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周年”、七一“重要讲话”,这都是中国大陆眼下使用频率非常高的词汇。自己认真“学习”后,发现习总书记对所谓社会主义情有独钟。
  他在讲话中说,由于中共领导中国人民取得的伟大胜利,不仅使具有5000多年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全面迈向了现代化,而且“使具有500年历史的社会主义主张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成功开辟出具有高度现实性和可行性的正确道路,让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他还告诫:“全党同志必须牢记,我们要建设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
  关键是,习总书记在讲话中越说越邪乎,他在讲了上面那些雄心壮志后,又说道:“历史没有终结,也不可能被终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是好,要看事实,要看中国人民的判断,而不是看那些戴着有色眼镜的人的主观臆断。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
  也就是说,因为他要提供一个“中国方案”,也就只能继续探索,什么叫“探索”,在科学上就叫“实验”或“试验”。如此一来,真不知中国大陆还要遭受多少劫难,有多少无辜人的生命会因此而失去,这实在让人不放心,甚至感到恐怖,因此,想中国大陆不能移民者,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现在看来,习总书记是铁定了中国大陆要走他所推崇的所谓社会主义道路,尽管他也不能不在这个主义这个道路前加上“特色”二字,可“底色”一定是社会主义,是无疑的了。
  既然铁定要走这个主义的道路,总不能糊糊涂涂,总应该搞清这个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已经“试验”了近七十年,而且这近七十年里中国人民也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无数国民就因为这个“试验”失去了他们宝贵的生命。这近七十年里,因“抗美援朝”这种名义上叫“保家卫国”而实际上是为了讨好苏联讨好斯大林抗衡西方抗衡美国而牺牲无数“志愿军”官兵的生命且不说,单是上世纪末因浮夸风饿死以及因文革中的疯狂杀戮,几千万无辜生命非自然消失了。对此,我不知习总书记如何认识,又如何解释。这,也能叫社会主义吗?我们要这样的社会主义干什么?
  你当然会说,这是“我们党”犯了错误。“错误”?这个世界上“主义”无数,政党更是成千上万,为什么别的主义别的党就没犯过中共所犯的这种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好,抛开上面这些都不说,就说社会主义。本人很想知道,习总书记真的知道什么叫社会主义吗?中国大陆从1949年到现在搞的是社会主义吗?是什么人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的?你当然可以说:是。但我认为不是。
  现在如果从讨论问题出发,先去掉你的身份,让我们平等地谈一谈什么叫社会主义好不好?当然,以本人的认知能力,对什么叫社会主义也是糊糊涂涂,但自己喜欢读书,喜欢知识,因此,我会从公认有认知能力的人那儿了解什么叫真正的社会主义,而了解之后我还知道,这七十年里,中国搞的非但不能叫社会主义,甚至连你们夸口的五百年前那个叫莫尔的在他的名著《乌托邦》里所描写的“社会主义”也不如。所以说,自己希望习总书记能耐着性子,听俺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学习态度来谈一谈什么叫社会主义,而中国大陆的所谓社会主义为什么又总是不能成功。
  待本人讲完后,习总书记想怎么批驳都没问题,即使发动全国媒体包括人民日报、求是杂志、新华社都跑出来批驳,也没问题。若是再容自己借用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在最高统治者面前喜欢大义凛然说的一句话,这就是:要杀要剐,请便!
  那么什么叫社会主义呢?
  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一位知名哲学教授悉尼·胡克,出版了一本《理性、社会神话和民主》,关于这本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国大陆就有出版,这两年又出了新版本。可见,我们总不能说这本著作是胡说八道。既然不是胡说八道,我们来看看胡克在书中是如何为社会主义下定义的:
  “首先,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准是不是比生活在最为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下的人民生活水准来得更高?其次,文化活动和创造的水平是不是比至今处于资本主义下的标准来得更高,或至少更为广泛?再其次,社会的公民们是不是至少享有同他们在处于最开明的资本主义统治下所拥有的同样多的思想、言论和行动的自由,同样多的批判和表示不同意见的自由?除非对这三个问题的答案一律断然是肯定的,如马克思所设想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没有完成。”(第13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正如自己先前一篇文章中所言:“可见,在胡克看来,社会主义绝非斯大林社会和我们所经历过的毛泽东时代的那种样子。人们向往社会主义,主张社会主义,是因为社会主义更民主更美好。当时的人们是想找到一种实现这种社会的‘指南’,然而上帝和人类却开了一个大大而又残忍的玩笑。人们误以为马克思主义极其辩证法就是实现社会主义的指南甚至‘灵丹妙药’,这原本已经大错特错了,偏偏在行动中离马克思主义更远,这样,发展出的一套不仅是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制度,而且与人们向往的那种美好社会恰恰相反。时至今日,本人只能说,这是上帝有意要延缓人类走向更加幸福,而很难过多地归责于其他。
  那么,社会主义为什么又总是不能成功呢?
  毛泽东1957年11月6日《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庆祝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会议上的讲话》中有段话:“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
  讲这个话时,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已经搞了40年;再从这个讲话算起,又是五十多年过去,眼看就有10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怎么样了呢?我们总不能说是因为“反动派”阻止的原因,社会主义才搞得这么糟吧。以中国论,六十多年来,我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再加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坚持,没有什么人能“阻止”得了中国搞社会主义。
  既如此,我们也就可以说,社会主义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怪不得任何人。不过,如此一来,就应该把毛泽东那句话改成,社会主义终究不能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也不管有多少仇视资本主义的人还在唱衰资本主义。
  说起来,如果按社会主义的本意和理想,自己当然也希望能生活在这种社会,进而过上“共产主义生活”。可近一百年来,这个星球上的社会主义图像让人们已经不仅感到可怕,而且感到恐怖,甚至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你说大凡一个人,谁喜欢生活在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社会呢。
  那么,社会主义为什么会这样,或者说社会主义为什么没能成功呢?本人百思之后,得出一个自己的结论,这就是:社会主义总是自以为是,总是在夸大这个主义的远景,总是在否定别的主义;社会主义不懂依法治国,不喜欢用法律约束自己这个主义;最坏的是,这个主义总是在毁灭美好的东西。只要是持有这种主义的人所不喜欢的,不管这东西有多好多美,都将被他们毁灭掉,直至毁灭掉包括他们不喜欢的人的生命,甚至是残忍地毁灭,其中就包括要剁去写批评他们的文章的人的手指,甚至要“活埋”反对他们的人。一言以蔽之,社会主义者就是要只留下完全合乎他们那种“社会主义”的物质和精神(与希特勒纳粹像极了)。这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恰恰相反。现代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对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愿意接受,包括社会主义思想中那些合理元素。
  可这样做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社会主义非但没能成功,而且在毁灭掉他们想要毁灭的东西的同时也已经和正在毁灭掉社会主义自己,我并且坚信,人类历史必将证明毛泽东的那段话是一种错误的认识和判断,他所说的客观规律,只是他从马克思思想中生吞活剥而来,根本没有经过他个人的深入研究。而说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就是毛泽东认识和判断上的一个大失误。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