出,但不要忘记,极权是整体性的现实存在,由极权核心生发的暴力也不会例外,因此,在这场民主与拒绝民主的斗争中,仅仅具有正义是不够的,因为,对情势的误判正在导致民间抗争力量的流失。
 
中共的悖论在于,他们比谁都更清楚,以“共产主义”此类投机手段营造的政治谎言,根本不可能作为一种现实而获得。但为了维护并延续极权寿命,中共就会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加快运用心理诡辩战术,通过党内共知和党外妥协派的理论营造,首先获取进行执政的伦理,同时又故意放大社会群体的争斗,制造话题进行挑拨,并通过毫无关联的诡辩吸引注意力,以回避极权后果一旦产生,中共就会立刻土崩瓦解的严峻形势。要承认,这种掩盖、修饰和转移的手法,的确为中共的统治起到了作用,否则,就很难解释89之后,极权依然持续运转的事实。
 
 
党文化毒素制造阶层隔阂
 
作为对比,社会整体抗争的真实路线取决于资源的占有量和信心。当追求并推动民主化的过程是一种内耗过程时,当然就意味着对极权的抗争缺乏足够有效的计算。因此,真实的危机就是在极权之下,当人们回避民间力量的凝聚时,中共极权就会一跃而起,击倒其中每一个个体。
 
极权通过绕行现代文明获得资源动力,因此,仅仅在空泛的层级上谈论极权的消亡是没有意义的,这明显低估了中共绑架十几亿大陆民众作为筹码的事实。这一点,就如同忽视民间抗争的作用要高于社会精英的影响一样,在这两者之间,不存在更多的道义选择和路径。而假装或故意不看将社会力量架空的方式,不但无助于民间社会对民主的推动,反而只会为极权的再生提供帮助。
 
回避民间抗争的另一个意图则是,实际上中共一直在以阶层分离的方式进行社会性改造,也就是刻意加大底层和精英的阶层属性,使其无法进行正常对话。而精英则是可以收买的,包括吸附在精英身上的极少一部分正义性。但是,我们要看到,精英所谓的正义性,就其实质而言,其本身就是党文化毒素的反映,因为无论哪一种方式,都会在最后变成为极权的延续甘愿输血的结果,而这,同样也构成了民间抗争的现实性危机。
 
 
争取反极权斗争的策略意识
 
能否在民主意识的层面上改变大陆现状,取决于对极权共同体的认识是否能达到压倒性的高度。以缺乏策略性的角度进行批评,已经不具有现实意义。就当下形势而言,对辨证法和进化论的依赖,已经使我们延误了民主进程在大陆进行蓬勃发育的时间,并且很有可能,这些论调会把民主意识的开阔性搁置在一片荒芜的沙滩上,既不能形成推动性别力量,也无法获取和极权进行角逐的动力。
 
民间抗争的广泛意义,首先是在于它的即时性,也就是因为具有着自发的需求,从而能突破思维观念的束缚,并且在第一手的层面上与极权进行斗争。由此也才会、并且是必然会为民主领域提供详实的资料和判断依据,同时更进一步,经过大量实践活动的扩散,自由思想的脉络就能得以缔结,并使之上升到可以进行描绘的高度。也即:民间抗争的具体可见,既是现实危机的表现,同时也在反映着大陆极权体系的嗜血指数。忽略了这个前提,仅仅站在一个空洞或雄辩的立场上进行辩论,尽管能博得掌声,但真正重要的问题依然不会得到解决,而这种恶性循环所导致的结果,必然是有希望而无法成就,有信心但不断流失,最终,还是难以从极权的陷阱中逃离。
 
极权话语具有的迷惑性,只有通过抗争才能得以澄清。抗争就是意味着用行动验证思想,同时对现实世界作出恰当反应。这就是对民主体系进行深入的最佳时机。而不是说,我们所渴望的自由,是一种对孤立状态的理解。因为无论从政治层面,还是从民生层面,当要求民主的诉求变成一种情绪许诺时,反抗的力量就会消失,就如同极权竖立敌人和共知竖立神话一样,都是对平等机制的取消,是回避核心问题向极权妥协的魔幻行为。
 
 
塑造真实可触的民主理念
 
极权以大陆共知作为其思想领域的隐形武器,不断描绘虚假神话,引诱民众步入极权陷阱,为延长统治寿命进行观念渗透,这种恶果,就要通过塑造民间抗争中社会运动的内涵进行澄清并加以提升。因此,作为策略选择,仅仅谋求民意共识已经失效,应当更注重的是对现实途径的开凿。也即,我们不再需要一个美仑美幻的图景,以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是需求人的权利必须通过抗争来获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能。这才是当下民间抗争之所以重要的原因,是在于抗争和社会序列之间存在着对等的现实尊严,是破解恐怖极权、导向真实民主的基本伦理。不能将民主变换成一种高于生活的仪式,也不能把民主当成神话的翻版进行复制。而应将民主视为现实需求的产物和表现。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会对民间抗争作为社会运动的主体产生亲密感。拒绝从专制文化中分离出来的对统治秩序的盲目崇拜,则意味着对自由的深入理解。没有这种觉醒,就不会形成反抗极权以争取权利和尊严的先决条件。其最终的后果,只能是抵消掉民主力量在大陆领域内的活力,同时,很可能会将个体自由不受侵犯的原则扔进极权的汪洋大海之中。
 
 
评估获得自由的现实代价
 
现代抗争所对应的不是单一层面上全球战略关系的拓展,它同时也是有效针对极权再生的利器。现代社会是同构生成,不存在解释不了的隔阂与冲突。而这就限制了任何一种试图以单向民族主义进行独裁和极权的野心,包括其统治的未来形态。因此,在谈论中共时,就不是什么要不要视之为对手的问题,而是如何最终瓦解的问题。这就好比,民主制度是保障人权不受侵犯的基础而不是最高形态,任何神话民主和极权的行为都是对民间抗争的损耗。除非,我们不准备确立文明之于人本身的意义,但即便如此,仍需要接受来自社会抗争的正当洗礼。
 
极权所导致的不公正,不仅是抗争的起点,也同时要成为获取自由的开始。没有一种专制能获得长久性,无论其是否合法。而社会抗争的重要原则在于,它能够带动大多数民众,唤起信心和力量,摧毁一个正在污染人间社会的极权共同体,获得权力和权利的保障,并且,这才是现代意义上所说的最小代价。由此,我们必须重申,与极权和解既不可能,也不可行,同时也是一种糟糕的理解和选择。是因为和社会精英的理解相反,与极权和解往往要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并且这种代价注定是无可挽回的,那就是,继续被奴役,甚至被屠杀。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