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历来给人的印象都是谈吐文雅,彬彬有礼。即便是当年的苏联外交官莫洛托夫、维辛斯基等人也还基本能维持表面的这种风度。但自从中共的由文革红卫兵那代人出身的外交官进入人们视野后,他们就“独創”出了-种“风格”: 傲慢、粗暴、刁蛮、横不讲理。成了外交界中“别树一帜” 的另类

 

2003SARS疫情重創台灣,当时台湾的陈水扁政府积极推动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A)。沙祖康在日內瓦與中共副总理吳仪,使出渾身解数阻止台北入会。台湾媒体严正质问道:难道你就没看到2000万台湾人民的需求吗?沙祖康面對台湾記者义正词严的询問,竟然粗暴无理地答道:“谁理你们!”冷酷傲慢,令人难以置信。中共原外交部长李肇星,由于反感香港一位女记者的提问,他竟然一边粗暴呵斥女记者,一边把手指都快戳到女记者的脸上了。一副街头痞子样儿,令人“惨不忍睹”。



王外长有样学样,“青出于蓝”

2016531日中共外长王毅访问加拿大。在61与加拿大外长迪翁进行会晤之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加拿大iPolitics网站女记者康纳莉向本国外交部长迪翁提问,其中列举中国人权的恶化状况,包括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被捕、人权律师遭受打压、尤其是加拿大公民凯文高 被中国羁押,并向迪翁外长提问,“如何运用加中关系来改善人权”。迪翁部长当即作了回答称,正是因为存在这些分歧,所以加、中双方需要接触和交流。双方在会谈中已经谈到凯文-高以及香港等地的人权问题。人家本国记者问本国部长,部长作了回应。问题到此本已结束。但王毅却从一旁“黒松林”里跳了出来。王毅借中共“央视”记者向王毅提问:“亚太地区发展的良好方向” 一题时,竟然甩开问题,表示先要“对涉及到中国的问题做一个回应

于是王毅便对女记者康纳莉蛮不讲理地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接着在翻译之后,王毅更加暴跳如雷, 連珠炮似的对女记者进行无理责骂,边骂边用手指向该位女记者。唾沫橫飞地抛出了一长串中共八股式的“高级党骂”:“你了解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把6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我们不能够很好地保护人权的话,中国能取得这么大的发展吗?你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列入我们的宪法当中吗?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中国欢迎一切善意的建议,但我们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中国有句话叫“贼喊捉贼” 王毅展示在世人面前的,才正是十足的傲慢与偏见,外加蛮横粗暴。什么外交官王毅?完全可与《水浒传》中的无赖牛二相嫓“美”!

王毅的“党骂” 不值一驳

 

“你了解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按王毅的的这个高明逻辑,当年没去过法西斯德国的人,就没“资格” 批评希特勒的暴行。就没“资格” 谴责奥斯威辛集中营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没去过斯大林统治下苏联的人也没“资格” 批评斯大林的大清冼等一系列暴行。没去过红色高棉统治下的柬埔寨的人,也无权声讨波尔布特集团犯下的反人类滔天罪行。这种強词夺理,是何等的傲慢与荒谬?!

 

你“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把6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我们不能够很好地保护人权的话,中国能取得这么大的发展吗?”在这里王毅根本不敢正视,中囯之所以一穷二白,其罪魁祸首恰恰就是中共的毛泽东三十年大搞阶级斗争,闭关锁国造成的。毛死后,邓小平搞权贵资本的市场经济,确使少数人富了起来,但多数人至今仍挣扎于温飽线上。被住房、教肓、医疗“三座大山” 圧得喘不过气来。占全国人口3%的几百个家庭及其亲朋好友,控制了全国70%的财富。所谓“人均8000美元”, 只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数字游戏而已。把收入百万与月薪兩、三千元的人来个“人均” 多少美元,除了哄骗人还有何意义?而王毅所谓“这么大的发展”, 只不过就是当局用低工资、低福利、低人权、高污染,严重破坏生态、资源,把子孙的“飯”都提前“预支” 来供红色权贵们的豪华盛宴“消费” 所造成的兩极分化的虛假繁景象。这正是对广大民众生存权,发展权的人权最严重的踐踏!

 

“你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列入我们的宪法当中吗?”不錯,但一纸空文有何意义?至今仍被你们奉为“伟人”的毛泽东1954年就说过“宪法是制定了,但执不执行,执行多少由共产党说了算” 当年你们是这么干的,现在仍然如此。連贵党的新闻发言人姜瑜女士都“正告”中外记者“法律不是挡箭牌” ! 也就是说,法律是不管用的东西。“列入宪法” 不过裝点门面,拿去哄哄洋人罢了!

 

“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不錯,中国民众当然“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 的恶劣。 但他们没有言论自由与表达的权利。什么“寻衅滋事罪”, 还有什么“煽动颠覆罪” 一类的帽子、棍子天天都拿在中共官员手中,谁敢不与“我党” 高度保持一致,则隨时准备对你“大刑伺候”。 連记者、学者、律师、博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均概不“手软”, 抓进狱中。 所以真正没有发言权的正是中国普通的民众与正直人士。而王毅之流则把我们民众的发言权给掠夺和窃取了,然后厚颜无耻地宣称他就“代表”中国。



只要党性,丢了人格

正是由于王毅之流已长期“习惯” 于国內万马齐喑、只有颂歌没有异议的环境。所以一旦遇到有不“知趣”的外国记者发出几句逆耳之言,王外长就像服了揺头丸一样的狂躁起来。像骂街的村妇一样地撒泼骂人。而且对着女记者一副张牙舞爪,穷凶极恶的样儿,没有半点外交官的风度。这正好说明人权问题是中共的痛处,女记者的提问正好触到了王毅这根最敏感的神经。更由于近来中共外交形势分外严峻,失道寡助。让身负外长使命的王毅疲于奔命而心力交瘁,从而狂怒、失态,亦似乎是事出有因。正所谓可恶之人,亦有可悲之处。

王毅这番大失风度的表演,也激起了加拿大政界普遍的不滿。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加拿大政府就中国外长王毅因人权提问斥责一名加拿大女记者一事已向中方表达強烈不满。加拿大保守党外交事务发言人托尼·克莱门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他来到加拿大领土,对一名提出合理问题的加拿大记者如此无理,我认为这简直太无耻了。我们作为部长或国会议员去北京的时候,会被告知需要尊重和回避某些中国历史和文化方面的话题。可是他现在到我们这里,对我们的价值观如此地不尊重,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古语云:“人必先自侮,然后人侮之”。 王毅以为他如此在公众场合穷凶极恶地大放厥词,便可表现出其“党性坚强” 的形象,向习中央邀功,靠拢,企望仕途一帆风顺,直上青云。殊不知却在世界公众和輿论面前,大大丢丑。既失去了文明人的人格,作为-个外交官也自丧了国格!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