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八酒六四”案 罗富誉妻子高燕和符海陆妻子刘天艳的信

我是高燕,成都“八酒六四”酒案中被捕的罗富誉的妻子。我先生罗富誉离开家住到看守所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我渐渐学会了什么事情都努力地靠自己处理,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因为我要搞明白我先生为什么被捕,我渐渐知道了六四。渐渐地,和我先生有六四情结一样,六四成了我们这个家庭的伤口,无声无息地疼痛。有时候我会想,和我一样因为亲人的创痛和际遇植入六四记忆的家庭,一定还会有吧?这些家庭又会如何地悲欢离合呢?我给先生绣了对鞋垫,左脚是不离,右脚是不弃。我想不离不弃可以伴随他以后的人生路。眼泪不能改变什么,但它还是要掉下来。

大家好,我是符海陆的妻子,我叫刘天艳。2016年5月28日,符海陆就被(警方)带走了,从带走截止到今天的话就满一年了。他被带走的时候我不敢相信就是(仅仅)因为纪念“八九六四”的酒这个事情。警方和检察院都认为这个事情是犯罪。因为89.64是的的确确发生的事情,死去了那么多的人。我也更多的看到那么多人都在纪念六四,像香港啦……那么多人都是潜在的罪犯还是怎么样呢?我真的很不明白,这样就成了罪犯了?!我心里还很接受不了。有一个(成都)市公安局李姓的(国保警察)说,“(领导说了, 一定要审判,一定要判罪。)任何人纪念六四都是犯罪。”比如他(法院)是公开审判,让大家都来辩论,我听了能够心服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不要说全球,就讲中国,你这样(公开)宣(审)判,能让律师来辩论,能让我心服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