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亚明:民主党领袖老佘印象

从成都到广元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想:年过五旬,又经历了十多年囹圄折磨的老佘,应该又老又憔悴吧!但是,当老佘从寄住地那个小坡上向我们奔来时,除了感觉他比以前消瘦了许多外,其精神面貌却出奇的好。至少从外面看,完全不像一个刚出监狱里放出来的人。

老佘,全名叫佘万宝,是1998年组党时民主党四川筹委会的重要领袖。他在那个圈子里年龄最大,大家都亲热地叫他老佘。老佘中等身高,然而很瘦。他的眼神很有力度,当他盯着你看时,仿佛有两把刀刺向你。他思维慎密,说话、办事的能力都很强。但他大多数时候都不苟言笑,给人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让人感觉难以亲近。其实老佘的内心似一团火,用心对待身边的每个人。

1998年9月,我刑满出狱。几天后,我到成都找工作,与老佘、贤斌在同一个屋子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他们在中央花园租了一套只有几十平米的套二房子,他们各住一间。我去了后,与贤斌挤在较大的那间房里,老佘主动搬到面积较小的那间。我出狱那段时间,正是中国民主党如火如荼组党高潮时期,他和贤斌都很忙。我与老佘见面的机会并不多。晚上睡觉时,贤斌偶尔会谈起老佘。他说,老佘89年前担任广元农业银行副行长,“六四镇压”时他正在北京开会,回到广元后,他将在北京见到的情况讲给周围的同事听。结果就这么一点小事,他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出来后,中国少了一个贪官的后备军,但却多了一个民运的斗士。

我不太清楚老佘第一次出狱后的生活情况。我只知道第一次出狱后,他回到广元,与过去圈子里的朋友基本失去了联系,外界也不太了解他的情况。我估计他第一次出狱后,也想好好地过日子,再不想卷入到政治活动中。从后来发生的事情来看,他的这个目的并没有达到。大概是1998年夏天,他到成都找工作,认识了胡明君、刘贤斌等人。老佘应该是那个时候卷入到组党活动当中的,据说他的母亲和妻子曾跪求他不要再卷入到政治活动中,但是这个传说并没有得到老佘的证实。老佘是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当浙江组党活动受到打压,全国组党活动陷入低潮时,老佘在《美国之音》发表了一篇文章--《成功与否不重要,合理冲撞有必要》。这篇文章虽然算不上98组党时的纲领性文件,但是文章却厘清了组党活动中的一些错误认识,也指出了这次组党的目的和必要性,对当年的组党活动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作为98年四川组党活动的主要领导人,老佘于99年底被判处12年重刑,直到今年3月6日才获释。

老佘入狱后,妻子与他离婚,朋友对他在狱中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可以说老佘这几年基本上一个人在战斗,不但要承受狱中苦难生活带来的各种肉体折磨,也要独自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所有的困难,他都一个人扛起。虽然出狱时,他已经身患糖尿病、冠心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是他的精神面貌很好。更难得的是,虽然历经多年苦难,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自己最初的主张。谈起过去,他用8个字概括:“十分正确,无怨无悔。”他解释说,所谓十分正确,是他看到不少人批评98年的组党活动,他们说由于部分人的激进,各省的组党积极分子被抓了很多,导致民运事业一度陷入低潮。老佘说他坚决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说他的态度早在10多年前就表达很清楚了,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还仍然会去组党。所谓无怨无悔,他说虽然两次坐牢,让他现在变得一无所有。但是不能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都永远不会后悔。

6月22日,我们一行8人从成都出发去看望坐牢10余年后归来的老佘。老佘明显老了,也瘦了,但是精神却出奇地好,说话也中气十足。虽经十年囹圄,老佘完全没有被打垮,我们都十分心慰。我们相信,经过十年磨剑的老佘,再次出山时,我们不仅多了一个好大哥,四川乃至全国也多了一个更加成熟的领袖。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