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

--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


征文



六四十言

山核桃

在二十五年前,血溅长安。
世界潮流浩荡,苏联枉然;
柏林墙的倒塌,一夜之间;
东欧人民解放,已经数年;
唯有中华大地,专制依然。

二十五年沧桑,忆者鄂然,
中华网络互联,始于朱令;
她却难雪沉冤,令人扼腕。
萨达姆卡扎菲,命绝当然;
暴力专制集团,终日惶然。

五分之一人类,难享人权;
被代表被幸福,着实可怜!
暴力裹着法衣,更加残暴,
垂死疯狂挣扎,逞凶野蛮;
看小丑在跳梁,还能几天!

观华夏三千年,朝野更迭;
无出暴力怪圈,一切皆因,
知识信息垄断。没有垄断,
无法进行欺骗,谁也枉然。
习氏猪头愚顽,对网亮剑。

看华夏近百年,暴孽难消,
欧洲罪恶幽灵,附体梁山,
播仇恨索感恩,荼毒生灵,
尽毁文明河山;不择手段。
血债累加难偿,迟早破产。

专制已经亮剑,岂能漠然,
发出你的声音,行使人权。
零八宪章流产,小波蒙难,
普世价值空谈,天真善良,
难敌没有底线,灭了梦幻。

先禁助纣为虐,再行清算。
网络内外互联,人人指点,
推动全民公决,暴力难适,
清除共产暴政,指日可现。
镇锁罪恶幽灵,全球皆安。

军队的官兵们,亦非当年,
有文化有知识,是非会辨;
供养军队的是,人民血汗,
岂容那独裁者,剑柄独占,
裹军队挟民众,断难再现。

十亿人民齐点,公投法案,
五亿网民发声,哪个敢拦;
通过了铲暴法,民权自建,
清算历史暴行,野心绝念,
透明社会重建,民权彰然。

三千年新变局,华夏新颜,
等待着十亿人,做出决断;
时代潮流浩然,毛妖等闲,
僵尸岂能挡车,罪孽难掩。
一人一票民主,永绝匪患。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