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举报新疆兵团农三师45团存在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的报告
                                 
我叫孙文良,现年48岁,身份证412322196805036036。是新疆兵团农三师原43团1连职工。家住喀什麦盖提扎拉特镇43团1连,手机联系方式13999080586。

我出生在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1999年响应党的支援建设保卫边疆的号召,来兵团农三师43团安家落户屯垦戌边。刚来的头些年,在党和地方领导的带领下,我信心十足豪情满怀,服从管理,响应安排安心包地。感觉兵团的政策还是比较好,感受到兵团人在为党为国家,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伟大品质。条件虽然艰苦,但我被周围人的精神面貌和兵团人特有的气质所感化和吸引。

尤其是在这里特别要强调和感谢的是,叫我看到感到党和人们的关怀和温暖。数年前,我经历了一场非常大的灾难和痛苦,家有4个子女,不幸的是大儿子在很小的时候患有白血病。复发这种灾难对于所有的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但是,再难也要挽救孩子的生命,我花费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全家人几乎陷入了绝望。就在这时党委团长王仁武,孟杰政委知道后,带领团党委伸出了温暖援助之手,在全团发出号召,开展送温暖献爱心活动,及时捐款拯救了我儿子的生命。经过几年的苦难和艰辛的治疗,儿子得以保住了生命,真是党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使我对党对社会主义更加热爱,更增添了扎根兵团,建设兵团的信念。此后暗下决心,要发奋图强努力拼搏好好工作,在43团干出一番成绩,建设一个美好家园。

由于领导正直政策透明,职工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作为个人,虽然劳动艰苦但心怀感激,在支持和周围人们的帮助下,经过不懈努力,我及家人基本上还能维持下去,填饱肚子,承包的土地能拿上应该的收入。同时,43团也被兵团司令部称之为“戈壁滩上的一颗明珠”,我们在此工作生活和奋斗倍感自豪和骄傲。

可惜的是,自43团被45团合并以后,原先朝气蓬勃和谐幸福的景象,受45团干部作风的影响,出现了严重下滑的态势。当时一个优秀的43团被相对落后的45团合并,职工想不通。更让43团职工想不通的是,国家给45团大量投资,大搞建设,而对43团却不重视。仅仅几年就衰落成破烂不堪的样子。

下面我把在43团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向各级组织做个汇报,希望伟大的师团党委,及相关部门为我伸张正义。

2013年,从我所在的连队换了连长王红东开始,到2015年土地承包投资分文没有给我,造成我的生活和生产处于极度困难中,几年累计欠债欠款欠贷高达60多万元。四个子女上学都需要钱,给我经济精神上非常大的压力。一家人只有靠不停的借钱来生活,这样的状态叫我今后怎么生活下去?!     
                     
据说,王红东的副连长一职是他用6万元后来到我们一连任职,又拿20万元当了一个正连长。在这,他带头在办公室内打麻将,还经常约职工来这里消遣。对不听从不服从的职工,唆使手下的人对其进行辱骂殴打,还说专打河南人,扬言要打死我,广大职工看到眼里敢怒不敢言。工作上,他的许多承诺都无法兑现。几年里,职工的收入稳中下降。比方2014年种的玉米,他说国家有补贴,每亩200之300元。很多职工不愿意种,他强压职工必须种植。职工说“亏了怎么办?”他说“亏不了,亏了他带领职工上访!”我不愿种,他说我是“承包大户,跟人家不一样。”收获后结果亏了,我叫他跟着我去找团长他却退缩了。类似的错误决策比比皆是,种植棉花,销售困难;种植饲草,收效很低;经营红枣,垄断压价,一再的错误决策导致我债台高筑。 

王红东还以权谋私,借管理配水机会收受贿赂。他把洪水加价卖掉,挖掘地下水不给他送钱,谁也不能打井。一年下来,光吃“水费”都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种植红枣的腐败问题。红枣经营者,每年都要向团场按面积缴纳数额不等的管理费,可是每年的收入却又不向职工透明或者是做个交代。同时,他又根据市场需求倒卖红枣,收取差价谋取私利。2014年他带着亲戚倒买红枣,向买红枣的老板索要钱财,少则两万元,多则八万至10万不等。他三年换了两辆车,钱都是从哪来的?

这几年,我为揭露王红东的腐败行为,不停的向上级反映,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不同程度的报复。以上所述的问题,恳请希望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给予重视,本着讲党性/讲政治/讲规矩/讲法制的原则,坚持一切为民的宗旨,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给予严肃妥善处理,还我一个公正,让我摆脱困境走向光明。我清楚的知道,封建社会的杨三姐告状,踏破艰难险阻都能告得赢,难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充满阳光的社会主义,老百姓的灾难和委屈没有人管吗?如果我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我将尽我毕生精力,持续向上反映和举报,直至问题得到解决为止。我不相信为了一个小小的连长,就不给百姓一个公道。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