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京生: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一)

北京建国门桥东南角,四星级凯莱酒店外搭起脚手架,并围起绿色围挡。凯莱酒店1992年开业,今年6月1日正式停止营业,准备拆除。之后原地重建五星级的“国际化商务高端酒店”。凯莱所属的中粮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拆除是因为酒店现有规划与建筑结构存在“硬伤”、酒店设施严重老化。6月19日,北京市规化委就凯莱重建规划的公示期截止。6月底的时候,酒店外围已开始搭建脚手架。据了解,这座酒店九十年代出建设时的总投资不足四千万美元,设计使用年限为五十年,一年平均偿还投资八十万美元。可中粮公司在谈到盈利水平下降时却披露,二十年间凯莱酒店累计亏损已达一.一八亿人民币,折合成美元近两千万美元。也就是说,二十年间,凯莱酒店只挣到两千万美元,平均每年一百万美元。北京凯莱大酒店酒店,客、套房共四百二十三间,平均入住率为80%,大致每天有三百间的收入,价格是:标准间的门市价:一千二百八十元,特价:六百二十八元,豪华间的门市价:一千四百八十元,特价:七百零八元。行政楼层的门市价:一千五百八十元,特价:八百五十八元。以上价格均不含早餐。再加上酒店的餐厅,运动场所,会议场所,娱乐场所的收入,可怜的每年一百万美元收入,显然让人无法相信。据内部厨师介绍,仅二零零八年一年的纯收入就有一亿元,这是酒店负责人亲口在员工大会上讲的。一方面对外宣称:酒店累计亏损一.一八亿,另一方面,又对员工说一年盈利一亿元。相同的领导层对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话,其目的昭然若揭。仅从常识看,一个四星级的饭店,入住率又很高却累计亏损高达一亿实在是无法让人理解。就算是摆个白薯摊,在那样的风水宝地也不会亏钱。

北京凯莱酒店的拆除,引发社会的极大争议,中粮集团,北京规划委面度质疑,回答只有四个字:非拆不可。中粮集团宣称:要建立民族品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首要的条件就要提高品牌的“档次”,就要变四星级为五星级。可是,我想问的是:一个二十年来累计亏损的企业,有什么能力创造品牌,走向世界?

(二)

对此次北京凯莱酒店拆除的质疑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浪费社会资源,其二,对环境造成污染,其三,设计使用年限过低,对设计规划缺乏监管,其四,政府急功近利的政绩观。

企业要盈利,企业要发展,企业要做强做大,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现实面前无可厚非。但是,经济以效益为本,效益最大化才是优良的资产。就是说,社会资源的有限性决定了,只有效率最高的,最优良的资产,才可以获得最有限的资源。从北京凯莱大酒店的二十年的经营业绩看,即便以盈利一亿的水平看,也算不上优质资产,更何况他是个账面亏损的企业。九十年代初投资近两亿元人民币(当时美元与人民币的兑换价是四点五)不是个小数目,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如今北京凯莱酒店的有形资产(所处地块的土地价格等),无形资产(凯莱的知名度与认知度)最少不会低于五十亿人民币。可北京凯莱酒店的账面却亏损一亿多元。这样的企业经营者,这样的效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劣质资本,这样的劣质资本还在疯狂的浪费现有资源实在是经济规律的悲哀,有限社会资源的悲哀。地球为此而哀鸣,抽了我那么多的血,就为了打个水漂?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后的建筑垃圾高达十万吨,这些建筑垃圾需要相应的土地去填埋,在中国,土地又是最稀缺的资源,大量的土地用于处理垃圾,规划者真是喝晕了,脑子里没有一丝的环保意识,没有一丝的危机感。气候变暖让人类饱尝了天灾之苦,肆虐的洪水没有冲刷掉权力的贪欲。经济学有个笑话:挖坑与埋坑是双倍的GDP,而北京凯莱也将这种游戏玩到极致,几亿(拆除费用),十几亿(重建费用)的GTP由此诞生。拆除审批,公关需要钱,毁坏的建筑及拆除费需要钱,占用填埋土地需要钱,运输需要钱,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钱,更为关键的是:每一个环节都会对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中国政府在世界所作的减排的庄重承诺在北京凯莱,中粮集团看来就是一个屁,除了瞬间的气味,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约束不了任何人,尤其约束不了腰缠亿亿贯的官僚们。环境算什么,死大家一块死,只要活着就活个顶尖。

据了解,英法建筑物的平均使用年限都在一百年以上,其它欧洲国家也在八十年以上,而中国的平均使用年限仅在三十年。差距如此之大令人咋舌。多数认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中国对建筑规划,设计缺乏必要监管。在英法,对建筑物的规划,设计年限,结构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规划的审批可能需要十几年的反复征求意见,反复论证,其原则是最大限度的保证原有的城市建筑风格不被破坏。对旧建筑多采用翻修,翻新的方法,很少会推倒重来。而中国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法规的有效制约,推到重来的事屡见不鲜。据中央二台披露,某地的一个农民新村刚刚建好,还未入住,就因与新的城市规化不协调全部拆除,几亿元的新村投资顷刻化为乌有。规划的无序与随心所欲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而没有任何人对此承担责任。

直接的原因是监管缺失,但是监管缺失的产生一定还会有其它原因。有人马上就联想到:没有无所不在的“政绩观”,监管缺失的现象就不难解决。每一个新官上台总想有所作为,而在现实的经济社会,最大的政绩就是高速的经济增长,所有官都要为此绞尽脑汁,不择余力。前任建了,有了政绩,后任拆了再建,也有了政绩。发展吗,先破坏,不破坏就没有发展机会。如此循环往复,个个都是好官,可是巨大的经济泡沫却在随时的威胁着经济发展速度,当泡沫结束之日,只会留下一片哀鸣。

(三)

所谓的“理”都由于相对的存在而变得可疑。中粮集团的理,北京凯莱酒店的“理”一样令人不可思议。一个亏损的企业居然能得到银行的再次贷款,规划委一如既往的支持这个亏损企业,且审批会如此顺利。拆与建有多少程序,多少利益,每个程序,每个利益是否蕴含着中饱私囊的机会?跑一趟就能审批?买谁的地?为什么买这块地而不买那块地用于掩埋建筑垃圾?谁承接拆除任务,谁负责运输十万吨垃圾,谁设计未来五星级商务酒店,谁负责酒店装修,酒店管理?无数个谁,都可能变为另一个谁,此谁与彼谁哪个更合适,都有中粮集团说了算。如今这个社会,无利不起早,中粮集团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想创造个民族品牌,谁信?政绩观的背后一定有一根利益链条,将政府与企业仅仅的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亏赚都是国家的,只要自己腰包鼓鼓的,管他亏多少。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经济行为的都是“国企”也只有“国企”才会拿钱不当钱。这很怪,细细想来也正常,钱不是自己的,花起来就是随意,不花白不花,不花也没人说你好。买官花的是自己的,当了官自然要从国家这里补回,问心无愧。

中粮集团您大胆的走,四星不够建五星,五星不够,建七星,活一天建一天,建就建最好的。企业的事别人谁也无权管,您就放心。只是,欠下的债迟早要还,只要不死还债是必然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句老话请务必牢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