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
--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
 
征文

洒酒祭亡灵,豪饮唱英雄
——纪念8964二十八周年暨声援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八九的兄弟
 
作者:彭涛(德国)
 
几天前收到杨建利传来由他和周封锁、方政和胡平联名发起的“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的征稿启示,请我们一帮四川籍的异议人士写一点文字来纪念北京8964学生民主运动被镇压28周年,并声援成都酒案四君子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和祭奠六四中死难的吴国锋、肖杰、陈永廷等川渝八九兄弟。身为土生土长的川渝人和六四流亡人士,倍感责无旁贷,欣然应允作笔。

之前,读到胡平为成都酒案四君子写的一篇短文“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其中赞誉四川人“精灵又血性” ,“能把庄重、勇敢的心声和顽皮、戏谑的方式结合得如此美好”,并为有像成都酒案四君子这样的老乡而骄傲。作为一个地道的川渝人,胡平的文字在我内心激起了强烈的共鸣。是的,我也不禁深深地为有这样勇敢而优秀的四川人而感到骄傲。

四川人生来血性、刚毅而聪颖,而且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比如:从辛亥革命的保路运动、抗战时期出川抗日到89学生民主运动,四川人均起了不可磨灭的先锋和推动作用。没有川人发起的保路运动和起义,辛亥革命就可能推迟甚或难以发生。 350万川军出川抗日(其中64万人伤亡,川军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冠),血溅疆场,为八年抗战立下不朽功勋。 8964学生民主运动除北京之外,四川成都是全国最浩大的示威城市之一。 6月3日深夜和4日凌晨,中共军队在北京屠杀学生和市民时,成都同时也发生了军警暴力镇压手无寸铁的示威学生和群众的惨案。自古有“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的说法。这无疑表明,四川人具有刚强正直和坚韧不屈的秉性,在历史变革中总是起着特出的作用。

四川人陈云飞于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不惧官方的打压在《成都晚报》的广告栏里刊登了“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一则广告,惊动了省市区三级党政军部门甚至中共中央,下令限期紧急破案(廖亦武)。前年拜祭六四死难者,陈云飞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拘捕,今年3月被法院判处四年徒刑。庭审中,陈云飞身穿睡衣,乐呵呵的,听到判决后打出胜利的手势,当即表示要上诉,理由是判得“太轻了”(胡平)。

2016年六四前夕,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和张隽勇四个四川人在成都推出了一款“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酒,招致公安部门的查封。四位酿酒者被捕入狱,成都女诗人马青,也仅仅因为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款酒的广告,就被刑事拘留。今年4月底,四位酿酒者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正式起诉(杨建利)。

廖亦武在其题为“驯兽师陈云飞”的一篇文章中描绘六四死难者吴国锋被杀害时的惨烈情景:“这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曾是新津县高考状元,八九六四凌晨,因酷爱摄影,要去街上留下!!!历史记录!!!,却被迎面而来的戒严部队射杀。不对,不是射杀,而是一脚踹倒,用刺刀活活捅死。吴国锋临死前,用双手抓住刺刀,两眼瞪得大大的,但刽子手还是长唳着,用尽吃奶的力气,将整把刺刀捅进他的肚子,然后朝上挑,留下一道很宽的钝口。”

何等坚韧不屈、大义凌然的四川人啊!谁看了他们的事迹不会为之动容、油然起敬? !

正如杨建利在征稿启事中所写道的:“川渝是一块即使在最严酷的年代,也无法对自由消音的土地,这里有自由思想的传统;六四枪响过后,恐怖笼罩的中国大地上,川渝地区始终不曾断绝追求民主的声音,一波又一波的打压之下,践行民主的朋友却越来越多……”

作为一个川渝人,我为有陈云飞、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这样的四川人而感到骄傲,感佩他们的矢志不渝和凌然正气。

最后,借用杨建利的文字来作为本文的一段结束语:“二十八年来,我们经历挫折、监禁、流亡、无助、孤独,但没有什么能毁掉我们的友谊和共同理想。二十八年了,我们没有被打趴下,没必要用第二个二十八年来考验我们的意志,也不会有第二个二十八年!”“在中国人的习俗中,大悲大喜往往都是需要酒的,素来盛产名酒的四川,酿造出了属于被屠杀、遭迫害、爱自由者的酒,但谁能怀疑我们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那时候,我们将用它庆祝整个民族的节日。”

让我们举起盛满成都四君子酿造的“八酒六四”的酒杯,洒酒祭亡灵,豪饮唱英雄!川军个个不怕死!四川人雄起!为四川人骄傲!干杯!

 

2017年5月20日 写于德国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