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
--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

征文


酒与利剑

王剑鹰


与其说是酒,不如说是利剑!
酒本来可以让人从各个方向去想像,即可壮怀激烈,也可浓软香甜。但八九六四酒,却让一个象利剑一样的数字组合覆盖在了酒这种文化载体上。这酒已不再是芳香的液体,而成了一种让人愁让人怕,或让人疼的利剑!
这利剑刺向的是一直不敢正视这串数字的统治者,实际上也只有他们才会首先感觉到这把利剑的尖锐,因为正是他们制造了这串数字,然后又把一切掩盖。
当把一切鲜血和残暴被掩盖起来的时候,他们可以过醉生梦死的日子。在那种日子里,他们什么酒不可以喝?几十万一瓶的洋酒也不在话下。
但掩盖不等于不存在。那些鲜血会发酵、残暴会反噬,最终会冲破所有虚伪的外壳,直抵他们的鼻孔。其实,他们可曾安生过了一天好日子?
现在只是一串轻轻的数字,只是一瓶透明的液体,就把他们的醉梦冲醒了。“八九六四酒”,这个名字就像当年那些受难的魂灵在呐喊,在咆哮,又象阵前的喊杀声,誓要把这些装睡的暴徒抛入无穷尽的鞭笞和折磨中。
如芒在背啊,如芒在背啊!还有什么比这万世纠缠的痛苦更痛苦,还有什么比这无尽折磨的更折磨?
但这难道不是他们应得的折磨,当受的痛苦?他们因为要掩盖这串数字,又犯了无数的罪,害了上万的人。
可这锋利的酒对准的难道仅仅是统治者吗?沿着那酒的光芒看过去吧,被这光芒的利刃所照亮的不还有那些麻木的灵魂,那些永远不愿意伸直的脊梁,和从未说清楚什么是自由的废纸吗?
再把我们的视野拉得远一点,这酒的光芒如利剑般穿透的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共同的历史,是他们共同谱写着八九六四这串数字所蕴含的历史,只是他们自己迷失在这段历史的浓雾中,找不到归路,也找不到出路。
八九六四酒一旦问世,将永远闪耀着它锋利的光芒,并永远悬在这个民族的精神高度上。它改写了一个民族的酿酒史,它也更新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史。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