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韩良,抗战国军将士之后,信仰国父三民主义,推崇蒋公伟大功绩,坚持走重建中华民国道路。虽是年近七旬的孤寡老人,腿脚尚有不便,仍时常身着中华民国国旗文化衫,自印民国标志,走上街头宣传民国、纪念抗战,俨然成为当地一名追求民主的街头演说家和精神标杆,在当地产生了巨大影响,甚为当局所忌,不断受到殴打、关押,然始终不改其坚贞之志。

2016年8月2日晚,韩良以为父亲扫墓为名到达西安,并于8月3日早上6点到火车站接河南朋友,不料重庆国保三人竟然尾随而至。接到朋友后,朋友劝其迅速离开车站。两人吃完早餐便去西北政法大学寻找住处,期间重庆国保不断电话探寻行踪。

刚到西北政法大学招待所登记入住,国保就到了学校大门口,要求见韩良一面,且谎称只要见一面就走,自此方知原来韩良此次到西安的行程已被重庆国保全程监控。无奈之下,朋友劝韩良迅速退房,从西北政法大学小门离开,同时关闭手机,抠掉电池,使国保彻底失去监控线索。随后,朋友带韩良到一家旅馆用自己一人的身份证登记入住,韩良得以在此安然躲过三日。

从重庆国保跟踪到西安的情况分析,当局主要担心韩良到西安会见网络名人无眠,再者就是担心韩良去拜祭张灵甫将军墓,这两件事正是韩良此次行程的重中之重。其实韩良在火车站接到朋友的前一天晚上已经与无眠见面。此后,韩良于8月5日下午接到自北京到达西安的另一朋友后,为了表达对无眠的敬意,于当日晚又特意安排请无眠吃了一顿饭。

与北京朋友碰面后,几个人便一起商量去张灵甫将军墓地拜祭一事。考虑到重庆国保可能会在墓地布控,最终取消了这个计划。后于8月7日中午离开西安与友人辞行之前,大家展开纪念张灵甫将军的条幅,举行了简单的仪式,并合影留念,以明心志。在此之前,重庆国保为阻止韩良到西安纪念张灵甫将军,特意打电话给曾在陕西省政协工作的张灵甫将军的儿子,要求对韩良的拜祭活动进行阻挠,且在电话中对韩良本人及其家人极尽污蔑之能事。其子在电话中未置可否,随后便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北京的朋友。

西安是闻名中外的12朝古都,名胜古迹甚多,但韩良与朋友在此期间却无心游览。韩良对自己向来刻苦节俭,对民主活动却慷慨无私。他几乎不吃晚饭,有几次竟然买5毛钱一斤的坏桃充饥。7日上午,韩良和两位朋友难得抽出时间逛到西安古城,朋友想去游览却被韩良制止,后意外走到于右任先生故居。由于北京朋友和于家是世交,与故居主人通话后遂得免费参观。

韩良此次西安之行,不但如期实现了自己见到无眠的夙愿,还会见了很多同道中人。尤为重要的是,见到了74岁高龄的民运人士袁国强先生,两位老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恰,并对未来的街头运动交换了意见。第二天上午,韩良便单刀赴会,到西安兴庆公园,与毛左展开激烈的论战。作为远道而来的外地人,韩良遭到毛左围攻却临危不惧,致使毛左理屈词穷后甚至想要动手打人,后在朋友劝说下离开现场。

由于国保从中作梗,此次韩良虽未到达张灵甫将军墓地,但已充分表达了崇敬之情,尽到了心意。众所周知,张灵甫将军乃抗日名将、民族英雄,作为中国公民,自愿前往拜祭竟遭到当局如此阻挠,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即使按照中共当局的帮规,探亲访友、拜祭先烈也属于个人自由权利,然而重庆当局却肆意践踏法律,滥用职权,侵犯人权,对公民进行非法监控、打压迫害,致使依法治国的口号沦为国际笑话。

待一切办妥后,韩良便于7日下午与北京朋友告别,在河南朋友的陪同下前往火车站购票并于当日晚乘车返回重庆。果然不出所料,重庆国保在3日找不到韩良之后,相继在韩良父亲墓地和张灵甫将军墓地布控,等待韩良出现,没想到韩良却早已返回重庆,气急败坏之下,再次将韩良逮捕,非法关押七天。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往往可以从该国老人的生活状况中找到答案。每当我想到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还在为这个国家的自由民主宪政奔走呐喊,作为青年一代,时常感到惭愧心酸。泱泱中华,方圆万里,竟无探亲访友、拜祭先烈之自由。当局颠倒黑白,用心险恶,毁灭历史、掩盖真相之罪恶行径昭然若揭,天人共怒。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