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马克思主义还是普世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


任迺俊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早在1921年就说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这个理论一直被中共所宣传,好像已是铁的事实。我们今天就来看看几十年下来皆准了吗?答案一目了然,根本没有!

全世界有224个国家和地区,别说没有一大半国家和地区被马克思主义皆准,连1/10都没有,充其量2%,这就是皆准吗?用共产党的话说起来只能是一小撮,或者是极个别。今后会越来越多吗?我看更加不可能,因为马克思主义到了哪里,哪里是饥饿恐怖与死亡,还是民主繁荣与富强?大家早已一目了然。  

现代德国史上出现了两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一个是希特勒,还有一位就是马克思。德国人民曾经错误地选择了希特勒,但从来没有选择马克思,马克思死后这个幽灵向东向东,再向东,哪里愚昧哪里落后,他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最鼎盛时期全世界有十多个国家是马克思主义国家,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内部都免不了残酷的斗争。中共的内斗我就不说了,文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凡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无论大小,大到如苏共,小到如朝鲜、红色高棉都免不了残酷的清洗,每个党的历史,都是血腥残杀的历史。   

上世纪90年代初马克思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了,仅剩下朝鲜、中国、古巴等几个狐朋狗友。朝鲜三代世袭,古巴弟弟接班,越南挂羊头卖狗肉,中国是“打左灯向右转”的所谓特色社会主义……

最耐人寻味的是,马克思主义也曾在他的家乡建立了一个国家,但最终被德国人民像垃圾一样抛弃了。这个马克思主义政权并不是德国人民自己选择的,是被苏联红军用飞机、大炮、坦克强加的。德国在“二战”中被美英苏联手打败,一分为二,东德归苏联管制,西德归美国管制。历史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马克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在德国进行了一场对比实验,而且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诞生地来做实验。苏共在东德推行马克思主义,美国在西德推行非马克思主义。按照道理马克思主义应该在家乡占东道主场地之利便宜。可是不久差距开始拉开,东德人开始逃亡,漏夜穿过死亡线逃往西德,后来差距越来越大,逃亡逐变成逃亡潮,逼使东德政府不得不筑起钢筋混凝土的柏林墙,用钢筋水泥铁丝网加机关枪筑起一道围墙,遏止人民逃亡,对逃亡者格杀勿论。    

人类要感谢共产党有如此的勇气,把暴力赤裸裸地展示在世人面前,让全世界人民都看清楚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东德共产党筑起柏林墙的那一刻,就等于宣判了这个制度的死刑。一样的国土,一样的民族,结果是冰火两重天。共产党政权天天骂资本主义是万恶的、腐朽的、垂死的制度,假如事实果真如此,那逃亡的就应该是西德人,而不是东德人,筑柏林围墙的应该是西德政府,而不是东德政府。东德人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最终抛弃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样,德国人最有发言权。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都喜欢养干尸制腊肉让人民崇拜?而非马克思主义政权都没有这个行为。凡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总是喜欢把自己死了的领袖制成腊肉供起来。自从苏共老大哥开创了制腊肉的先河,共产党国家制腊肉蔚然成风。共产党自称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思想,共产党领导人,活着做活神,死了还要做死神,活着终生享受特权,死了还要享受特权,每年花纳税人大笔的钱供腊肉。到底是谁更符合人类文明的思想?

最令人惊奇可笑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发明创造,老公是伟大领袖和导师,死后制成腊肉躺水晶棺材供人民崇拜,老婆却是反革命集团头子判死缓,结果上吊自杀,世界上有这样冰火两重天的夫妻吗?   

为什么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马克思主义国家都要筑围墙?    遏止人民逃亡的柏林墙早就倒塌了,那是一道有形的围墙,除了这种有形的围墙,更严酷的是无形的围墙,各种防火墙阻隔人民与外界接触,阻隔人民接收外界的信息。所有奉信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都害怕人民知道外界的信息,严格封锁外界的信息。    

反观不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奉行非马克思主义的国家,人民出入境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容许人民批评监督,不用担心什么寻衅滋事罪,或者颠覆国家政权罪。到底是手无寸铁的人民颠覆国家政权,还是你们妄想世世代代暴力垄断国家政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是中国共产党说的,讲得虽有点绝对,但总体上还是讲出了一定的道理。现马克思主义经过一个世纪的实践,百分之二的比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吗?名不符实绝对是自欺欺人的荒缪理论。    

我上海任迺俊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老百姓,刚才根据事实否定了毛泽东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现在人微言轻的我,不知天高地厚再说一个新的观点,普世价值才是真正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什么是普世价值?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法治、和平等皆属之。它是举世公认的、符合人类整体利益的道德规范和价值准则,是最高层次的道德范畴。普世价值之具有普世性,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人类本性所具有;二是现代文明所必需。全世界的人,无论什么国家、民族、宗教、阶级等,全都属于人类,人类是动物界中最高等的物种。既然来自同一物种,就必然有该物种的共同特性。普世价值体现了人的基本权利,是现代人不可或缺的生存需要。全世界一大半以上国家地区的人民已经拥有与享受了普世价值,这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思想。  中国传统的政治、道德观念中,有‘以民为本’一说,但这种民本思想,只是体现于某些明智的君主,认识到要稳定其统治地位,必须对黎民百姓有所体恤和倚重,它并不承认民权是人的天赋权利。这种观念延续到当代,连这个都没有了,独夫统治人民的手段是暴力加毒害与欺骗。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被独裁者利用国家机器专无产阶级和整个人民群众的政,却要求人民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完全把本末倒置了。  

在历史上,儒家推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可惜,时至21世纪,这种公然违背法律、道德准则的行为,在某些当权者中,依然照行不悖。什么七不讲,什么普世价值不能讲,完全是违背人民的意愿逆历史潮流,天真地认为杀死打鸣的公鸡,天就不会再亮了,可以放心做齐奥塞斯库了。  

中国不能拒绝普世价值,有关中国是否需要普世价值的论争,本身就有问题。当今时代,有谁会说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法治、人权,都是坏东西?既然是普遍好的或善的东西,谁又能拒绝得了?中国需要普世价值,这里只有是,没有非,是不容也不用争辩的。如果争辩就等于争辨一个人应该吃饭还是吃屎,那样无知无耻,同时也暴露了妄想永远奴役人民的司马昭之心。

上海任迺俊 2017.2.14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