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身份的当代演绎

 

/任协华

 

 

西方视野与大陆的内在冲突

 

和其他地区的专制类型有所不同的是,中共运用对人口红利的重复掠夺获得了巨大资源,从而首先在经济层面给予了外部世界一种崛起的姿态,但却不知中共对民众的掠夺是令人难以想像和忍受的。因此,对于研究大陆状况的西方视角而言,他们在中共所竖立的假象面前不可能确立学理性的本质阐述,这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清楚并用社会理论来分析、概括这种相互矛盾的中共现实和大陆现状。一方面,他们看到的是在中共的领导下,大陆经济发展迅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但在另一方面,无论是从经验、逻辑、常识还是从社会结构层面,专制体系由于缺乏权力、司法和人权保障,又必然不可能形成良好的政治制度及运行形态,由此就一定会产生相互抵触、前后冲突的结果。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学者黎安友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所表述的内容,就是这种奇怪认知的最好例证,在这篇名为《中共体制没人们想像得衰弱》的访谈中,黎安友既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中共(取得的成就),但又从内心里困惑这种模糊而不合情理的现象,但是(这是最奇怪的地方),黎安友却又紧接着推导出中共的政治社会体系不存在也不会衰退,这种说法无疑是尴尬的,也是痛苦的,不仅在于黎安友能不能自己说服自己,也不是在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对社会学理构成了新的挑战,因为真正的问题是,无论中共专制是不是存在某种衰退的迹象,都首先要面临这样一种拷问,也即个体权力作为人类基本的现代要素,是否在当下的全球结构中,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而使得经济替代了人权格局,并对唯利主义俯首称臣呢。

 

紧接着,这种困惑所带来的危机在于,西方世界对于专制的认识受到了局限性的自我抑制,中共通过塑造一个毁灭性的庞大经济形象,用以来掩盖作为统治集团,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对大陆民众所进行的权利和人身剥夺,并且更深一步的是,就实际状况而言,这种假象在无形中使中共脱离了来自世界的审视,也即,大陆之所以至今未能实现民主制度的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大陆并没有从真正的含义和层级上,被卷入进全球化的民主浪潮,也未曾踏入过与全球同步或相关的文明征程。这就是所有问题和困惑的根源,尽管这种理解是残酷的,但事实如此,无可更改。

 

由此,以西方视角校验一个所谓的生机勃勃、充满韧性的大陆专制,当然不可能也不相信中共存在什么衰退和衰弱的征兆,这是因为他们遗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任何社会机制的类型中,通过抵押自由以换取生存权利和资源(如苟活的奴隶),这样的政治情景正在被不断打破。这也正说明了中共维稳成本越来越高的事实。因为抵押自由之所以成为某个时间段落中的民众选择无外乎统治者通过欺骗和压制,中共则是兼而有之,两头并进,以暴治民。然而,互联网革命的重要意义在于,它通过信息高速交换,打破了专制下民众反抗层级死水一潭的僵硬局面,因此,维权不仅是数十年来一种重要的社会性反抗运动,也已经上升为一种新的大陆革命形态。此外,以抵押自由的方式所获取的生存权,同时要面对抛弃人格的绝望和屈辱,无人格的个体对专制来说实际上就是奴隶,也就是社会主义形态下大陆民众的奴隶化存在,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特权的霸道和凶残,然而,这种局面已不复存在,这就是黎安友等西方学者所看不到的现状的改变。而西方视角之所以难以洞察并发觉大陆专制衰退的迹象,不是仅仅因为他们缺少更多进行比较的政治形态和数据(比如,从前苏联的崩溃中他们几乎找不到和中共进行比较的元素),同时也因为西方世界在不知不觉中,陷进了大陆专制审美和话语的陷阱之中,以至于将一整套的社会政治、党派格局、专制经济中的假象看成了事实存在。不仅如此,也忽视并且难以认识别中共内斗的残酷性。这所有的一切,不仅构成了当代格局中政治变化的元素,也一样涉及到了社会文化通过不同种族进行接驳的缺口。然而,在事实上,黎安友们的口吻是虚弱的,他们不得不在肯定的语态中感受到自己的疑惑和困顿。而这种格局,却又反过来正好表明了中共日渐衰退的趋势,早已不是黎安友们所理解并异想天开出来的所谓的中共专制的韧性。

 

 

公知退场、党知分裂

 

同样,在这种处于矛盾状况的分歧道路上,又出现了更为直接的波折,博讯网近期登出一片署名为陈智立的文章《习近平的最后一个公知支持者黯然退场》,描述了在习近平血腥镇压的大陆专制时代,所谓的最后一位支持习的公知也黯然离场了。文章同时也声称此公知近年来不遗余力地为习近平的反腐败叫好,然而却又在此刻,深感自己不但已经成了民主阵营的敌人,也突然成了专制体制不受欢迎的异类,因此,就只能宣布告别并退场了。这种像戏剧一样的现实,诚然显得非常荒唐,但在这其中,则必然而充分地说明了专制之下,暴政与衰退之间的等同关联。因为,无论是最后一位支持习专制的公知,还是自诩为民主小贩但其实连小清新也谈不上的天外视角,其真正的危机并不是在于同时受到两个阵营的挤压,而是自身作为公知形态其实却是共知党知当然不会走出专制漩涡的愚弄,由此才会看不到或者一厢情愿地将中共内部的残酷权斗看成反腐败,继而又将此看作是为大陆走向民主而展开的前期清理,甚至,竟然看成了中共真要依法治国的幻觉。

 

而现实的残酷在于,从这位公知最后流露出来的乡愿情绪而言,他其实并不明白大陆民众、人权和习暴政之间对抗的激烈程度,他将中共所做的对人权、制度的特权化,看成了沙漠深处的异域风情,而这就是他之所以几年来一直着迷于习暴政的原因,他看不到也不愿看到民众从曾经的将自由抵押给中共以换取暂时的平安,到当下维权斗争的革命化进程,以及还包括平民反抗、街头斗争和网络抗议、捍卫言论自由之间完全不同的社会性革命早已经存在并且已经遍地开花,而这就是现代平民在网络时代处于最前沿的争取权利及自身作为独立个体的前提。

 

但事实的真相远非如此简单,习专制时期,大陆人权状况日益恶化,超过了89后所有年代的总和,709律师大抓捕事件至今没有停止,煽动、颠覆罪名齐下,所涉及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民众民间抗争数量每年不断增加,甚至折射到了香港、台湾及大陆周边的地区和国家,而这位自诩为挺习派,期望习民主的公知,却在最后的离场中,依然保留了一种惋惜的口吻,同时还声称受到了来自民主阵营的敌视,究其原因,其实却正好说明了经由专制的浸泡后,人格及思维混乱的程度已经到了非常可怕的边缘,根本无视当下大陆正在经历着无比沉重的特权伤害,而自愿堕落为打扮成民主面具实际却是专制帮凶的个体,而所谓的黯然离场,也只不过是离民主意识越来越远的托词而已,是甘愿托生专制门下,通过出卖自身的自由,将人格抵押给恶的例证现实。

 

 

平民卢昱宇的时代价值

 

与身处大陆当下专制陷阱,但依旧不愿抛弃奴隶思维,视中共为再生爹娘,继而甘愿委身权力阴影,直到成为专制分身的一种形态相比,作为对当下政治现状的分歧视角,维权格局与社会抗争正在通过一种革命性的视角得以呈现并日渐趋向成熟,这和以往所有的抗争形态有所不同之处在于,民众一方面在作为反抗者出现的同时,又在更高的领域内,是作为洞察了一个不平等的大陆世界而展开行动的,这是因为必须要通过真实社会的发展,才能在最终极的层面上穿透中共正在逐步走向衰退、消亡的本质,也更是因为区别于已经融入文明形态的西方式代议制,中共通过权力挤压所形成的政治体制,试图用粗暴血腥的统治手段掩盖政治、权力和话语体系的不平等。而当下年轻世代的发展与觉醒,就是击破权力歧视的重要力量,这种不可忽视的时代价值,不仅正在我们的世界产生着无与伦比的现实作用,也同时构成了对中共廉价意识形态的反讽与摧毁。

 

卢昱宇(早期网名肋骨是把刀)及其女友李婷玉所创办的自媒体非新闻,其包含的民主价值在于,他们以非新闻角度的客观性整理、统计和呈现工作,挖掘出了当下社会进程中那些不易觉察、或者说难以估量的民众力量,并且,这种通过长达数年,每日整理发生在大陆各地的对抗性社会事件,从一般形态的局部纷争,到群体庞大的整体对抗,所构成的现实斗争和大陆战区特征,是要区别于在一般意义上,我们所理解的反专制斗争的内涵,并且是在大数据的量级上,冲破了被动禁锢的民主思潮,这是因为,社会性热点、议题无论有多复杂,总是会很快被新的事件、风波所替代,何况中共向来就擅长以娱乐性话题转移同时间段内的抗争行动,而非新闻所做的则将同一时间内、不同地区所发生的状况相似、行动各异的抗争事件记录并累计成一种非常直观的数字对比,这样的工作,首先就打破了来自专制的信息封闭和更改,并在时代的架构中,体现并强化了大陆民众非常惊人的反专制力量。同时,毫无疑问,这种纯客观的记录也呈现出了在此区域内民众参与民主进程、反抗社会不公的活跃程度,以及(更重要的)现代民主思维体现为当代平民具体行动的价值尺度。

 

不仅如此,从细致层面而言,就像新浪微博@斯大文Stephen_L2所说:卢先生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举个例子,在我家附近曾经几个月前发生过一件要薪水的事情。几十人。事情发生在离我最近的区政府(直线距离只是2公里)。然后我在一个星期后却在卢先生的更新里看到,生活在附近的我毫不知情。

 

中共体制通过信息封锁,以割断民众与民众之间在社会领域内进行意识交换的平台与空间,这样做,既是为了增加继续统治的安全指数,又可以在地区冲突中压制民众的反抗力量,而卢昱宇通过非新闻的统计工作,则在第一手的现代意义的时空内,率先打破了来自专制网格的信息垄断,他使我们以非常直观的方式了解并清晰了在同一时空内当代民众的反抗特征、表现形态和行为高度,并且更进一步,经非新闻的视角汇聚,必然就会在意识形态的领域内打破并瓦解专制话语体系对社会的暴力机制,使我们能够在网络时代形成民众意识的共振,这就是大陆平民卢昱宇和他的非新闻的时代价值,由他之心、经他之手,我们就能够得以通过明确的数字反映,映射当下时代的脉搏和气息,并且极具参考、深入和开掘的价值。

 

一般而言,非新闻统计的数字,是以大陆每日所发生的、在各地区中民众的反抗行动,少则十几起,多则数十、上百起,并且卢昱宇还向外界公布每月或每季度的维权、反抗事件的总体数量,少则几千,多则上万起,这样需要花费极大时间和精力的收集、统计性发掘工作,既考验着卢昱宇和他们的非新闻也同时折射着卢昱宇作为现代个体,追求民主的执著心态。几年来,以我所知,卢昱宇在新浪微博上的帐号几乎每天都要被新浪方面销号,有时一天几次,有时竟会达到数十次之多,这种直面困境、充满韧性而富于技术姿态的斗争策略,和卢昱宇所做的重要工作一样,无一例外地体现出了当代平民在民主浪潮中的社会觉醒程度,而这一点,正是大陆中共所惧怕的。这就是坚定的,以及随时随地都身处民主第一线的当代存在。

 

20166月,卢昱宇被当局抓捕,包括和他一起进行非新闻工作的女友李婷玉,理由是寻衅滋事

 

破墙之躯

 

当代社会之所以和其他任何时代不同的原因,是在于这已经是一个信息异常发达、众人在场的时代,因此,尽可能多的提供来自世界区域内的不同视角,不仅仅是为了进行比较,或者呈现区别,以此获得未来途径,继而守护民主基石和力量。更重要的一点,是在于当自由处于被限定或压制的危急状况中时,时代必然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以此能够描述并达成当下的期许。

 

大陆和世界整体存在着本质性的不同,当代西方文明早已趋向于成熟,并随时在进行新一轮的演进和上升,而我们却依然身处黑暗之中,经受中共专制的奴役、歧视和镇压。中共专制作为人类之恶的现有体系,如果不去反抗,那么,文明就不会出现在大陆的泥土之上,更不可能开出人性与人权的民主之花。这就是我们争取民主的意义和愿望,像真实的人一样活着,而不是作为被剥夺了人权、坐以待毙、接受屠杀的动物。由此,无论是来自西方混沌的学者,还是所谓最后一个公知,都必然地要在时代的现实中,通过卢昱宇们所提供的每日发生在大陆的反抗数据,擦亮心灵之眼,这既是现代政治文明闯入专制禁区的篇章,亦是争取自由的战略体现。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