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克思: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我知道刘贤斌是今年春节前的事,是从他发表在博讯网站上的一篇题目叫《血与火的洗礼—我在1989年》开始的,据文中介绍,六•四北京屠城之前,为了更广泛地发动群众,他就离开了北京回到四川老家发动那里的中学同学。可是当他得知天安门屠城的消息后,他不是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而是勇敢地北上进京,想凭自己的微薄力量,去阻止屠杀、拯救同学,期间经历了无数生死险情。我被他感动了,虽然我自己完全算不上勇敢的人,可是我从小就敬佩忠义重情之士,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我就进入他在独立中文笔会栏目中的《刘贤斌文集》,查看了他的个人资料,里面留有联系电话,我就打电话与他取得了联系,后来也就十分关注他的活动,他发表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会看。

刘贤斌是一个十分执著的人,为了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民主,他虽然屡战屡败,却愈挫愈勇。1991年因为到处联络6•4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民主力量被判刑2年6个月。1998年因为共产党政府假惺惺地跑到联合国签署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使国内民主人士误以为共产党已经改邪归正了,所以纷纷跑到各自所在省会的民政厅要求登记注册党派,谁知共产党两面三刀的流氓本性难改,又一次耍起了毛泽东引蛇出洞的所谓“阳谋”,把那些追求民主的高尚人士统统关进了监狱。刘贤斌因为这次组党,又被判了13年,期间减刑2年,于2008年11月出狱,但仍然有两年的所谓剥权期羁绊着他。

刘贤斌出狱后,以惊人的毅力很快适应了飞速发展的社会环境,熟练掌握了各种网络通讯工具,他一方面继续撰写文章呼唤民主,另一方面广交朋友凝聚各方面的民主力量,还不顾共产党的国保机构的野蛮禁令,亲自到外地看望系狱民主人士的家属。今年6•4纪念日,他和遂宁朋友一起举行烛光晚会,深切悼念6•4期间为中国民主伟业献身的死难者。我曾经担心过他的安全,劝他在剥权期内尽可能低调一点,免得给共产党制造迫害他的借口,可是他回答说:“我知道剥权期不准写文章、不准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可是剥权期过了难道就可以写文章、可以接受国外媒体采访了吗?同样不可以!像刘晓波、郭泉那样许许多多的中国公民,他们并不是处在剥权期内,不是照样因为写文章、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而被共产党投进了监狱吗?如果不彻底废除专制制度,每个中国人就都是生活在没有尽头的剥权期内。自由的空间是坚定的自由战士挤出来的,我们今天的自由空间是先辈挤出来的,我们也要像楔子一样,锲而不舍地为我们的后人挤出更大的自由空间。”由于刘贤斌对专制的顽强反抗,使共产党恼羞成怒,于6月28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刑拘入狱。

刘贤斌是一个为了社会正义忘记了自我的人,他的外表身形瘦弱、文质彬彬,架在他鼻梁上的那副近视眼镜的背后,是一双目光内敛的正义的黑眸,总是在思索着人间的大是大非。共产党不怕五大三粗的土匪强盗,却害怕一个文弱书生,就是因为害怕这双正义的眼睛,害怕这双眼睛里透出的智慧之光。这智慧的光芒,会划破千年的黑暗,照亮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使共产党的丑恶嘴脸无处遁形,当中国人看清了它的这副丑恶嘴脸后,它的独裁统治也就无法维持下去了。这也充分说明了共产党为什么无比仇恨知识和知识分子的原因。自从共产党掌权以来,就不停的迫害知识分子,它于1949年10月建立政权,1955年就向中国的知识分子举起了屠刀,以肃清反革命为借口,把胡风等过去跟随鲁讯和专制主义作斗争的2100多名知识分子关进监狱。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66年的所谓文化大革命,知识分子都是共产党迫害的主要对象。从1949年到1976年短短的27年中,中国受到共产党暴政迫害的知识分子就多达上千万,超过了全世界所有国家历史上迫害知识分子数量的总和。其手段之残忍,就连臭名昭著的中世纪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也不能望其项背!

刘贤斌的英勇行为,使我想起了希腊神话故事中的普罗米修斯。据说那时大地是黑暗的,为了给人类带来光明,普罗米修斯从太阳那里偷来了火种。宇宙的统治者宙斯非常愤怒,就用铁链把他捆在高加索山上,让他经受风吹雨打的折磨,还让鹰去啄食他的身体。宙斯要他认错,并且对他承诺,只要他认错,把火种从人间收回来,就可以免去刑罚。普罗米修斯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为人类造福,有什么错!我可以忍受各种痛苦,但决不会承认错误,更不会归还火种。”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为了自由的光辉早日照耀神州大地,刘贤斌总是勇往直前,奋不顾身。他,不就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