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普通的木料,如果被雕刻成神像,或者被刻成官印把子,便拥有了无上的权威。

在中共十七大以前,习近平还是中共众多地方官中的普通一员,为人十分低调,而正是他的低调、内敛与谦恭,使他成为了中共内部各派系都可以接受的人物,使其在十七大上成为了王储,为他在十八大上位创造了条件,这与高调张扬的薄熙来形成了鲜明对照,这一情节,与苏联时期的勃列日涅夫十分相似。

十八大上台以后,这位红卫兵出身的领导人立刻显示出强势的一面,他的思维与行事风格与毛泽东十分相似,表现出了对权力的狂热喜好。

他首先高举反腐的大旗,以反腐的名义清除政敌,在党内消除了派系之争,什么江派、团派、太子党等位高权重的人物,在习近平的反腐浪潮冲击下纷纷土崩瓦解,占据权力要津的人物都成了清一色的习家军。

与毛泽东一样,习近平深知枪杆子对于政权的重要性,如何实现对军队的有效控制,成了习近平巩固权力的重中之重,首先他以反腐的名义清除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等江泽民在军中的残余势力,并实行军队改革,将原来的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改变了原来大军区拥兵自重的局面,五大战区虽然有兵,但是不能相互调遣,国防部虽然可以调遣,但是手中无兵,这样一来,就将全国的军队完全控制在了习近平手中,军队得到了稳定。

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的民众饱受贫困之苦,改革开放以后,民众的生活得到了改善,特别是在中国人口占大多数的农村,农民们对此已经感到满足,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数以亿计的青年农民已经变身成为农民工,进入了城市,改变了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使他们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可以在城市里自由择业与生活,与之前的农村生活相比,他们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生活的改善使他们感到满意,他们的脑中还没有培育出权利意识,这也是某些人“国民素质论”的依据之一,总之,在中国的农村,中共的政权还是相当稳固的。

在城市,虽然经济出现了衰退,但是整体上还是平稳的,随着社保系统的不断完善,整个市民阶层还是比较稳定的。

说到中国政治,访民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话题,近年来,由于对政府权力失去有效的制约,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失业工人,失地农民,被拆迁而无房居住的市民愈来愈多,由此而产生了一个庞大的访民群体,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走上了上访之路,他们的出发点是对政府的信任,否则他们就会选择其他的方式,他们的诉求还只停留在经济层面,没有上升到政治高度,没有对现存制度提出挑战。

近年来,随着官民矛盾的不断激化,各种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知识阶层成为缓解与调和社会矛盾的重要因素,习近平看到了这一点,为此他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将一大批所谓的文化名人召集到自己麾下,为他们提供优厚的待遇,同时也要求他们为自己的集权统治辩护,为自己的治国理政歌功颂德,这一方法相当奏效,受此召唤,一大批所谓的知识精英开始为习近平鼓噪呐喊,不惜放弃自己的思想与良知,成为犬儒。

政治上的反对派虽然存在,但是势单力薄,由于当局的严防死守,他们在政治上没有任何活动空间,经济上处于贫困状态,稍有活动就面临严厉打压,被监禁、被坐牢、被失踪、被精神病等等。对于街头政治,当局更是保持高压态势,这些活动即使是以反腐的名义,比如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也要打压,北京许志永的新公民运动与广州的南方街头运动都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当局虽然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但却对此置若罔闻。

说到国际社会,台湾与缅甸的民主化不能不对中国造成一定影响,但是受此影响,习近平不是变得开明而是更趋保守,不仅要维护一党专政而且要加强其个人权威,他模仿毛的作法,对别人禁言却为自己造神,所有的讲话都被冠以“重要”二字,这与毛的最高指示异曲同工,被要求像圣旨一般贯彻执行。

频繁的外交活动成为了习近平执政的一大特色,依仗财大气粗,外访欧美发达国家时带着巨额订单,访问落后小国时送去大笔援助,表面上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借此掩盖国内人权状况的恶劣,但是由于意识形态的落后,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没有一个正真的朋友。

习近平的强势与美国的软弱不无关系,奥巴马这位美国历史上迄今唯一的黑人总统,虽然言辞犀利,话语丰富,但却色厉内荏,对于习近平一味地纵容与迁就,没有担负起自由世界领袖的责任,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他甚至不能使他的同类刘晓波获得自由。

历史走到今天,出现习近平这样的人物自有其必然的因素,但是,一个铁腕的统治者并不代表他的国家真正强大。中天的太阳也有垂薄西山之时,再强势的人物也有人老体衰之日,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在他身后,他所建立的基业能否行之久远,是青史留名还是遗臭万年,历史自然会作出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重要的外交场合,习近平总要晒出自己的书单,目的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学识,却恰恰暴露了自己的无知,从他的行事风格看并没有受到那些名著的影响,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他外表的强硬证明他缺少内心的约束。



独光达     

2016年6月18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