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李鹏同志的信
李景强 

李老您好:
       最近我读了您的书《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有两点意见致信给您,是读者向作者的意见信息反馈。(以下简称《三峡日记》) 
       一、您在《三峡日记》的第41页上部引用了杜甫的七律《登高》中的颔联“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我建议您的此书在今后加印或再版时,应在当页的下部用小字排印,印上此诗的全首,作为注解文字便于读者阅读。书中凡用典之处,若在行文中没有做解释说明的,应一律在当页下部用小字排印作注,同样为了方便读者。  
       二、您在书中第67页和第86页两处提到当时的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关于三峡文件的批语时,都是这样写的:  
                       国务院总理批示“......。” 

有意廻避赵紫阳的名字。书中通篇并不廻避其他领导人的名字,只廻避了赵总理的名字。这是体制弊病,希望您能走出来。我建议您今后加印或再版此书时,不应该廻避赵总理的名字。 应该以称“赵紫阳同志”为宜,与称“胡耀邦同志”一般。  
        您的《大江曲》,我看电视听过演唱,气势磅礴。与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片头歌是同一人所演唱,同样雄浑有力。我用小说《三国演义》开篇词“临江仙”的韵和了一阕,表明我对赵紫阳同志的看法,和应对他所采取的态度:
 
    万里江河波涛涌,千载青史沉重。是非功过人心中,青山总长在,映紫阳红。       
    黑发炎黄子孙众,评点秋月春风。朝行暮宿常相逢,古往今来事,全在笑谈中。        

直到目前为止,中央的各类文件,媒体的宣传报道,但凡提到赵紫阳的,都称“赵紫阳同志”。他还是共产党员,党内互称同志。您有意廻避他的名字,是不可取的做法。    
       祝您健康,工作顺利。              

       新疆电力职工 李景强 2004年12月14日    

                                            致三峡出版社的信   

三峡出版社负责同志暨李明、李铁平、曹红路同志: 
       今有我致李鹏同志的信寄往贵社,是读者向作者的意见信息反馈。其中第一条也同样向贵社提出,希望采纳。
       当您们看完我致李鹏的信后,请用这个备用信封装好缄封,按程序转过去。我已经在备用信封上写好了该写的文字,贵处只缄封即可。
       李鹏同志还有一部《六.四日记》,已于去年10月定稿,要求出版,中央不同意。于是他又将书名改为《关键时刻》,已于今春在香港出版,三十余万字,与《三峡日记》等量。如果将来有一日,《关键时刻》在贵社出版,您三位仍是责任编辑,其影响将大于《三峡日记》,但愿能看到由贵社出版的《关键时刻》。
       恭祝  编安          
       李景强 2004年12月16日       

                                       三峡出版社的回信   

李景强先生:  
       您好!首先感谢您对我社出版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一书的关注!这是对我社图书出版工作的极大关怀和支持。同时也正是有着和您一样的亿万国人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更加坚信,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顺利建成。
       您上次致李鹏同志的信,我社已按规定的程序于2004年12月20日送至有关部门转交首长办公室,请您放心!在这次来信中谈及的有关《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第41页诗加注一事,今后如果再加印,我们可向作者建议。至于其它几个问题,相信首长在见到你的信时,会看到的。
       衷心希望您对我社出版的图书提出改进的意见,我们联手共同提高我社的图书出版工作,为繁荣我国的文化市场尽心尽力。 
       谨祝,安康!   
       中国三峡出版社李铁平 李明 曹红路           
       2004年12月31日

在美国的国际朋友和华人同胞们: 
       我的电邮~沒有共產黨纔有新中國~<mygcd_cyxzg@163.com>;欢迎联系。
       中国大陆新疆退休电力职工  李景强
        2017年1月12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