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

--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


征文


“六四”的意义、创伤及其愈合

夏钧

 

本文为《公民议报》征文“如何解决六四问题”而写。主要从“六四”的意义,镇压造成的创伤,以及愈合的方法三个方面进行探讨。

“六四”虽然失败了,却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它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冲击波,震醒了中国人,震惊了世界人,宣告了共产主义末日来临。这让共产专制国家的人,看清了一党专政的邪恶和凶险,更让专制统治者们看见了人民力量的巨大,因恐慌而有危机感,思考退路和出路。这是很少有人提到的。

“六四”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击倒了社会主义国家第一个政治的多米诺骨牌,首先导致苏联解体,继而东欧国家纷纷独立,和平转型为民主国家。东西德国实现了和平统一。如果没有“六四”,我相信这些迟早也会发生,但至少要再经过五十年,很可能通过一场大的战争才能实现。

对于中国而言,“六四”的结局是个巨大的创伤。军事强人残酷镇压了“六四”,致使先进知识分子逃亡,大批学生和民众伤亡,国家元首赵紫阳被软禁,一直到去世。一大批有理想的、有良心的高官被清洗。

镇压“六四”实质,是一场反动的军事政变,因为军事强人用非法手段逼迫国家元首下台,又钦定了一个傀儡元首上台,走上复辟旧政的老路。这使中国官员腐败程度,很快超过建政以前,超过很多。导致中国社会文明大倒退。

1989年“六四”的创伤,与1898年的戊戌变法创伤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戊戌变法也是由先进的爱国知识分子发起和主导,有维新派人士积极响应参加,并得到了国家元首光绪皇帝的支持和参与。他们变法的最终目的,是实行君主立宪,实现国家体制的和平转型。

戊戌变法的结局同样十分悲惨。慈禧代表反动腐朽的旧势力,用武力镇压了戊戌变法。六君子被砍了头,皇帝遭软禁,最终遭毒害致死,维新人士被清洗。这实质也是一场军事政变,因为皇帝从此失去政权。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会和平实现君主立宪政体,慈禧和光绪都有英国女王般的荣耀。中国不会发生革命,也不会有内战,更不会有抗日战争。甚至世界不会有苏联,不会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更不会付出抗美援朝和援越惨重代价。

假如“六四”理想得以实现,新中国就实现了真正的法治、宪政、共和。那样,中国就不会有后来的人权灾难。也不会发生全国性的腐败。有的是经济在法治的秩序中大发展,官民共同富裕,国家更加富强。胡耀邦、赵紫阳和邓小平就是中国的伟人,广受中国人的爱戴,受世界人的尊敬。这荣耀是千秋万代的!可惜历史没有假如。

中国残酷镇压“六四”后,曾一度遭到西方国家的一致严厉谴责!联合起来对中国实行了经济制裁。假如当时的西方国家能团结一致,坚决要求中国以政治改革换取经济发展,那对于中国和世界各国都是大好事。可惜历史没有假如。

公民力量组织的领导人杨建利博士,在日本大学演讲指出:历史上,日本在客观上曾帮助中共壮大了政治和军事,最终取得政权。“六四”后,日本又首先解除了对中国的经济制裁,让大量资金和先进技术进入中国,使中国经济开始高速大发展。这让国际社会的联合制裁行动功亏一篑,彻底失败了。

从此,西方各国资本主义商人们,争先恐后地到中国赚钱发财,他们的政府也言行不一,表面讲人权,暗中重金钱。正义和人权成了政治外交的装饰品,成了金钱利益的遮羞布。“六四”渐渐被世界人遗忘了。

西方民主国家忽视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受害的不仅是中国人民,也是它们自己。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教训。英美日政府不支持孙中山先生的民主共和革命事业,使得共产主义乘虚进入中国。继而日本争霸权,客观上帮助中共成为执政党。当它们醒悟时已经晚了,都为此付出了韩战和越战的沉重代价。日本更是吃下战败的苦果。

在“六四”被镇压后,西方国家没有吸取以前的教训,仍旧忽视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让中国官方再无所顾忌,利用外国资本迅速富国强兵。极端民族主义随之恶性膨胀,对亚洲的和平稳定构成严重威胁。在中日和中韩发生矛盾时,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们,已暴露出狰狞丑恶的面目。

俄国官员羡慕中国官员发财暴富,后悔过早实行民主制度。他们支持总统和总理玩起“二人转”,并联合中国对抗欧美。这使叙利亚内战不止,难民如潮。让乌克兰被肢解,使国际局势越来越紧张。美国对此也无可奈何、

朝鲜半岛和南海随时可能爆发战争。美国不得不将战略重点从中东转向亚太地区。如果爆发战争,美国和日本必然卷入其中,都面临遭受核弹打击的危险,日本岛有可能成为核荒岛。这危险都来自日本在“六四”后,先行解除了对中国的经济制裁。

国际社会忽视“六四”,也害了中国,使其误以为世界也缺席正义,单靠军事、金钱和利益可称霸世界。极端民族主义乘势而起,使中国一步步与国际社会对立起来。这使周边及西方国家一起围堵中国进行防范。

由此看来,“六四”的伤口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我希望中国和平转型为一个新国家。前提是让“六四”的创伤愈合。这创伤不愈合,一切都无从谈起。如果“六四”伤口发生癌变,那必定爆发革命,发生大的血腥屠杀。

要愈合“六四”伤口,首先是国际社会重视“六四”问题,向中国施压,促进中国实现宪政。中国政府有两件事必须做,首先是公开向受害者及其家属认罪悔改,其次是给予经济赔偿。

绝不接受政府平反,只接受认罪悔改。没有悔改就没有饶恕,有了真诚的悔改和赔偿,受害者和家属就该饶恕,百姓也会饶恕。这是天理所在。在美国的公民力量组织正在寻找坦克人,就是为了让“六四”创伤得以愈合,使中国社会和平转型。

仰望星空,东方欲晓,一个新时代正朝我们走来!和平解决“六四”的主动权不在于民间,而在于官方。十九大召开后应该是个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5-25-2017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