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问题



昭雪六.惨案首先要痛斥各种谬论


林傲霜

 

一九八九年因爱国学生要求惩治当时刚在中国萌芽冒头的官场腐败,因而触碰到了当局特殊既得利益的“红线”。邓小平在陈云等一帮颟顸朽翁的撺唆支持下,丧失人性,悍然以致命性武器,向手无寸鉄的和平示威者开槍,甚至动用坦克来大开杀戒。以反人类的恐怖手段鎮压学生市民,造成了中国近代史上骇人听闻的大惨案。迄今二+八年过去了。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虽然时光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当年京城内“恸哭出千户,随风撼古城”的惨景,也早已被“天上人间”之类的权贵、富豪夜总会内灯红酒绿,欢声浪笑所淹没。然而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任时候也不会忘记这惨绝人寰的历史的伤口。任时光如何流逝也无法清洗掉他们身上的罪恶。

 

可是从当前中国大陆的政治形势来看,却在不断左转倒退,尤其是毛左思潮再度复辟,猖狂,个人崇拜沉渣再度泛起。当局更是靠着外与国际资本勾结,对內用破坏环境、资源,以低工资,低福利,高税收、低人权,压榨剝削劳苦大众“闷声发大财” 而腰缠万贯,财大气粗,专横不可-世。如此暴发户心态的当局,根本不可能有自我反思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诚意和担当。因而当局一方面将“六四” 列为高度禁忌词,不许任何人和媒体触碰,造成全国对此噤声的局面。另一方面则纵容、支使国内外形形色色的御用文人、“学者”、“ 舆论导向员”( 俗称“五毛”) 大肆散佈各种诬蔑诋毁八九学运的谬论。极力为官方制造的大惨案“洗地”辩护。不仅大陆,甚至海外-些“洋五毛” 也加入到这个为那场反人类的国家恐怖主义罪行辩护的“大合唱” 中。所以,今日要解决六. 四惨案,首先必须正本清源,辩明是非,对这些谬论更必须予从痛斥

 

流毒最广的谬论,首先是裝作一副貌似“公正”之狀称,官方开槍杀人故然錯误,但学生不妥协逼得官方下不了台也应承担责任。甚至骂学生是“一个劲往刀上碰”,言下之意官方开槍好像“迫不得已”了。这是中共体制内的文人讨好当局最常用的一种谬论。而众所周知,当年北京爱国学生只是反对当时以“官批、官倒”为代表的贪腐现象。即仅仅是要求反贪反腐,根本未向中共提出诸如全民普选,实行民主宪政一类的主张。对执政党,要求很低,根本没有挑战中共未经民意授权的统治。正如鲁迅说的,焦大先生骂贾府“并非要打倒贾府,到是要贾府好”(鲁迅:《言论自由的界限》)而且当年学生的要求,只是如鲁迅调侃的那样:“老爷,人家的衣服多么干净,您老人家的可有些儿脏,应该洗它一洗”。(同上)。学生的这点要求,不仅完全是爱国的(爱民众之国,而非党国)而且非常理性、,几乎低调到了可怜兮兮的程度。

 

然而,请看“我党中央喉舌”《人民日报》著名的、一时震惊全国的426日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却是这样来回应学生的:

“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继续利用青年学生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心情,制造种种谣言,蛊惑人心”……“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团结起来,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又是“有计划的阴谋”, 又是“动乱” 还加上“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就只差“反革命” 三字没说出口了。这样对待反对贪腐的青年学生,你叫学生怎么“妥协”?当局这样作,实际上就是要有意激怒学生,就是要用毛“引蛇出洞”的故伎,用毛的话来说,就是要让“阶级敌人跳出来充分表演”。越把你这些学生嫩娃娃激得大怒,他们才好找机会“师出有名”痛下杀手。

 

而在后来,学生的主要要求也就是要官方否定、撤消这个蛮横地打棍子、扣帽子的“四.二六”社论。学生就是这么一点要求,其他并未要求“道歉”什么的。这点要求过份吗?可是一贯以“伟光正”自居的中共当权者,从邓小平到李鵬,谁表现出了半点政治家的气量与风度?没有!有的只是僵硬再僵硬,顽固加顽固,这能去指责学生不愿妥協吗?无理而又一点不肯退让的是官方。而“妥协”必须是各退一步,无理一方半步不退,那就只能叫有理的一方“检讨、认罪” 了。天下有这种歪理吗?

 

而比起这些貌似“公正”的中共体制內文人,更有在海外为中共辩护的“洋五毛”们则更为露骨,更为无耻。旅居美国自称为所谓左派民主人士的王希哲,公开宣称,中共的“江山”是人家打下来的。“打江山者应该坐江山”。 甚至说这是人家的“劳动所得”。 这和共軍軍头王震所谓的中共的江山是几百万人头換来的,谁想要,“拿人头来”的匪气如出一辙!而另-个在美国披着“文人” 外衣,受到大陆毛左份子极力追捧的马悲鸣则在其“文刊”上撰文对广大愛国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的和平抗议诬为“私占天安门广场” 將当局的开槍屠杀学生、市民称为“武裝行宪”。这样丧心病狂地把使用致命性武器屠杀民众的国家恐怖主义的反人类罪行,封为“行宪”,无异于称盗匪为謷察。足见天下没有最无耻傢伙,只有更无耻的奴才。

 

而在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大合唱中,“分贝”最高的一种“理论”,则是认为六.四屠杀后中囯“稳定”了,经济“崛起”了,国家(实则是中共政权与权贵集团)变富了,并称这就证明开槍镇压有理.是“正确的”。 这种想以一“肥”而遮百丑的,正是当今中共权贵们的典型思维。但无情的历史已经证明“六.四”一开枪,不但使当局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把邓小平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不但使中国刚刚开始的民主进程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也使贪官污吏,奸商恶富一齐雀跃欢呼,弹冠相庆。。

 

“六.四”开枪镇压,不仅当权者用“左手”关上了中国政治民主改革的大门,同时也用他们的“右手”为—切贪官污吏,奸商恶富打开了全线放行的绿灯。给贪腐奸恶注射了一针高效的强心剂。实际上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谁敢来反什么“官批官倒”,反贪腐、反官商勾结,“迎接”他们的就是坦克和冲锋枪。现在有枪杆子为你们保驾护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们还不大展宏图更待何时?于是随着“六.四”镇压的“胜利”,贪官污吏,奸商恶富一齐摩拳擦掌,粉墨登场,官贪商奸,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明目张胆掏国库、明火执杖刮民脂、“流失”国有资产、强夺民宅民地。合法与非法并举;巧取与豪夺齐施。大刀阔斧驱工人“下岗”,如狼似虎占土地折房。教书育人的学校成了暴利地,救死扶伤的医院成了生意场。正如坊间顺口溜所云:”“房改把你的腰包掏空,教改把你二老逼疯(交不起孩子的学费),医改给你老兄提前送终”;“贪官奸商大发财,掀起了吃、喝、嫖、赌的新高潮”;“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醒来成解放前”。其实本人就曾在“解放前”生活过,那时的执政党哪敢如此胡来?国民党执政时,许多大学都是免费的。当时的公立医院都是收费低廉、非盈利的单位,更不敢因病人无钱便见死不救。更没有哪个国民党当官的敢去强占农民的土地,强拆老百姓的房子?蒋介石在奉化祖坟旁想买一块农民的地与住房,以扩大其坟地范围。可那位农民就是“不顾大局”,就是不卖,蒋介石最后只好向这位“钉子户”让步不买了。換成今天,即便是个市委或县委书记,也早定你这“钉子户” 为“寻衅滋事”, 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随着“六.四”镇压枪声的响起,才刚现端仉的如“官批官倒”之类的权力贪腐,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等一下子就像决了堤的洪水,失了控的瘟疫一样,堂而皇之地“崛起”,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六.四”开枪不仅造成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大倒退局面,更揭开了中国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贫富两极分化的“大跃进”篇章。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国家敢与之相比。

 

因此制造六.四屠杀惨案,不仅是对人民极大的犯罪,而且撕裂了中国社会,使中国专制体制下的的各种弊端迅速恶化、癌变,终成病入膏肓的不治绝症。故今日社会贪腐特权,社会不公等诸多弊端,虽自毛年代就已开始,但泛滥成灾,极端恶化则是“六.四”后急剧形成的。所以重新评价八九六四爱国学生的民主运动,彻底否定“六.四”镇压之罪错,是解决中国当前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分配不公,两极分化等问题的关键中的关键。当局如不更弦易辙,不突破这个“瓶颈”,—切无从谈起。而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必须要彻底批驳官方和御用文人,五毛之流散布的各种似是而非的歪理谬论。不让其淆乱是非,必须让功罪分明。如此方能名正言顺地占领道德与舆论的“制高点”,向顽固不化的官方持续施压。让其难受、尴尬,这是解决六. 四必不可少的基础。

 

如今全世界的华人和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外国朋友,每当“六.四”来临都会有各种规模的悼念活动或烛光晚会。不仅寄托人们无尽的哀思,也表达出人民对民主、自由、人权的认同。其中尤以香港和台湾以及在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华人和海外民主人士,其规模更令人感动。这充分证明:人民是杀不完、也是吓不倒的。

 

“历史没有终结,记忆还在燃烧”。行文至此,仅以如下诗句作为“.四”二十八周年的留念:

英雄热血染京城,  “六四”光辉照汗青。

国人忍死唤民主,   几处今宵垂泪痕?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