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庭金:悲情兄弟,壮哉贤斌

我和刘贤斌只有神交,从未谋面。惊悉6月28日,贤斌再次被刑拘,也许是惺惺相惜、同病相怜吧,顿时心如稻糠搓揉一般止不住的泪水流满双颊。苍天不公,命运为什么不能善待善良、博爱、勇敢、朴实的基督信徒贤斌兄弟,而是让他一次次别妻离女远离亲人,一次次遭受魔鬼的蹂躏。妻子那么贤淑宽容,女儿那么懂事可爱,那么好的兄弟凭什么不能安享天伦。第二次出狱仅一年六个月,还未能好好体味家庭的温暖,夫妻的温存,父女的欢乐,却又一次走向黑暗的深渊。

兄弟,当你第一次走进监狱,你会豪气冲天,誓死如归,,可是家人是多么担心、恐惧、无助、绝望。这些你不会多想,因为你那时年轻,心中充满希望和阳光。

当你第二次入狱,情况就大不一样。为你有了妻子、女儿,你的心底虽然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但却不会那么踏实,因为你已经成熟,多了一份对家庭的责任和担当。白天你在受难劳作时,妻子却为了生存,为了女儿日日操劳,还要忍受贫穷的煎熬。唯有少数有良知的人们会流露点滴同情之外,更多的是默默的承受那无知者的指指点点、冷潮、白眼。晚上你躺在冰冷的监牢,由于疲惫可能已经深睡。你可曾知道,漫漫长夜里你的妻子是怎样熬过:看着身边的女儿,想到远方的你,只能默默流泪,狠咬自己的手臂,把头深深地埋进枕里……

春天,当年轻的父母带着儿女在鲜花中徜徉,你的宝贝女儿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问妈妈:“爸爸在何方,他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享受春光?”这时作为母亲能说什么呢,只能紧紧抱着年幼的女儿,遥望着你的方向,任眼泪流淌。

在阴雨绵绵的秋夜,当你耳听雨打芭蕉的声响,思念亲人和家乡时。你可曾知道,灯光下,妻子眼含热泪,抚摸在啜泣中熟睡的女儿,又匆匆一针一线为你缝制整理过冬的衣裳,准备送往丈夫的牢房。

兄弟,当你第三次走进牢房,虽然你是那么镇定,可妻子却遭受诛连,13岁的女儿被恐吓而畏惧惊慌。40岁里,十几年的牢狱之灾,而今又不知何年才能重见阳光。请问兄弟,你为小家做了什么,你为妻女有何补偿,除了把自己的所有献给你追求的事业,带给你妻女的却是家徒四壁、痛苦和绝望。好兄弟为了大家你已经付出了很多,也该为你的小家想想吧。你的人生不应只生活在悲惨之中,也不能让亲人一次次沉浸在伤痛之中。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二十年?这是一个俗人给你的劝告,也是一个老哥对你祈盼。 巴蜀多豪杰,贤斌好儿郎!多年来你没有儿女情长,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思考、狱炼、奋战,紧握你理念的武器与强大的对手一次次作战。虽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壮哉贤斌,壮哉巴蜀的好儿男!

十八岁一个天之骄娃,人大学子,本可凭自己的才华和努力过上优裕的生活。当历史进入1989年,你却毅然决然冲进了天安门的学潮人流,为了国家的富强,民族的繁荣,反对腐败,崇尚自由和民主,从此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当历史进入1999年,你又四处奔波与同仁共筹,挑起民主党大旗向当局索取自由,等待你的却是手铐、监牢、囚衣、囚裤;当历史进入2008年,你才刚走出黑暗牢笼,还未及洗净身上的牢垢,却又投身到拯救世人的战斗——公民维权、《08宪章》的签署、笔会撰文、抨击时弊,把世人鼓舞;当历史走进2010年6月28日,你又从容不迫,用模糊的泪眼扫一下可爱的女儿和妻子,大步走进又一牢城,扔给妻女的又是绝望悲伤和无尽的痛楚……

此刻我已泪眼模糊,放下笔掩面而泣。悲情的兄弟,我为你伤痛;壮哉贤斌,我为你祝福!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