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一家比较放得开的博客网站前不久挂出一篇文章,题目叫《中国领导上网吗?》。看后面跟帖,一片“妄议”声(当然并非妄议作者)。有人说:“……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应该双手都放在键盘上啊,给外人造成一个懂电脑会上网的假象,而像现在这样,只能说是连做样子也没学会。”也有人说:“上网会让他们头疼的,网上骂声一片,怨声载道会坏了心情。”还有人说:在中国大陆,“十个领导九个蠢,一个不蠢狂得很!”更有人讽刺道:“《人民日报》(上)全世界我们最好,《参考消息》(上)全世界都说我们最好,《环球时报》(上)全世界都嫉妒我们最好的模式。”
  如此这般,还用着上网吗?
  其实,《中国领导上网吗?》的作者并非凭空想像,而是不论从大陆媒体公开报道还是从其自身经历都证明:中共领导层包括中国高官中能熟练使用电脑且又会上网者不多,而且官越大、级别越高,很可能越不会使用电脑越不会上网,需要上网的工作都由秘书等工作人员给做了。我们从已去世的于光远先生的《我忆邓小平》(香港出版)一书中可以知道,当年邓小平在大会上的那些讲话,往往都是把像于光远这样懂经济懂政策的“笔杆子”找去,递给他一个手拟的题纲,然后就由这笔杆子们去完成那“重要讲话”,真不知道邓小平文选中有几篇完全是他自己写的。
  话说浏览了《中国领导上网吗?》这篇博客后,本人觉得这是一种可怕的现象。
  从作者文章中插入的一幅清晰度甚高的图片可以看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视察北京一家媒体时,坐在电脑前,一只手放在键盘上,作者就此敲下这样几句文字:“最近最高领导视察媒体,在没有鼠标、回车键特殊的键盘上,一指神功戳打出第一条微博。官媒为此发出气势磅礴、催人奋进……的长篇报道。”可我们谁都知道,这幅新闻图片恰恰暴露了现任国家领导人在电脑普及到今天这种程度,即使不能说是个电脑盲,对电脑也是显得很生疏得很。凡用电脑者都知道,一个正常人,特别是双手无残疾者,正常情况下操作起来都是双手并用。如果是一只手,如果不是做做样子,就说明这人还不怎么会使用电脑,更不会在电脑上办公。别看发出了一条微博,那一定是在旁边什么人指导下操作完成的,离了指导者,很难说这位领导人可以独立操作电脑。这张图片不知算不算“国家机密”,反正我估计如果要是让包括奥巴马在内的西方政要看到后,一定会偷着乐:看哪,现代社会的一个国家领导人,特别是领导着像中国这样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对电脑对网络居然如此生疏。
  作为天朝“子民”,看到这种情形,实在忍不住在文章后面发帖跟了几句,意思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一个连电脑都不会使用或不能熟练使用的人还怎么领导这么大一个国家!特别是像习这种年纪,今年不过六十来岁(1953年人),进入二十一世纪时,电脑即开始在中国大陆普及,此时习不过四十多岁,为何还不赶快学习使用电脑?真的是因为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吗?估计没人相信。从习的简历中可以看到,习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已经要算是“高官”(省部级)了,而在中国大陆,一个人只要身为高官,不仅空闲时间多的是,而且要什么样的学习条件没有?然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时的习,硬是把学习电脑的大好光阴给错过了(不知是否都用在了所谓的读书上——即使都用在了读书上,也未必值得肯定)。估计后来潜意识中虽也想学,但随着年岁增长,又加之步步高升,国是政务也实在繁忙,尤其是不仅有秘书,还有“智囊团”有智库,这些人可以随时提供自己想要的信息,因此这个时候也就更想不到还去学习使用电脑,也更没有那种要学习电脑的“紧迫感”了。当然,随着年岁增长,对学习操作这个现代化玩意也不免更加心生恐惧,以至于到了今天,因无法遮掩而在世人面前“露怯”。既如此,每天要获得信息,要了解中国,了解世界,也就只好依靠浏览有限的纸媒、电视节目以及听下面的汇报了。
  可谁都知道,这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是很不够的。如果自己不能熟练使用电脑,不会上网,或者由于所掌握的上网知识有限,即使偶尔点开网页,也搞不清东西南北,不能不“浅尝辄止”,最多去浏览几眼自己比较熟悉的人民网、新华网这种纯官方网站。如此这般,对现代人类社会最先进的知识以及大量有用信息也就不可能“了如指掌”。要知道,当今人类社会,不仅信息爆炸,且瞬息万变,而这一切都是通过网络互联向广大的电脑用户传递。早在十几年前,自己所在的报社就实行“无纸化办公”,因此所有员工也都必须学会熟练使用电脑,甚至包括还要有一定的打字速度。当时就曾听一副主编感叹:三天不上网,感觉自己就像头猪。如今又是十几年过去,这么大一个国家的领导层中有不少人对电脑对网络居然仍如此陌生,在让人感到吃惊之余,也很难理解。敢问:你们是生活在现代社会吗?你们天天在忙什么!必要的工具技术都没掌握,还怎么领导这么大一个国家?可以说,在早已进入信息时代的今天,一个高官,尤其是进入国家领导层的高官,更不用说像习这样一国之君了,如果还不能熟练使用电脑,不习惯从网络了解中国了解世界,这时你还吹嘘自己有多高的管理才能,自己的思想如何先进,甚至自诩有几个“自信”,因此也一定能领导和管理好这个国家,鬼都不信。
  这样说,也决非想当然。《中国领导上网吗?》在文章中就举了这样一个例子:2010年,作者参与中国国际传播后备人才培养工作,和几所定点大学国际新闻传播研究生项目的师生,听取各部委高官的系列讲座,介绍中国各方面情况。其中有一讲,请的是时任中央外办副主任(正部级),即一位精明的女领导,给大家讲中国对外政策。此官员虽然风度优雅,落落大方,但讲座没有PPT(通过投影仪演示文稿),内容枯燥、语言乏味、形式死板,尤其是这官员在讲座中提到的许多案例都是陈旧的、冷战式的、意识形态的较量,语言更是一些“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要把红旗插遍全球的,以至于让多数师生昏昏欲睡。作者于是很想知道这位女高官是否了解现在媒介生态、网络环境、话语特色,并“弱弱地问她是否上网?对现在的网络舆论是否熟悉?结果是这位相当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中央外办正部级副主任沉吟了一下,回答道:“坦率的说,我不太上网,因为平时的会议、文件太多,没有时间,也有网络安全的问题。但是并不表示我不了解网络舆情,我们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定期把网络舆情整理打印后汇报”。
  听听,当时已是2010年了,且不过一部级官员——虽是高官,然而在北京,这样的高官有一大堆——在其看来,即使人类早已进入信息时代,不会上网也不是什么多么丢脸的事,她因“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定期把网络舆情整理打印后汇报”而自我感觉良好。可她不知道的是,大约正因为她“不太上网”(什么“不太上网”,就因不使用互联网而不上网,死要面子说成“不太上网”),自己开口所讲出的语言包括内容,在别人听来是多么的陈旧乏味,让很多已经在电脑互联网熏陶下成长的师生受不了。可已到了这等地步,别人提醒后,不知反省,还不自觉地反而强调自己的优越感。
  其实,有再多的秘书,有再好的智囊团,甚至像上面这位官员所强调的“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都不如自己亲自上网浏览了解世界真相。特别是像习这样的国家领导人,更应该了解这个国家的人们对自己领导这个国家的最真实的看法,了解人们对自己的意见。别的不说,习近平2016新年献词挂上网站后,他知道人们对其这篇献辞的真实态度吗?其秘书知道吗?就算秘书知道,会如实告诉他吗?本人现在就告诉他,当时在一家网站上看到,他的新年献辞后面,“支持”是6票,“反对”是350多票。正如有位网友所讲:“我估计他不上网,如果他上网,看到反对的是支持的50多倍,不知会有何感想,会不会晕厥过去。”
  谁知道呢。我想不会。否则我们不会是现在这样一种国家。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