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执制这黑规无所不在

最近,上海退休老人游行,抗议退休金双轨制,企业与亊业较大区别。因双轨制引发的上访、请愿与抗议,已常年不断,教育界,有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区别的矛盾。企业里,有全民制与集体制的差别。就是军人退役的待遇,渡过江的与抗过美的不同,援过越的与打过越的有别,这种区别对待的普遍性,表现在城巿,是常住民与暂住民〔农民工〕的身份区别。且延伸到离职,还有退休离休之分,甚至死后未结朿,哪怕骨灰同进八宝山了,也分入正宅与旁宅之别。共党双轨制引发的不满事件,已成他维稳之患了。

共党打下江山,坐江山时,以革命的名义分赃,他们叫分胜利果实,享这果实,在共产党内部,便开始区别,例如:1949年二野的刘伯承邓小平打进南京,与中共地下党巿委书记陈修良领导的党员会师后,陈修良就提出如何安排众多老共产党员的工作,当时南京,老资格党员有大革命时期入党,比长征红军还早的老同志哩,怎么安排呢?邓小平请示中央,毛泽东与康生研究回答的是16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这便是共党内部权力分配较早的双轨制。那时,陈修良就由书记降为部长,以后,与丈夫沙文汉〈淅江省长〉同降为右派。四川地下党,原是省级党领导的,如杜桴生、马识途,就降为秘书长与组织部副部长。马识途贬到文革,还差点逐步淘汰在被关押招觉寺的牛棚哩。

笔者说出这段历史,意在说明:共党的双轨制,不仅分党内党外,他们党内也讲谪系与庶出。像曹雪芹笔下,有贾宝玉与贾環之区别一样,公开的党与地下的党也是双轨制区别对待的哩!

就是同属举旗拿枪造反的一伙,跟着张国焘的与跟着毛泽东的也有区别,出身井岗与起亊陕北的也分亲疏,有文化的与大老粗也分轩轾,这种分裂,实因他们本是中国传统的拉杆子于乱世的草莽,加痞子式流氓,却佯装无产阶级先锋队,而且,讲敌我,分阶级,搞统战,这分别对待的双轨制,便无所不在了。

最可笑的是文革,本是接班制度危机加宫廷争权火併,却宣称为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实是以造神运动的个人崇拜,把党天下变家天下、皇权加神权更极权专权,却吹要实行什么巴黎公社原则与批判资产阶级法权。这种说得堂皇做得卑鄙,说与做的双轨制,更是中共流氓本性注定的。直到眼前,他们反腐的双轨制仍是:只反草根出身官僚的腐,不反太子党权贵的腐。大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在拚命打造权力资本的特权阶级。宣传依法治国,却在大肆抓捕、诬陷、拘押护法的律师。说尊重知识与人才,却偏爱无知识擅拍马的奴才。大讲爱国主义,又在偷换概念,推行爱党主义。试问:他们的说得漂亮,做得丑陋,表演了三代了,民众还不看出点破绽,明白一些真象吗。

双轨制的制度性成形历史深远

共党承袭过去乱世草莽拉杆子起亊老谱,从前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口号,他们攺为继续革命,为民服务,而真正想的仍是: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这种口说民权,心想皇权,最典型莫过于毛泽东向初到延安的作家丁玲这段对话了,他问:你看我这延安像不像偏安小朝廷?丁玲回答:你还没有三官六院呀!毛即叫丁写名单来,他立即册封。丁玲说不敢,若写了,贺子珍大姐要骂她。〔见丁玲回忆录〕这段对话,堪作中共革命的鲜活注释,也亮了毛共革命的底牌,更是认识他们双轨制的滥觴。

亊后证明:毛进北京,就调彭德怀一野二十军文工团入宫代替嫔妃,汪东兴、张耀祠都兼高力士角色,是经常选送嫔妃入宮的太监。在中国中南海这皇家禁苑里,住着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泽东,〔此语是老毛向老朋友斯诺自况〕他穿马克思衣衫做秦始皇,应是中共双轨制的源头吧?而60多年来取销一切监督乃至批评,形成党风官制的讲马教条行秦暴政,便从北京延伸到基层,那些县书记、乡镇长,谁不具有:一人拍板、一锤定音那类一言堂的独断,他们专制的权力,谁又不是小秦始皇呢?可他们官邸的墙上,尽写着可笑的“为人民服务”哩。

老夫亲眼见共军从山沟进城,他们吃飯,便分大灶小灶。坐车,小官乘吉普,大官坐道奇。穿衣,士兵穿土布,军官着呢料。现在,子女上学,也遭遇城乡教育资源双轨制的差别,北京考生上大学,那分数,在一般城市,上一本大学也难,他们却可上清华北大。这种北京人的特权,早由共军打进城时,就带来了,什么八一保育院、八一子弟校,按父毋身份享受的教育资源特权,就形成了。而某一级干部,可享受保姆、司机、厨师、保健医生等,都有规矩,从军亊共产主义的供给制的苏联那里模仿来的,再延伸到计划经济工资制,到今天有巿场与商品的时期,这种为特权阶级特殊利益腵务的规则,虽有些调整,框架未攺,特权者的利益,始终是他们坚持这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核心。

如果再追一下这种双轨制在延安的兴起,北大出身的王时味批评延安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他的平等意识与那些打江山农民意识发生矛盾,就受到诛灭,王时味可说是最早触犯双轨制的牺牲者了。

中国最大且实行最久的双轨制,应是城乡分治的双轨制了。农民是粮食供应者,城市居民是享用者,农民只能务农,市民才有资格安排进单位。农民跳出农门,必须参军、上学、提干才有机会。城巿包居民全部就业。公社化后,剝夺了农民土地、农具、耕牛等一切生产资料,名称是公社社员,实是农奴。安徽小岗村那10几户农民的惊世行为,不过是把农民的耕种自主权冒险争回而已,而这种行为还是以饿死几千万农奴的代价换来的,够悲壮了。能说这不是共党双轨制的祸根造成?因此,饿死人,也有双轨制。四川在普遍饥饿大批死人了,仍然要向北京运粮。因为彭真说:不能饿死人在北京,只能死在乡村,这就是双轨制表现在城乡差别的惨酷例证。

双轨制曾在历史引发过流血镇圧

文化革命后,邓小平的改革,只改经济,不改政治,而且巿场与计划并行,计划经济中的价格,与巿场价格差价很大,这种计划与巿场双轨运行出的官倒,有记者亲见某大官僚女婿,到钢铁厂批到一笔特殊钢材的提货单,转手卖到巿场,便获利数十万,这种专做官倒生意大发财的,当年最显赫的是官僚资本的康发公司,1989年引发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除了胡耀邦之死,对太上皇垂帘听政制不满,便是这价格双轨制造成制度性腐败的反腐了。若27年前,顺应民意,清除弊政与腐败,还有今日习王反腐反出官吏们的跳楼与怠工吗?

为了坚持他们特权利益,他们称杀几十万換来稳定,却难稳,还杀出一个贫富悬殊的官僚资本特权阶级,这阶级只占人口0,1%,却拥有全国70%的财富,并成为中国维护他们特权抗拒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阻力,使分配不公,达到鲜有的极端,并且,埋伏着经济、政治等矛盾与危机,若今上回头借助老毛集权与暴力解危,可能是黔驴技穷的铤而走险,和一次豪赌了。

纵观共党双轨制的来龙去脉,及其普遍性与持久性,说明这统治者紊乱的社会秩序,缺乏制度与社会伦理建设,没本事创造,只会借双轨制巧取豪夺。他们用民粹代替民主,以爱国移情爱党,现在,他的双规制,使极少数暴富的特权阶级中亿万富翁已居世界苐一,但民众的人均收入仍排在世界近苐100名,如此贫富悬殊,未必不是自掘坆墓?他们财产离岸转移,巴拿马文件已曝光,用封网删网去遮掩,做贼心虚,逃得了民众眼睛,逃得了历史的审判吗?邓小平用审判四人帮为毛泽东顶罪,但联合国法庭审判毛泽东好学生波尔布特等反人类罪,不也在审缺席的毛泽东吗?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