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下午快五點左右被抓,國保和警察十幾個人來我工作的地方抓我,還有攝像的全程跟拍,直接給我戴手銬,先是背拷,因為要我指證3号在各大學寫標語後 穿的衣服和口罩雨傘等,所以又改成前拷,然後蹲下對著攝錄機器用手指指認所謂的罪證,主要是我當天穿的藍色上衣,藍色牛仔褲,灰色雨傘以及戴的口罩。

當時坐在店裡的椅子上沒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當時他們進來時還問同事誰叫董文濤,然後看到我坐在椅子上拿著手機,幾個人立刻撲過來搶奪手機,然後問我電腦 在哪裡,我說只有手機沒有電腦,他們又問我是只用手機上網的,我說是的,然後就把手機拿走了。這真是老套路了,去年在天津的家裡被國保抓也是直接搶奪手 機,防止我向網絡平台求助,或者防止我毀壞手機裡的證據,當時楞了一下,覺得來抓我也太快了,我之前還調侃道如果六四過後不抓我我就還去三所百年名校去看 看我寫的“反動標語”還在不在!當時也想著發微信告知相關情況,之前不久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還主動加我微信,拉我進微信群,群裡都是民運圈的知名人士!然 後叫我把昨天的紀念六四活動發到微信群,我自然是發上去了,當時抓我的時候正好在微信群裡聊天,可惜慢了一步……

由於之前我在3號大約晚上十點半多從復旦大學回到工作的地方,因為肚子餓了,中午三點多吃了一頓午飯一直到十點多還沒吃飯,所以在徐匯區田林東路的田林賓 館旁邊的肯德基吃漢堡,然後借用肯德基店裡的WIFI翻牆把我拍攝的照片發到個人的推特,臉書,谷歌+,Instagram上,周鋒鎖加我微信後發過來 一張我在推特發的推文其中在上海交通大學某個教室拍的寫有“勿忘六四”的照片,問我是誰寫的,所以周鋒鎖應該是通過推特看到了我的事後就加我微信了!

一陣折騰後,十幾個國保和警察把我押走了,還拿了我一件黑色短袖T卹衫蓋著我戴著前拷的雙手,是一位便衣警察主張這麼做的,進公安局後我才知道他姓週,而 且貌似是主審我的警察,且一直對我客客氣氣,禮遇有加。押我出去時沒有看見有警車,我坐在七人坐的商務車最後面,左右兩位便衣攬著我,前面貌似是一位國保 隊長坐右側靠車門的位置,主副駕駛是兩位警察,一位便衣一位著警服。然後開車去公安局,我以為是直接去田林新村派出所,但是直接開到了中山北路上的上海市 公安局文化保衛分局(這個文保分局我是第一次聽說,好像是有高校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分管高校意識形態保衛領域)在車上,我大概知道了,前面有一輛車, 後面也有一輛車,我在中間的車上,由於前些日子上海中環塌陷,所以交通非常擁堵,大概開了一個半小時才到文保分局。在車上那個坐中間的國保隊長對我很客氣 的說我的事情很簡單,到地方老實交代就沒什麼事情了,我只是恩恩的回應一下,聽車上的警察聊天得知他們很多都是軍隊轉業過來的……
對我都還客客氣氣!坐我右手邊的便衣警察一直跟我聊天好像要套我的話,我只是敷衍幾句,他自覺沒趣便不再多說話了……

大約六點半到位於中山北一路的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衛分局,便衣警察直接帶我去地下審訊室,那個國保隊長不知去哪裡了,三五個警察攬著我直接去地下審訊室, 我還是第一次來地下審訊室,感覺情況不妙,然後穿過幾個審訊室直接走到盡頭的信息採集室,要求我脫光衣服檢查身體,然後正直站著各朝正面,左面,右面三個 方向給我拍照,再然後錄入雙手所有指紋。開始的時候週姓警察還直接對我說這些程序你應該很熟悉了吧,意指我在天津也這麼做過,錄入指紋的時候我聽到其中一 個警察填著一張類似拘留通知書一樣的東西問另一個警察給我寫什麼罪名,得到的回复是尋釁滋事罪,我呵呵一笑,又是這個萬能罪名…

然後帶我去審訊室做筆錄,由於剛抓我的時候直接把我手中的手機奪走了,所以有很多我的罪證落入他們手裡,所以審訊的時候他們隨手拿著一大疊影印文件來對照 我的口供,而且我隱約看到他們有一份打印文件,列著我去各大學寫標語的詳細經過,可能是從我發在推特的“六四27週年紀念活動”的推文上直接整理而成的! 在做筆錄的過程中始終有三三兩兩的警察好奇般的過來看抓到的是哪個膽大包天的傢伙,還不時議論幾句,由於大多是上海本地話所以沒太聽懂,那個週姓警官直接 主審我,第一份口供有滿滿七頁紙,還叫我寫了一份檢討書,16開的紙大概寫了一頁半,他看過後覺得我文采還不錯,寫的檢討一環套著一環,一看就是經常寫檢 討的,還不時寫上歌頌社會主義好之類的文字,我心想那都是在天津練出來的,在學校寫了好幾份檢討才過關,在派出所也寫檢討,能不寫得好嗎?!還說我再這樣 下去等著我的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可能會判十年以上的徒刑的!他和另一個警察給我錄口供,他問我答,另一個警察直接輸入電腦,這是第一份口供,由於上 面局裡的領導不滿意所以第一份口供作廢,到大概凌晨一點又做了第二份口供,內容和第一份口供基本相同,只是精簡了我在三所大學寫標語的經過,只有四頁紙 了,也是在最後要求我寫一份深刻的檢討,這次直接我口述他們錄入電腦,週警官苦口婆心地教我怎麼寫檢討,要求誠懇一點,這份口供和檢討直接決定我明天是無 罪釋放還是有罪進看守所,另外還延長我的詢問時間到24小時,一直到兩點搞定這第二份口供,然後打印叫我仔細閱讀,無誤後簽字畫押。

然後在許多影印出來的我手機裡發表的圖片文字上簽字畫押寫上一行證明文字,確定是我手機裡發表的圖片文字,還有我當天穿的衣服褲子帶的雨傘口罩等影印件上同樣簽字畫押寫證明文字,和我在天津派出所做的一模一樣,那一堆影印文件都是所謂的罪證啊,很厚很厚……

再然後要求我把我手機裡的臉書賬戶和推特賬號永久刪除,我的QQ空間發的關於紀念六四的說說全部刪除,谷歌雲端影碟和手機裡的我在大學拍的照片全部刪除, 有一個警察用他的iPhone6手機上百度查找永久刪除賬號的方法,搞了好久才終於刪除掉了,先是刪推特臉書的帖子,然後再刪賬號……還邊攝像邊刪除……

在錄兩份口供的間隙週警官始終和我聊天,感覺像是一位長者老師在和我探討人生哲理以及理想抱負,他也就30多歲,還是有二級心理諮詢師證件的人,他也博學 多才,讀了很多書,時常脫口而出國外著名的哲學家的名言,也知道很多中外歷史,還經常和上海名校的著名教授口若懸河得辯論,他說那些所謂的教授經常辯論不 過他,他看我也是一個蠻有學問的人,也就聊得很投機,我便問他讀書應該從何讀起,應該讀哪方面的書,他說歷史書籍應該泛泛的讀,哲學書籍才是王道,我中外 歷史也算略知一二,他便叫我應該多讀哲學類的書籍,不懂哲學不異於沒有學問……大概凌晨三點多,他們二人去休息了,又換來二人看管我,走時還跟我說明天八 點左右就會決定我是出去還是去看守所,他主要覺得我做筆錄期間積極配合,態度端正,悔過也算真誠,所以覺得我出去的希望很大……在即將交接班的時候,他問 我我假如明天出去後會不會把在上海被他們喝茶的事情發到網上去炫耀,我當時沒多想就說會,然後週警官當時就有點生氣,說我這樣做是不對的,這樣的態度的話 他是決定不會讓我出去的,他又叫我出去後對誰也別提,還叫我自己做補償措施,然後他再看我的態度決定明天對我的最終處理,我便只好說假如網上有人聯絡我詢 問我失踪的情況便說是我母親發現我又在搞這些東西便強制性給我刪除了,我在天津犯事後我母親也是這樣做的,他才平息怒氣,同時還警告我只要我還待在上海他 們就會一直盯著我,我如果把喝茶的事情捅了出去就把我抓回來關進看守所,還說我如果還這麼搞的話那就離開上海,他們也就管不著了,假如我去交通大學,同濟 大學,復旦大學他就會抓我,如果我是去聽教授們的講座他是允許的,還說我在六三前也去過這幾所大學,看得出來我還是很想上大學或者很享受這種氛圍,假如我 出去後也還可以去大學裡聽聽講座,或者去上海圖書館借書看……他還說他當天下午兩點半左右就在我工作的地方了,還見到我兩次出去……他一直在盯著我……還 看見我在用手機聽微信裡的語音聊天……詢問期間也給我水喝還給我麵包和餅乾充飢,還說雖然簡單了點但是基本不會讓我渴了餓了…然後問我在天津的派出所是怎 樣的,有沒有他們這樣對我好,我說當然沒有,這裡畢竟是上海嘛,文明程度很高,我在天津的派出所一天到頭才給我一碗泡麵充飢……簡單吃完後週警官還說明天 早上給我弄點包子和豆漿,他們局裡面的早點……口供錄完後有一個警察走過來和週警官竊竊私語,然後坐在電腦前打字的警察拿著我的手機問我微信裡的我加的周鋒鎖是誰,我說是六四學運領袖,週警官便說我為什麼加他是不是他指使我去做的這個事,我一口否定,我說只是我自己單獨決定做的,和他沒有任何關係,是他在 推特看到我發的東西後主動加我好友然後拉我進他的群,然後週警官說要把我手機微信裡的周鋒鎖刪除把他拉我進去的微信群退掉,目的是為我好,防止我越陷越深……還提醒我說六四學運領袖們既然那麼要爭取民主為什麼最後不跟廣場上的學生一起,為什麼直接跑了,還說我並沒有經歷過六四,六四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 叫我不要誤入歧途……他還和另外一個警察一唱一和給我洗腦,民主不是一人一票,中國民主後絕對會天下大亂,中國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他始終覺得能讓十三億多 中國人吃飽飯就非常不錯了,美國也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好,六四流亡海外的人以及許多異議人士大部分都是在海外爭權奪利,誰跳得高美國就多給他一些美元,中國 能有幾個劉曉波,能出幾個諾貝爾和平獎,劉曉波是北大博士,而我連大專都沒有讀出來怎麼和他們比……我只是頻頻點頭回應……我敢說一個不字嗎?

自我進這個文保分局後錄指紋外都戴著前拷,晚上睡覺也是直接坐在審訊室的椅子上坐著睡,他們說條件簡陋了一點叫我將就一晚,手銬還給我松了很多不會夾到 肉……總之對我很客氣,他們還說我應該感到好運氣能碰到週警官這樣的人,換了別人早就不是這個樣子對我了……還跟我聊天,教育我,哪有那麼多廢話和我浪費 時間……

5號早上8點多週警官果然準時來告知我讓我出去,無罪釋放,然後還幫我把帶來的書包裡的衣物整理好,我是跟三個警察一起坐警車離開警局的,週警官還在車窗 外目送我離開,我還和他說了句再見,他說最好不要再讓他見到我,意思很明白叫我出去老老實實,不要再被他抓進來了……快九點半到田林新村派出所等待我上班 的地方的負責人來接我回去!九點四十五分來接我,10點到店裡了!然後睡了一會兒快一點本想接著上班,卻被告知某位股東老闆讓我離開這裡給了我五百工資, 我哥氣憤異常!我姐叫我自己考慮回老家還是回天津!我姐又叫我打電話給在廣東中山的小舅舅問他去他那裡找工作的事情…因為在公安局只睡了一兩個小時,所以 非常疲勞,又繼續睡覺,直到晚上7點半左右我哥打電話叫我明天回老家,定了6號中午12點的長途汽車回老家了……

所以我總結到:六三紀念六四,六四被抓喝茶,六五無罪釋放,六六隻身回家!還調侃道這是我第一次闖蕩上海灘鎩羽而歸……

追記:記得週警官還問我假如我六四當天沒被抓,我還會不會去搞紀念六四的活動,我口頭說當天我要上班所以沒有時間去搞活動,現在想想被你們喝茶這不也是紀 念活動?六四27週年當天因為六三搞紀念活動被喝茶不也是一種獨特的紀念活動嗎?所以這也算是陰差陽錯得讓我又搞了一次紀念活動!


董文正:六三當天我搞紀念活動的具體經過 ------ 紀念【六四27週年】(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722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