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八零后网络红人刘尔目!

黃曉敏


第一次知道刘尔目,是在四川“什邡事件”后一个公共话题的论坛上。他嬉笑怒骂言辞激烈,出手麻利攻击性很强,这是他给我的最初印象。私下里向熟悉他的网友了解,网友神秘的介绍“八零后,无职业,擅长网络挑战。因为网名(其实网民就是真名)很古怪,所以有人怀疑他的身分。”此后,又遇到几次更加夸张的网络嘴仗,我和稀泥的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制止性语言,算是对这种无聊争吵的回避和讨厌。虽然不再介入这些群体的公共话题讨论,但是还是不时听到很多怀疑批评排斥刘尔目的一些信息。

13年,彭州石化再次进入成都市民的经常性话题之内。此时此刻如梦初醒的市民方才知道 ,汶川地震并没有促成彭州石化项目的搁浅停建,或者是重新评估安全性指标后,给市民一个满意的说法。而是市委市政府不仅悄悄的还在投资建设,还有挤占挪用地震建设专用款的丑闻传出。等到默默无闻的市民再关注,已经是准备试运行和剪彩的结果。成都一千多万居住者这才晓得问题的严重性,在这个话题的背景下,在八零后居多的一个私人小型聚会上,我初次遇到了明显是书生像,又带点喜剧色彩相的刘尔目。他温文尔雅缅甸微笑,给我一个怀疑的神情和话题“你就是网上尖嘴利牙尖酸刻薄,出手之快好钻牛角尖的刘尔目?”他马上拿出身份证叫我“验明正身”。我呵呵一笑“不看这个,也不查这个,只是感觉外貌不象你的那种风格。”他略带歉意的含蓄微笑 “我不是争高低,而是要一个原则。”我不屑一顾的口吻抢来话题“网上能够争论出原则吗?你见过他们吗?你了解他们呢?你知道与你争吵的几个人的真实情况吗?其中有的是人品有问题,不甘寂寞哗众取宠;有的是性格使然,生性好斗但无恶意也没有目的;还有的就是正话反说,并没有告诉你他的真实想法和心态。你说这样的语境下能够争出原则吗?所以说,有时候说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有它客观存在的道理和社会基础。若平时没有事情了,收敛一些自己的锋芒,可以多去看书,或者是参与社会实践活动,这比这种网上争论,更有实际意义。” 他若有所思的没有和我争论,也算是给我们彼此第一次见面的一个邂逅。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参见了四川芦山地震的志愿者行动。在行动中,不仅接触了解到社会的基本层面,也感受了合乎世界潮流的义工群体组织。事后听朋友介绍,他如今的太太就是那次行动中,认识/了解再结合的一位胆识俱佳的生活伴侣。也是在这一年(也许是14年),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的圣诞晚会上,我看见了他们两位伉俪。刘尔目那股幸福中的虔诚,给我一个自豪的感受“敬畏上帝的人,肯定不会离题太远!”

这个年份之后,有关刘尔目与网友辱骂争吵的内容越来越少,或则是非议的信息也越来越少,甚至又是一个极端的现象,似乎在网上看不到他的争论,像是推出了公共网络的视线平台。原来他开始向公共知识分子的方向实现转型了。这个期间,他开始耐心忍性细心思考,敏锐观察整篇统考,潜下心来做有学术性调查性和报告性的长篇文字工作了。他依然还是见识独特文笔犀利出稿量大的特点,很快就在名人辈出的四川境内再一次被人关注,迅速成为政论性文稿的八零后新秀。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