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作家在《 国家评论》就寻找坦克人和六四申遗发表文章


记住天安门广场 —— 包括这两位“坦克人” 

—— 杰伊·诺德灵格 写于2017年六月三日下午501

(翻译:张维)

 

明天是天安门大屠杀周年纪念日 —— 28个年头了。我不太做周年纪念,因此我今天来写下这些。

 

一个手提购物袋的青年男子走到一列坦克跟前。先导坦克试图绕过他,但是他继续站到坦克行进的路前。后来他爬到了坦克上面。他似乎在与坦克里面的人交谈。之后他爬下了坦克。

 

观看这一非凡历史事件的视频,请进入这里 

 

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把他拉走了。我们只知道这些。

 

谁曾经是 —— 现在谁是 —— 正如人们后来对他的称呼:“坦克人”?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被杀害了?还活着?没有人知道。他是我们时代的英雄。

另一位“坦克人”也是英雄:开坦克的士兵。这位男子拒绝碾压倒另外那位小伙子,尽管党下达了命令:用一切必要手段镇压抗议者。

 

谁是,或者曾经是这位士兵?他在哪里?

 

让我稍事停顿给您讲一个我前几周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见到的一名男士。他戴着的姓名牌上写着“瓦伦伯格”(Wallenberg)“有亲属关系吗?” 我问。是的,父亲的第二个堂兄弟。

 

劳尔·瓦伦伯格(Raoul Wallenberg)是大屠杀中犹太人的伟大拯救者之一。他被苏联抓捕并秘密带走。几十年以来,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尽管很多人认为发生了最坏的情况)。苏联倒台后,我们得知了近乎确定的消息:瓦伦伯格于1947年在卢比扬卡被杀害了。这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倒台之后,我们能否获悉这两位“坦克人”的情况呢? —— 抗议者与不愿碾压他的士兵。正当此时,我的一位朋友发起了旨在了解这两位坦克人身份与下落的请愿。请愿书将提交给中国共产党的党魁习近平。

 

我的朋友叫杨建利,他是一位中国民主的领袖,一位天安门广场的幸存者,一位前政治犯,他也是“公民力量” Initiatives for China)的创建人。他与另外两名同事、也是另外两名天安门广场的幸存者方政和周峰锁一同发起了这次请愿方政在把一名晕倒的女学生推离开冲过来的坦克的时候失去了双腿,周峰锁在屠杀之后未经审判坐了一年的牢。

 

这三位男士现在都在美国。

 

如果您想在他们关于两个坦克人的请愿上签名,进入这里  

 

还有另外一重关切 —— 这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关。该机构有一个“世界记忆计划”,其目的是保存照片、影像等资料,以免它们记录的历史被遗忘。杨建利的公民力量(Initiatives for China)—— 和华盛顿新闻博物馆以及摄影师查理 科尔(Charlie Cole)一道 —— 已经提名天安门资料收录进该计划。(科尔是美国人,他在远东发展了他的事业,89年他也在天安门广场。)

 

您也许认为坦克人或者说两个坦克人的形象会成为世界记忆计划的稳操胜券者。但是并非如此:北京的独裁统治正在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施加巨大压力来反对该提名。中共想要让天安门广场的屠杀跌落记忆的深洞消失。它想要抹掉1989和相关的一切。

 

应该早些告诉他们下地狱去吧。




附英文原文: http://www.nationalreview.com/corner/448262/remembering-tiananmen-square-including-two-tank-men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