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709大抓捕事件救援,至今已经近1年了,律师在接见的问题上都没有任何突破,人权律师团战略方面的应对失策,实质上也是人权律师团未来的运作和发展战略,包括九大战略:联署签名,媒体战略(传播战略),通联世界各国律协、机构战略,律师撰文投稿战略,发展新人战略,联合作战战略,宏观思考战略,讲政治战略,沟通战略失策:包括律师之间、律师与公民、被代理人家属等。洞孔之见,一家之言,供参考。

   

    战略发展之一:联署签名战略

    联署签名战略是指对一突发事件的背景、目的、意图尚未清晰的情况下,将签名的呼吁书准备递交或不打算递交相关部门领导,采取呼吁关注并签名声援的行动战略。联署签名失策是指呼吁关注声援联署签名,因不了解当局“引蛇出洞”意图,出击太快,造成一网抓尽。      

    联署签名是律师传统的声援方式之一,给自己看或给圈子里人看,只看发起人、组织人关注某事件发起签名的人气罢了。给律协、司法部、公安部、人大等主要领导看,一是能否送达,领导能看见吗?二是人家会看么?看了有回音吗?我有个法学博士的朋友在高院曾经专管“人民来信”,据他说,一天收到几十封来信,领导派给他的工作任务是,让他每天拣选出3封信给领导看。这3封信所反映的问题能否有回音,还是很难说得。 所以,我对上面的问题的回答是,自有签名联署以来,都石沉大海。所以,签名我不积极,但会支持。                                 

 

    战略发展之二:媒体战略

    媒体战略是指充分利用国际主流媒体报道、传播、扩散和媒体建立及时沟通、让媒体持续关注某个案件进展的战略。媒体通联失策,联署签名呼吁书应有专人发给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共同社等通讯社;国际主流媒体:《纽约时报》、VOABBCNHK等;海外民运主要媒体:中国人权、民主中国、公民议报、纵览中国等。指定负责起草传媒新闻稿件的律师,律师团内要有分工协作。

 

    战略发展之三:世界各国律协、机构战略

    世界各国律协、机构战略是指人权律师团要保持和声援、关注、呼709大抓捕案件的世界各国律师协会主席、会长、秘书长,各国各种民间组织、机构、人权官员,联合国人权署等保持沟通联系,以取得持续关注和声援战略。

    人权律师团虽然是没有注册的机构,但也要建立和世界各国律师协会、机构、人权官员建立联系,要主动与世界各国关注声援的机构、人权官员、律师协会及其他组织的定期通报,建立联系。我收集到的资料中,有50多个国家、地区和组织机构对709抓捕呼吁声援,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了部分组织机构,但国内的人权律师团没有专人搜集联系这些机构、律协等。我看见纽约律师协会主席DEBRAL.RASKIN去年致习近平、司法部长吴爱英、公安部长郭声琨等声援信,抄送中国律协会长王俊峰,北京、上海、广州律协会长,没看见抄送“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字样。人权律师团是没有注册的网络松散的组织,捍卫中国人权的宗旨肯定会得到声援关注709大抓捕事件的国际协、机构组织和个人的关注。只有主动走出去,建立与各国的相关联系,专人负责,才能提高人权律师团的关注度。

 

    战略发展之四:律师撰文战略

    律师撰文战略是指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各种文书的处理和律师对案件的深度思考、深度分析成文后,投稿给媒体发表,获取稿酬的战略。

    律师撰文帖子叙述过程多,深度文章思考少。律师撰文帖子多、发文分散:发群里多,发网站多,分散而不集中。文章发给外媒网站少,发国际媒体更少。

    律师写文章出手快、有文彩、可读性强,所以,律师独家批露的新闻价值含金量是比较高,但由于大多数律师未重视利用自己的文章、辩护词、判决书、裁定书发布的媒体,导致发文分散,因为人权律师没有建立与上述媒体的联系,不注意文章的传播,在外媒上发的文章很少。

    律师的文案或帖子中,从未提及《宪法》《律师法》等重要法律,更别说《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了。

    709抓捕的呼吁声援关注做事,是要写进中国司法史、律师史的,这么事关性命、将危及未来执业前景、人权律师团队伍的未来发展。在天津律师不敢结集,更别说敢在北京公安部、司法部、高检、高院门口结集。帅哥律师还不如美女律师王峭玲、家属等胆量大。

  

    战略发展之五:联合作战战略

    联合作战战略是指人权律师团律师在办案时,单兵作战多,忽略因为工作忙,相互联系少,即使办同一个团伙集体诉讼案件、同一类诉讼案件,沟通少、联合少导致被相关公、检、法相关部门各个击破,联合作战强调人权律师的抱团大联合,更强调同伙、集体诉讼、同类、同一地点案件的横向联合、互相支持作战。                               

    单兵作战是指律师在去看守所会见前很少发消息,家属和公民不知道,律师孤身前往,遇到会见不了当事人的情况,还有开庭的消息没及时发,公民无法前去支援律师的现象。但人多可以帮助拍照、交涉、举牌,遇到打手施加暴力,可以帮助缓解或搭一把手,或见证记录暴力过程,给狗奴才曝光。陪律师去看守所的人分两类:一类是在同一个或同一地看守所都有代理案件的律师,律师互陪;还有去的就是当事人家属、公民等,这些人可能比专业律师更有自由支配的时间,行动更方便。

    从声援709案件律师看,各自为战,被各个击破,没有形成强大的抱团的意识与合力,没有背水一战、破斧沉舟的胆识,依然不改小心翼翼的温柔战术方法,生怕自己得罪了土匪打手帮凶的李斌、看守所、检察院、法院的奴才。

 

    战略发展之六:发展新人战略

    发展新人战略是指人权律师团及律师在办案工作的同时,要舍得花大力气和时间精力,发展新加入的律师成员、律师在发展助理、法学专业大学生、研究生加入人权律师团的战略。

    律师团和律师在发展新人上,花的时间精力不多,招数少,造成年轻律师或实习律师少的现状,发展新人就是要着眼于年轻人的发展和扶持,这与眼前利益是相矛盾的,如果用暂时的费时费力费钱来看待,发展新人的问题,那是目光短浅的行为。人权律师团律师发展新人少,助理少,只看眼前利益,缺少长远眼光和博大胸怀。人权律师团团结联合了全国的律师同行,但据我知道全国有20多万律师,人权律师团的人数按最多算,也仅占全国律师的千分之一多,这个比例说不上高吧。还有发展人的方式方法也值得探讨,除了联署自愿加入外,似乎没有主动去发展壮大队伍,等新来律师上门。

    发展90后法学专业的大学生和80后法学专业的研究生,关注发展法学院、政法大学、综合大学法学专业的大学生、研究生应该成为人权律师的共识,高校现在不让搞讲座的话,可以约学生出校门,在餐厅、咖啡厅等开展座谈会、讨论会、沟通会、交流会、茶话会、见面会等等形式,或是通过网络的“群组织”电报群或微信群开展语音系列讲座。撬动全国各地高校大学生维权,推动全国中小学家长教育维权。

 

    战略发展之七:宏观思考战略   

    律师宏观思考战略建立在民主宪政中国的基础上提出对中国司法体制的大思路、大变革、大趋势的思考,从个案出发思考体制问题,探讨未来律师职业服务意识、政治意识的转变,为将来迎来律师转变为政治家提供参考,做好准备的战略。

    宏观思考战略是指律师对整个案件的宏观背景、形势背景、中国未来走势、司法体制改革、律师行业的发展思考较少提出来的战略。律师擅长于个案记录思考较多,不善于宏观思考、战略思考,狭隘的思维导致会见、开庭辩护等方面的失策。

    宏观整体案件思考少,是指709大抓捕案是一个整体案件,用当局的话说,是一个牵涉几十人的“大案、要案、窝案”,需要站得更高、更宏观的战略思维,需要从整体案件深度思考。

    案件的深度分析是指整个案件判决前后,律师回顾整个案件的前后过程,在与看守所、预审、检察院、法院、法庭等所有值得记录、回忆、评论的人和事,这是对案件司法过程的记录和论述,集中展示并揭露体制的公、检、法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态度变化、丑恶面目,从罪名的更换到临时加罪名,从法律的法条到政治暴力机器的各个链条,都可以写下来,站在更高的视野,如《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的高度来思考案件,站在未来司法建设角度、检督角度思考,站在政治高度审视所办的案件。

    709案件的司法进程,如何突破官方的无限期拖延,展开司法救助、控告、让当局主要负责人出面解释、调动国内外媒体介入此案,非常必要。不能使参与代理案件的律师自身孤立奋战,而要团结联合一切有正义的力量,共同来关注、援助、声援、揭露,国内外可以同时发力。国内不能召开研讨会,组织国外的研讨会。

    这对共匪暴政崩溃后,如何完善司法独立改革有重要意义和作用。对如何处理公检法中的党员黑手,律师的意见很有参考价值。体制内的人心态变化对将来的民主转型大势起重大作用。

 

    战略发展之八:讲政治战略

    讲政治战略是指律师在具体办案过程中,无论是在与公安局、看守所会见,还是检察院投诉、法院开庭等,时时处处都要注意多讲政治,少讲法律、法条的战略,因为判决结论早已准备好了,辩护只是走过场,是一种形式而已。特别是敏感的信仰案、煽颠案、言论案等,现在律师很少讲政治,或怕讲政治,怕揭露司法腐败,非常失策。人权律师团律师讲政治的少,讲法律的多。或者说,律师政治辩护少,法律法条辩护多。

    律师是天然的流氓专制体制的暴力抗争者,是暴力政权或政府实施专政的抗争者,是“以之之矛攻之之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者。对政治犯案件,律师无罪辩护也好有罪辩护也罢,影响不了判决结果。但如果律师在法院法庭讲政治而不讲法律,给在场的法官、检察官、法警讲政治,讲共产党历史上的真相、讲司法腐败的真相,从1949年以来中国高院院长、检察院长、公安部长、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被判刑,到各地方省委书记、省长、厅长被判刑,再到历史上的国家副主席、元帅等未经审判就被专案组迫害死的真相讲起,给在场的每个人反洗脑,即使没改变审判结果,但却让在场的每个帮凶奴才、打手走狗、暴力施加者受到教育,而倍受尊敬!对唤醒体制内专政机器的实施者的良知会起到立杆见影的效果。

    因此,律师要跳出法律的框架,律师也可以就一年多来或10个多月来的所思所想撰文,把遇见的人、事、相关的单位人员办事的态度都写出来,引起关注和声援,联合709案件的所有律师来思考、撰文,加大国际国内传媒的报道传播力度,共同推动此案件的进展。至少目前没有律师敢讲政治,试试看从讲政治的角度,从讲党性、党的纪律的角度,从每个709案件的当事人手无寸铁的角度,围绕此案件,来写写或说说709件的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故意制造障碍、践踏法律、损害政府形象、损害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宗旨,提出各自的下一步行动对策。联系国际媒体、外媒,让媒体专门辟出709案件的专栏讨论。让更多的人参与献计献策,大家来揭露暴政的邪恶与欺骗!

    如果每一个人权律师像被抓关押至今的“战神”王宇、或是周世锋、李和平、王全璋,或是在外面的高智晟兄、王峭玲律师,不怕打压,不屈服、不气馁,毅然决然,敢发声、敢写文、敢呼吁、敢声援,甚至敢举牌、敢上街、敢聚会、敢结集、敢带队、更敢抗诉、敢叫板公安部长、司法部长、高检长、高院长等,那现在就不会出现如此低谷、如此萎靡不振、如此没有士气的局面。如何扭转律师界的乾坤气势?值得每一个律师深入思考。

                                    

    战略失策之九:沟通战略

    沟通战略是指人权律师在办案时,律师与律师之间,律师与公民、被代理人家属、访民等保持必要的沟通途径,经常互动,听取公民、访民、被代理人家属的意见,提醒家属的安全战略。

    一是律师之间的沟通。律师之间的沟通主要是指办同类案件或同伙案件之间的沟通,也包括年轻人律师向有经验的律师请教问题的沟通。沟通的形式可以通过研讨会、各种群、私下见面、聚餐等多种形式,确保安全、高效、方便,尽量避开被监控。具体到709案件的律师沟通就非常必要。

    二是律师与公民访民沟通。人权律师团与公民、访民沟通失策。律师应建立与公民圈的良性互动。这种良性互动建立起来了,对双方都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如举牌,律师不方便做,可以让公民举。

    是律师与代理人家属缺少见面沟通。人权律师在签订代理合同后,就应该考虑到被代理人家属的安全和应对国保土匪、流氓打手奴才欺骗的威胁恐吓等保障措施。

    四是人权律师团律师线下网络与公民研讨、砌磋不够失策。709抓捕以来,我印象中人权律师团只有去年在郑州开过一次研讨会,召集参与709事件代理律师及其他人权、公民都是必要的,也可在网上开辟语音讲座或探讨。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