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好,我刚回家,九号上午被旅游,今年也30天了,可能要超过去年37天,他们怕我去纪功碑和南山空军坟组织人去纪念,就提前控制我8天,在重庆一森林公园软禁我8天。

她(无眠)是0工资,在西安二号晚送我回侄女家时,还给我1千元红包,她都十分困难,还帮助我,我流下了老泪,她太高尚了。我有一个姐姐(同父同母)有弟弟,两个妹妹(同父不同母)由于政治观点不同连见面都没有见,侄女对我也约法三章,在她住家付近二百公尺不能穿民国衫,第二天早上6点我就离开所有的亲人了,回渝后我没有给所谓的亲人打电话。有信仰的人可以说比亲人还要亲,宏通从北京来西安看我,袁耕从河南郑州来看我,好感动,好感动。

重庆公安审问过我,见到无眠没有?我说什么人都见了,就是没见无眠,她回老家新疆了,明年再去见她。公安说今后体想再走出重庆了,这次你说去西安给你父亲扫墓,你根本就设有去,说我用父亲的名骗了他们,他们在西安到处找我,没找到,很是生气(在长安区和父亲墓布控多天)

~~

我看了这张照片,我哭了,我太受咸动了,终于送到王妈妈手里了,两年前我买好火车票准备去上海看望妈妈,被重庆国保队长抓下火车,不准去看望妈妈,幸好这面锦旗在我战友包里没发现。我一真没有机会走出重庆,只好叫宏通转道宇哥,今天亲眼看见妈妈与锦旗见面了,太感动了。祝妈妈长寿,看到我们胜利,专制倒台的一天快到了。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