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播民主常识角度谈应对酷刑策略

 

亮均

 

 

面对国保土匪酷刑,律师的抗争招数太少,我从看见刘正清律师和陈建刚律师发的《会见谢阳笔录》,回想高智晟律师被酷刑、李和平接受艾未未专访谈遭受酷刑(2014年在推特里看见)等,至709案李春富律师、李和平律师、勾洪国、李姝云律师,没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师、吴淦等传出被酷刑,国内外媒体、个人呼吁都起不到任何实效和作用。中国是发明种种酷刑的国家,3000多年来中国专制体制给我们留下的各种酷刑都有详细的记载,1949年以后,中国“最丰富多彩的创新”发明就是“整人的艺术”即酷刑的发明,可以载入世界野蛮司法史册。中国人整自己的同胞、中共官员整治纳税人比小日本、八国联军坏千万倍。

 

律师被酷刑虐待,从视频、文字的字里行间,很遗憾,我没有看见律师面对加害酷刑的人有效的抗争。当然,只要被抓,我们都是毫无抵抗能力的、砧板上待宰的羔羊,任期宰割。能否自卫,就看你反抗的胆量、智慧和力度了。

 

人权律师、公民群体所接受的网上历史真相资料和信息,应该说比公检法的任何人都多,我们对体制的认识比体制内的公检法法的人要清醒得多,为什么我们不利用已经掌握的信息优势抗争呢?

 

中共一党专制体制和依法治国的本质

中国或中共一党专制体制到底是什么样的体制?专制体制下的人是什么人?我的研究结果得出的《流氓专制体制理论》表明:中国专制教育体制下,68年来实行党化教育(即爱党、爱国主义教育)、奴化教育、谎言教育、欺骗教育、暴力教育、流氓教育、仇恨教育(仇视教育)、权力教育、唯利是图教育、自私自利教育等,培养出来的是流氓、骗子和奴才,每个人都是三位一体,就是说既有对同胞流氓的一面,又有满口谎言骗子的嘴脸,还有面对权力、金钱的奴性、奴隶、奴民、奴才的一面。

 

中国或中共一党专制体制就是利用流氓和骗子整治奴才、奴民、奴隶的政治体制,简单的说就是流氓横行霸道的专制体制,简称流氓专制体制。权力越大越是大流氓、大骗子,但权力顶层的人因为有党媒、官媒谎言欺骗,蒙蔽了所有人的双眼,所以,流氓骗子的身份非常隐蔽,很难看清真相。因此,上面的理论也可简称《流氓骗子奴才理论》。

 

本文最初是2014年5月看见高智晟律师遭遇酷刑,引发我对中国现行司法体制的思考开始,

重点思考“依法治国”的法是什么法?答案是对百姓实施无产阶级专政的恶法。治国到底是治什么?答案是治国本质是治民,整治老百姓,重点是整治不听话的百姓、不拥护党的百姓,而不是像民主国家一样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重点治吏、治官,治各级政府。

 

律师在中国是什么性质的职业?律师是建立在党领导司法体制下,为犯罪的当事人辩护的一种走过场的角色,是独立于公检法体系的一支依赖于专制司法体制下生存的职业。律师的这种性质就决定了律师不可能为当事人服务,而是为专制体制服务。

 

人权律师是基于对司法独立精神和普世价值的认识,在中国专制司法体制下,独立行使辩护权、追求司法公正的一个律师群体。因此,人权律师成为整个中国专制司法体制公检法打压的对象,成为公检法迫害的最多的群体之一,也是在公检法眼里是准敌人和整肃的对象之一。

 

 

人权律师无法摆脱中国专制司法体制的束缚,对中国司法体制也不可能认识清楚,崇尚现行法律(其本质是恶法,然很多律师把它看作良法)高于一切。殊不知,现行的所有法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是恶法。正因为人权律师对当下中国司法体制认识不清,对中国现有法律的性质认识不清,才导致人权律师无论在法庭上被暴力,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被国保警察监控,或随时被国保警察抓捕,还要对人权律师施加多种酷刑,人权律师都没有相应的应对方法。

 

本文试图从传播民主宪政的角度,对面临酷刑如何应对,谈些笔者的一些应对策略,提供人权律师和公民、访民等各种社会群体参考,面对你被抓捕、笔录、关押面对的公检法的具体对象灵活运用。

 

 

应对策略提出的4个前提

首先,本文是建立在对中国共产党、中共一党专制政治制度、作为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司法体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等一系列法律有深刻认识的前提下,提出中国现有的专制制度就是以谎言和暴力维持的流氓专制制度。

 

其次,中国的教育制度从1950年开始,就实施了党化教育、奴化教育、马列邪教教育(马克思主义、列主义教育、阶级斗争教育等)、谎言教育、欺骗教育、洗脑教育、暴力教育、流氓教育、权力教育、唯利是图教育、仇恨教育等,这些教育从幼儿园一直延伸到大学教育,甚至研究生教育,一直以一个标准答案、百分制分数衡量标准、一切以应付考试为核心,强烈压制学生的自由思想、个性、发问(提问、质疑、追问)为目标的应试教育,最终导致只要受过中国教育的人,不论身在地球的哪个国家,不管是否移民到哪个民主国家,都逃脱不了奴性、奴化、奴隶、奴民、奴才的心态和为人。也就是说,专制体制下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份呢?我30多年的研究思考的结果就是:专制体制下的人是集合了流氓、骗子、奴才三种身份的,是三位一体的。即使出国移民的人,血液里也流淌着这三种身份,没有一个人能逃出这三种身份,我本人也是一样。公检法体制内的人,无论是国保警察、公安警察,还是预审、狱警、管教,或是检察官、法官、法警,都是扮演着这些身份,他们是职业化的流氓、打手、走狗、奴才。公检法体制下的人都是中共实施对百姓专政的流氓、打手、帮凶、走狗、奴才、脑残。认清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胆量上,抗争的力度上和底气上都有十足的气势,才有我们灵活应对的策略。

 

再次,专制体制下的人没有宗教信仰,特别是中国大多数人从小就受马列邪教教育的无神论影响极其深刻,无神论者到处都是。专制体制下,即使有神论者,无论是道教、佛教、儒教、基督教、天主教等,都是要为专制体制服务的,因此,就有人“宗教中国化”、“宗教本土化”、“宗教中国特色”的说法。凡是提出这些理论与实践的人,都是专制体制下的最积极的奴才,把真正的宗教妖魔化的各大宗教协会、爱国会的宗教信仰人士。在中国表现得非常突出。

 

最后,有流氓、骗子、奴才这三种身份的人,有哪些特征呢?流氓表面伪善,内心残忍,手段残暴;骗子满口谎言,对所有人包括亲人好友都是一个字骗,说一套做又是一套;奴才则奴性十足,甘愿做奴隶、奴民,操着国家的心,遇到高官富人下跪磕头,遇到同是比自己体弱的奴民,就会耍流氓、做恶棍,把同胞往死里整。

专制体制下的所有人都冷漠、趋利避害、缺少反抗精神。对同胞、对生命冷漠,漠不关心,哪怕有人死在你的身边,除了逃跑,不做任何于己不利的事。大凡说话做事,一切对自己不利的话和事,不去做。有利益的事,则打破头、放弃做人尊严也要争先恐后去做。拍马屁、阿谀奉承、献媚、甚至献身也在所不惜。做人做事没有底线,既没有法律底线,也没有道德底线,更没有宗教信仰底线。

 

面临酷刑我们应该怎么办?我结合自己2013年7月、11月两次被北京国保抓捕被刑拘,以及2013年以来与北京通州区、房山区、大兴区、海淀区、昌平区等国保,河北省国保、浙江国保,多次交锋,取得一些让自己不受酷刑的微小点滴抗争心得,谈几点面对酷刑的抗争策略,供大家参考:

 

1. 讲法律策略。

 

中共的法律是整治民众的恶法,即对民众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恶法。把握好这个基准,恶法也有一定空间的。

 

律师本身就是对法律非常熟悉的,讲法律是律师的优势、专业、特长,在法律层面抗争是律师的职业特点所决定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律师是相当依靠体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面对同样是公检法的人员,特别是国保警察、公安预审、狱警、管教、武警等,应该说律师有足够的讲法律的空间、机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讲,面对不懂法的打手、帮凶、奴才一类的人,讲法律是镇住对手的首要策略。

 

酷刑没有法律依据,从《宪法》到《刑法》,再到《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看守所条例》哪条法律、法条都不会支持酷刑,更与“依法治国”相违背。给打手们普及法律常识,引起他们的共鸣,从而放弃对嫌疑犯的迫害。

 

律师首先要讲的就是《宪法》《律师法》。针对大多数案件是言论罪、信仰罪,讲《宪法》重点就是宪法第35条,讲办案机关与宪法不相符的做法,指出违背宪法的地方。讲《律师法》就是让公检法的人知道律师的职业性质,比如在他们迫害你时,你说如果你被刑拘,我作为人权律师也会为你辩护,为你争取合法权益,争取和你见面的权力。

 

有关会见问题,可以讲《刑事诉讼法》的程序,普及相关法条条文。你今天是阻挡我和当事人见面,未来你无法保证你不出事,你这么听领导的、积极主动按照领导的意图执行,有朝一日领导出事,你是具体执行者,你也逃不了干系。你们是在维护流氓专制统治,为流氓专制体制服务。体制内的职位高到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部副部长等,各省市高官贪腐都被严惩,你们也逃不出这个体制的魔窟。中共崩溃后,必将遭到清算。

 

2. 讲政治策略。

 

讲政治策略,本质上重点是讲民主政府即民选政府的合法性、民选政府的职能,讲公检法的合法性、独立性问题,讲公检法人员的知法犯法问题,讲公检法为专制政府制造冤案假案。

 

面对嫌疑犯被实施酷刑,就是暴力摧残嫌疑犯的身体,不符合政治文明的标准,也不符合政治常识和政治认知,更不符合中共提出的“政治文明”、“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理念,酷刑是黑社会性质的残暴刑罚。

 

文明政治是群体、组织、社团、甚至个人之间文明讲理的、以理服人的行为,而不是靠酷刑就会让人心服口服的,暴力恐怖是不可能让人心服的。暴力的政治高压手段,只能使暴力的施暴者和被施暴对象产生私人仇恨,我们双方都是流氓专制的受害者,是政治斗争和黑暗政治的牺牲品,你把我暴力残废了,你有什么好处?我肯定会报复你的,只要我活着出去,杀你全家将是我的报复目标。这样报复的例子非常多,你不是不知道。

 

3. 讲人权策略。

 

人被抓了,限制自由了,还要被暴力,严重侵犯人权,人的基本生存权:吃饭、喝水、睡觉、方便等基本权利,都被有条件的或无条件的剥夺,还要让牢头狱霸、犯人找你的麻烦。

 

什么是基本人权?基本人权的依据是什么?基本人权的依据就是来自1948年中国政府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1998年签署没有落实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联合国宪章》等,这些国际性文件里都是以基本人权为立足点的。身为嫌疑犯,也是人,是人就有基本人权,生命安全也受法律保护。你面对残暴的施暴者,你可以让他搜索上面这些中国政府签署的国际性公约,让他好好学习,什么是普世价值都来自这些文件。我每次面对公检法人员,只要他们来我住处,或带我走,我就会大骂他们侵犯人权、限制自由的行为,骂他们知法犯法的丑行,骂他们奴才的本性。你们现在做的就是侵犯人权的违法犯罪行为。

 

4. 讲人性策略。

 

一个人没有人性,就是畜生不如;一个集团没有人性,就是黑社会都不如;一个国家没有人性,何谈“依法治国”?何谈公检法?一个国家的公检法没有人性,监狱就是地狱。

什么是人性?人性就是善、大爱、爱人如己,人性就是良知,人性就是做人有底线,人性就是与政治文明、依法治国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施暴者有人性吗?我经常质问对方:你是不是人?你有没有人性?你的人性去哪里了?领导叫你干啥你就干啥?你有没有脑子?你有独立思考吗?领导叫你杀人,你也去杀?领导给你多少好处?能确保你不被抓不坐牢判刑吗?你有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孩子等等。

 

你是酷刑的施加者,你的工作是打人、折磨人?你很乐意这份工作?你这样折磨我,这么残忍,我相信你对你的父母、老婆、孩子没有任何良知和人性,你就是一个残酷的变态、畸形人。我和你无怨无仇,你却大打出手,我手无缚鸡之力,你却大使淫威,这难道是你的看家本事?有本事今后等我出狱了,我们一起决斗。我会杀你全家的。

 

5. 讲报复策略。

 

从公权力讲,你警察是执行公务,这里的公务是指服务民众,而不是暴力民众,试问哪个条例或法律规定你有暴力人的权力?绝对没有。暴力不是你警察的工作,更不是警察的职业,也不是警察的习惯。公务一切依法依规,走程序,公开透明,接受监督。

 

从暴力殴打、酷刑个人、侵犯人权看,你警察施暴者个人就是和我个人结私仇,除非我死在你们手里,只要我出去,你的家人孩子就随时会受到报复。因为你没有人性,受害方必然首先是你老婆孩子和父母等。

 

6.讲普世价值策略。

 

你只要百度一下,《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联合国宪章》等,这些文件都是反对酷刑、禁止酷刑的。这些国际公约所倡导的普世价值,就是指宪政、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义、爱等,尊重人权,三权分立,总统竞选,政府是百姓投票普选出来的。

 

现在中国的政府是民选出来的吗?你们看见选票(选总书记、国家主席、省长、市长、县长)了吗?没有吧。你们享受到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免费养老了吗?没有!我们不仅在为自己争取权利,也在为你们争取权利。在专制体制面前,你是专制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随时会被丢弃,这个意义上我们是一样的。别看今天你穿着这身衣服很神气,那天你脱下衣服就成了访民或被迫害者,中国有太多的蒙冤警察、遭迫害维稳的退伍军人、公检法系统的离职的人,因为他们看见了这个体制最黑暗的一面,他们有人性和良知,采取辞职是一种抗争。哪天等你离开现有岗位,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而一党专制下的司法,全都是为专制服务,为贪官污吏服务,官员干预司法审判,人为制造冤假错案,警察把枪口对准百姓镇压,警察本身已经成了党卫军,成为中共的走狗、奴才、帮凶、打手、脑残,成为百姓的准敌人,成了贪官污吏侵害百姓的工具。这就是你们身份的本来的真面目,也是到处受到民众议论、诟病和反抗的原因。没有法治,包括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在内,任何人没有安全感。法治就是普世价值的基本内涵。

 

7. 讲因果报应循环策略。

 

你们酷刑我,能保证今后你们不受酷刑?酷刑是制造冤假错案的手段,是摧残人性,泯灭人性的做法,是司法腐败最突出的表现,是衡量一个国家司法黑暗与否的标准,也是专制体制最邪恶的表现,是专制体制用公检法实施对民众专政的工具。周永康、王立军、薄熙来等都是专制的维护者,是专制的实施者,也是参与专制体制规则的制定者,最后他们避免不了被专制,你们能逃脱?中共从建党开始至今,对待党内、党外都实施残酷的暴行,抢劫、杀人、谎言、欺骗、抹黑是常用手段,历史上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中共的魔爪。我们现在已经21世纪了,已经是信息化时代了,你们还这么野蛮、愚昧无知、残忍残暴对待同胞,比小日本还坏。为什么呢?就是长期被欺骗、被蒙蔽、被洗脑的结果。我们都是受害者,应该清醒了。

 

这些人在对民众施暴时,都没有考虑到他们提出的酷刑有朝一日会用到他们自己身上。你们具体实施施暴者,是一群没有人性、没有独立思考的摧残人的工具,因此,今后肯定会受到更大的报应的,因为你们的手上沾满了血债。

 

8. 讲律师执业尊严策略。

 

律师是在国际上是最受尊敬的群体之一,因为捍卫法律的尊严和法治的公义精神。律师的反酷刑依据除了上面提到的5个国际法律公约外,还有《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联合国安理会从1984年10月开始适用该公约,1986年中国政府签署公约;1988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一步批准了该公约,1988年11月3日该公约开始对中国生效。

 

人权律师在法庭上经常遭受被法警殴打、暴力,强行拖出法庭的现象,律师毫无反抗之力,连骂人都不会,骂人也是一种反抗形式,无论是骂法官、还是骂法警,在被暴力时是必须的。法官和法警联手施加暴力于律师,律师完全可以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力,骂法官和法警是依法治国的败类、流氓、打手、骗子等。

 

律师也经常见不到当事人,被非法剥夺会见权,律师除了去检察院提交抗议书外,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抗争。而公检法的人是坑洼一气的,律师面对公检法的奴才们没有任何高招,这是非常丢人的事,失去了做律师的尊严。

 

面对国保、预审、看守所、检察官、法官耍流氓,律师一点尊严也没有。其实,律师完全可以举出很多公检法系统的贪官污吏被抓被判刑,如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王立军等都可以拿来说服教训阻挡会见的看守所、办案人员。

 

律师还要口口声声、唯唯诺诺称“尊敬的法官”,反而经常被“尊敬的法官”叫来的法警暴力驱逐出法庭、剥夺辩护权。这表明律师没有认清法官的本来面目,没有认清法院、法律的本质就是流氓专制对包括律师在内的百姓实施专政的工具,法庭上就是法官说了算。法官一句话就会招来法警打手对律师的暴力对待。

 

所以,人权律师要学会智慧应对国保、预审、看守所、检察官、法官、法警等流氓暴力手段,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随时作出反应。

 

9. 讲政权合法性与公平竞选策略。

 

你们现在的总书记是你们党员选出来的吗?不是。中共现在政权合法吗?不是民众选出来的政府政权肯定是非法的,而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打出来的。因此,你们本身的身份就是非法的,你们所有的权利包括实施酷刑,都是非法的,你们所有的法律都是违反人权的,你们所有的思想观念都是与民众为敌,以民众民心民意为假想敌的,脑子里充满对供你们吃喝、穿戴、配备武器装备的纳税人凶狠,一切以领导意志为核心,超越《宪法》,超越法律,超越做人的底线。殊不知,你们的领导实质上就是一群流氓、骗子、恶棍。

 

你们的区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敢放开来竞选吗?只要放开来竞选,我一定会以“三免费”即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参加竞选,保证打败现有的区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我不是人权律师,但我两次被北京房山区看守所刑拘时,都这么和预审警官去说的。预审警官说,你没有资格竞选。我说,为什么没有资格?没有资格正说明《宪法》《选举法》都是假的,说一套做一套的。所以,“依法治国”是假,流氓打手骗子治国才是真。这就是你们中共的流氓本质。

 

10. 律师会见当事人曝光策略。

 

律师会见当事人,在709案及颠覆案、煽颠案上尤为突出,随办案官员任意剥夺已经成为全国非常普遍的现象。

 

709案打着“天字一号”、“公安部督办案”、“北京督办案”、“中南海督办案”等借口,对当事律师进行残酷迫害,实施多种酷刑,惨无人道。剥夺律师会见权的本质就是害怕酷刑曝光。

 

因此,律师应该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搜集相关看守所的电话、看守所所长、政委、管教的手机号,突破看守所设置的封锁。联手当地律师,或受当地公检法人员的指点,获得有益信息资料,拍摄办案人员、看守所所长、狱警等照片、视频等,曝光他们的信息,让全国公民对其进行电话信息轰炸。这应该成为律师的一项必备工作内容。

 

709案王全璋律师至今为止一点消息也没有,虽然近两年来,当事人家属聘请的律师多次往返天津,但没有见到当事人,也没有搜集到有效信息,不能不说很遗憾。

 

 

除了上面讲到的十大策略外,还可以讲中共谎言欺骗策略、暴力策略、邪恶历史的策略、末日倒计时策略、罪恶滔天策略、与民心民意为敌策略、维稳策略、必然崩溃策略、必然会被清算策略、建网上防火墙策略、倒行逆施策略、非法执政策略等等。原来想一一列出的,考虑到篇幅太长,今后有时间再整理出来供大家参考。本人高度关注、声援受酷刑迫害折磨的人权律师、公民、访民、异见人士等,也非常同情被迫害者,看见这样的案例就会掉泪,对酷刑施加者狠的咬牙切齿。如果上文能对中国国内抗争在第一线的人能有所启发,免遭酷刑,那就是笔者的目的。2017.5.24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