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案平反悬念揭秘 薄熙来事件余波荡漾

 

八年前在重庆因薄熙来“黑打“而制造的李庄案,当年检察官么宁最近发表文章谈此案,再掀波澜。曾系狱两年的原律师李庄和其辩护律师陈有西都反驳。么宁当年在庭上指控李庄涉免费享受性服务,陈有西指是伪证、网上的是PS假图片。由于“薄王遗毒“和“孙政才恶劣影响“,重庆政法系统刚刚全部清洗,李庄相信包括他的案子在内的重庆冤假错案,在今年两会后会有突破。

   

   追逐历史,仰望星空。每一个历史事件,都是一堆杂乱纸片。要正确处理历史问题,必须还原历史真相。岁尾年初,中国西南重镇、山城重庆再度遭遇舆论聚焦。跨入一月,连日来,重庆展开新一轮大规模密集的人事调整。山城迷雾,有待拨开。从“重庆打黑“到“重庆模式“,从“李庄案“到“顾雏军案“,当年历史留下的对中国民营经济带来严重创伤。前不久,北京最高法院称将依法再审“顾雏军案“等三起重大涉产权案,坚持有错必纠,抓紧甄别纠正,那么发生在重庆的“李庄案“呢?日前,李庄指责重庆人大常委会几年来失责,未能监督和促进重庆“黑打“时期形成的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平反。由于“薄王遗毒“和“孙政才恶劣影响“,至今八年,重庆政法系统才刚刚清洗,“黑打“一线人员所剩无几,重庆政坛人事也接连大洗牌。日前,李庄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时表示,他深信包括他的案子在内的重庆的大量冤假错案,在二零一八年三月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后会有新的突破。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当下,人们正反思如何看待改革初期的灰色地带问题,反思当下如何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一月二十二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传达了习近平重要指示,强调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严格执法,公正司法。自从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落马五年来,重庆官场经历多番人事地震和大洗牌。八个月前,接任薄熙来的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习近平起用“政治意识过硬“的旧部“熟悉官员“,即原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赴渝主政。

   

   陈敏尔到任后,掀起清除“薄王遗毒“、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风暴。中共十九大前夕重庆又有十四名党代表被取消资格,包括五名市委常委,即原组织部长曾庆红、副市长兼两江新区党委书记陈绿平、政法委书记兼副市长刘强、市委秘书长王显刚、市委统战部长陶长海,还有多名厅级高官。在薄熙来落马五年后,重庆官场再度传出清除“『薄王』案件恶劣影响“的声音,可见孙政才没有完成的这项被中南海看重的工作,交由陈敏尔重新操作,更添加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部署。重庆官场展开大清洗大换血,整个中共市委常委班子几乎“一锅端“,空降大批高级官员。重庆官方宣布,原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王赋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玉林市委书记莫恭明,担任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常委。目前,重庆十四位常委已陆续补齐。

   

   刚过去不久的年末,即十二月三十日,被视为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的“打黑功臣“、前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原检察官么宁,在网络发表一篇题为《只须心如故》的微信文章,首度公开承认自己已辞去公职,转行选择律师职业,不过“做法律人的初心未变,对曾经的法律职业经历,我或将回顾整理,与诸君分享“。

   

   八年过去了,有舆论认为,前市委书记孙政才主政下,重庆在依法治国的路上几乎无丝毫进展。么宁同重庆“黑打“一线的大多数人一样,也沉默了八年,这次公开发声,是她第一次。缘由或许是她走出了体制,不“人大代表“了,也不“党代表“了。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么宁曾任重庆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被授予“重庆市人民卫士“,却也引起争议,有批评她不顾法律事实,唯独按上级意图办事,玷污了法律尊严。她先后担任备受争议的重庆打黑大案“李庄案“、“文强案“、“谢才萍案“等案的检控官。

   

   着名法律人李庄之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开审,庭审持续到翌日凌晨。三十一日凌晨一时许,在法庭上公诉人么宁突然爆料,指李庄以往为重庆“黑大佬“龚刚模辩护时,接受家属提供的贵价套房,又享受“免费嫖宿“。今次么宁发表的文章特别提及当年“李庄案“。她承认有作出对李庄“品格不利“的内容,以往“由于客观原因“未能回应,又把当年的指控称之为“一个职业的技术性失误“。

   

   二零零九年,中国重庆黑社会性质团伙主要嫌疑人龚刚模被起诉,原辩护律师为李庄。当地检察院怀疑李庄唆使嫌疑人及证人伪造证据,令嫌疑人谎称被警方刑讯逼供。检察院随后以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等罪名对其提起公诉。这一刑事案件被称为“李庄伪证案“。该案引发的关于法治、司法独立和程序正义、律师职业道德和人身权利、金钱利益和腐败、媒体“通稿“及更多内幕的争议,在社会上兴舆论波澜,特别是中国法律界引起诸多讨论。

   

   该案于二零零九年末、二零一零年初一审和二审,李庄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零一一年四月当局再展开李庄遗漏罪行的审理,但最后因证据存疑,检方撤诉。李庄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刑满出狱。二零一二年二月“重庆事件“爆发,薄熙来下台。是年十一月传出么宁接受最高检调查,主要围绕“李庄案“审查起诉环节的渎职行为。

   

   在么宁发表《只须心如故》的同一天,陈有西随即发出《阅尽千山始居高》的长文作回应。李庄的代表律师陈有西说,六年多来,对么宁的社会舆论,确实是缺席审判。作为检察官,她无法回应社会对她的批评和质疑。现在换了工作,不在体制内了,在不洩露国家司法机密的情况下,她有机会做了这些有限度回应。

   

   陈有西说,么宁所指的龚某某,就是龚刚华,即龚刚模弟弟。龚的证言中,确实有讲到他陪李庄洗桑拿等内容。么宁当庭摘要宣读,而后脱稿指控李庄在五星级酒店里住着五、六千人民币(约八百五十美元)一天的房,免费享受性服务。“才有了李庄的反诘,和我的最后辩论的五分钟回击。“龚刚华的证言,已经证实是公安局恐吓诱供的伪证。在西安《民主与法制》论坛会议期间,多位律师找龚刚华取证,有录音录影,证实他只陪李庄洗过脚,没有性服务。他亲口证明,是公安引诱、恐吓、威胁他诬陷李庄。李庄则告诉亚洲周刊,其实陈有西并未亲眼看见这份证言,而龚刚华其实是龚刚模的哥哥。

   

   陈有西说,么宁当庭讲的是李庄住五六千元一天的酒店,享受免费性服务。后来公安发表在《重庆晚报》的照片、向重庆律协会长孙发荣送达通报李庄嫖娼的函,却是一个街边的洗脚屋,很简陋,同么宁指控完全不符。说明当时么宁的指控,是公安的错误餵料,骗了公诉机关。么宁没有核实而轻信了,拿来当庭指控。当时网上流传着李庄披着浴巾,被押出桑拿中心的照片。陈有西说:“网友三天后向我提供图片搜索比对线索,我经过比对,发现脑袋和身子是PS的。照片同李庄无关······我当天在网上公开揭露。如果没有这个澄清,李庄嫖娼凭着这张假照片,随同么宁的指控,将会在全国舆论中被作实,后果严重。李庄的罪名是帮助伪造证据罪,卖淫嫖娼不是刑事法庭指控和审理的范围。起诉书也没有提到李有任何行为不检,指控李庄嫖娼,完全是公诉人临场发挥,借机涂黑被告。“

   

   陈有西说:“我们不得不当庭反击。么宁趺落人生谷底,不得不离开她喜欢的检察岗位,同她自己求成心切,被全国优秀公诉人的光环绑架硬上弓,不顾良知和原则,甘当制造司法冤案的马前卒,才会出现这样令人遗憾的事件。“

   

   他续说:“我认为她主要还是经验不足,上了王立军、郭维国等故意做假案的专案组的当,被当枪使。嫖娼的餵料,迎合了她的成功慾望,轻信妄言,前功尽弃。重庆唱红打黑,是薄主政重庆下的一步大棋。么宁只是不幸自觉自愿地成了他一个棋子。把李庄案的构陷错判,算在她头上是不公平的。她只是被推在前台的一个演员······重庆事件是一场大戏。总有人登台,总有人谢幕。总有人唱青衣,总有人跑龙套。我觉得她欠李庄一个道歉。“

   

   么宁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之际,李庄的电话和微信不断,很多友人询问他看法。仔细看了么宁的《只须心如故》,他深感“伟大斗争任重道远“,动笔写下《么式遗毒的临牀表现》一文。

   

   重庆究竟是“打黑“还是“黑打“?李庄说,“重庆模式“在重庆运行期间,抓的那些企业家都是若干年前的,两年、三年,十年、八年前的事,陈芝麻烂谷子都倒腾出来,把你抓起来,投入大牢,没收你的资产。他说:“重庆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涉黑案不计其数,有一个共同点,你看重庆涉黑案的每一个判决书,无论它有多厚,是一、二百页,或八百页,你翻到最后一页,最后一段话的最后六个字,都是『没收全部财产』。所以重庆那几年的疯狂『黑打』,是瞎打乱打,不按法律轨道去打,造成民营经济战战兢兢。“

   

   李庄说,“重庆模式“对民营经济带来无法弥合的创伤,造成了大量的民营资本外逃。很多企业家,包括成功的企业家,尤其是那些在他创业初期,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些原罪,无论这些罪的大小,只要他有一个罪名成立,他就会惶恐地看到“重庆模式“。所以说“重庆模式“那种野蛮疯狂、那种不计后果不计代价的打击,给民营经济造成很大摧残,给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制度造成很大伤害。

   

   李庄认为,在“打黑“初期,各地、市、县、区公安分局、公检法专案组,召集一些能反映个人资产的机构人员,比如银行,把各行长叫来,银行里谁的存款最多,都报上来,工行、建行、农行、交行,把你们存款前十名报上来。把前十名大户纳入打黑目标,抓起来判掉,没收他的财产。李庄说:“重庆在中国四个直辖市里是经济最欠发达的直辖市。他想发展,想创造政绩,想短时间内积取钱财,用这些钱财去搞政治贿选,去搞他的政治纲领。一夜之间把有钱的人抓起来,这些钱就全是我们的了。他这么做给全国各地都带来一种恶劣榜样,也给全国各地民营经济带来惶恐。“

   

   他续说,后来“重庆模式“终于在中央的察觉下给摧毁了,“重庆模式“也就流产了。从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覆强调依法治国,把权力关进笼子,培育民营经济。中央多次发文,甚至先后两次专门在重庆召开了全国性的民营经济研讨会,就是要给企业家吃定心丸。二零一六年初,中央发了一个正式文件,专门针对民营企业家的原罪问题,就是不要追究倒腾企业家在改革之初的一些违法乱纪的行为,宽容他们、包容他们。

   

   李庄说,中国的民营经济,实际上就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的经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这几十年,已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民营企业为什么发展这么迅勐?原因多种,主要是有一个不健全的民营经济法律规范制度。当时的民营经济打了很多擦边球,不按套路不按法律轨道来,因为法律不健全,也很难按照法治的轨道去发展民营经济。那么就给很多大胆的人,创造了很多冒险的机会。一旦冒险,有的可能家破人亡,也有的冒险成功之后飞黄腾达。

   

   三起涉产权案受关注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最高法院发布消息称,法院将依法再审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原物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案;原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扬州科龙电器有限公司、顺德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企业董事长或法定代表人顾雏军虚报註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资讯,挪用资金案;以及李美兰与陈家荣、许荣华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纠纷案。这三起大案中,两起将由最高法院直接提审,顾雏军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迴法庭提审。

   

   这是自二零一六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颁行以来,司法部门在落实作为这个“意见“最重要标志的“两个一批“(即“坚持有错必纠,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剖析一批侵害产权的案例“)政策的重要进展,是法治建设的重大利好,是经济界、投资界、工商界以及企业界的重大利好。之所以引发外界高度关注,是因为这三案的走向,已成为判断产权、投资等相关政策取向的风向标。顾雏军案能重审,与当下的政治氛围有关。《意见》发布,强调要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抓紧编纂民法典,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组织和自然人财产权的保护。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民营企业家的“原罪“问题,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的不规范问题,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间从旧兼从轻等原则。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国务院听取依法保护产权工作汇报为主题的常务会议,也要求“要抓住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对企业和群众反映强烈、久拖不决的案件开展集中攻坚,推动涉产权冤错案件甄别纠正工作尽快取得突破,以纠错的实际行动取信于民“。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要“落实保护产权政策,依法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据悉,目前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达六成,创造八成左右的社会就业。当局强调加强民企产权保护,重审顾雏军案件有利于提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可见,顾雏军的伸冤已带来一线希望。

   

   二零一四年三月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亚洲周刊记者独家专访顾雏军(见亚洲周刊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号《中国民企蒙冤揭秘,周永康等幕后黑手曝光》)。顾雏军早年从事科研,后下海经商。一九九五年成立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并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香港创业板上市,随后,顾雏军展开飞跃性的发展,二零零三年他获得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奖,二零零四年初,顾雏军登上“胡润资本控制五十强“。

   

   二零零九年三月,对顾雏军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认定顾雏军犯虚报註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资讯罪,挪用资金罪三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六百八十万元人民币。二零一二年九月,顾雏军“刑满“而提前释放。出狱后他始终宣称自己无罪,并举报证监会前副主席范福春、证监会广东证监局局长刘兴强、前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四人贪赃枉法。

   

   五十九岁的顾雏军头发已然花白。顾雏军始终为自己“喊冤“,出狱六、七年来,他一直在为自己平反奔波。他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最高法院将顾雏军申诉交广东省高级法院审查处理。二零一四年一月,广东省高级法院决定受理顾雏军对该法院二零零八年作出的终审判决的申诉,对其是否符合再审立案条件作审查。在广东省高级法院审查期间,顾雏军继续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诉。最高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审被告人顾雏军提出的申诉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决定提审本案。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与证监会对簿公堂后,顾雏军胜诉。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最高法院提审的原审被告人顾雏军案合议庭组成。看到最高法院的决定,顾雏军在新浪微博中回应称,“我终于得到再审通知了“,“看来顾雏军案的再审真是产权保护的标志性案件“。

   

   顾雏军感慨说,他的案子在二零一七年底能逆转,“我认为这已经不再是我的力量了“。最高法院再审后,顾雏军的计划是拿回自己的“合法财产“,至于赔偿,他是“不在乎的“。常年举报的他还提出:“这个案子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涉及产权的案子,与之相关的一些事,比如冤案制造者,要不要受到追究?“按刑诉法规定,最高法院决定提审顾雏军案最晚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底之前要审结。

   

   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因此,中共十九大期间乃至更长一个时期的司法改革,将侧重于综合配套的改革措施,努力建设一个成龙配套、系统完备的司法制度。改革永远在路上。中共十八大以来,司法体制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改革主体框架已基本确立。

   

   早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司法改革提出要求,强调要遵循司法规律,把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和现代科技应用结合起来。要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深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二零一七年八月,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上海市开展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框架意见》,成为进一步改革的尝试。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理念,强调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

   

   全国律师逾三十二万

   

   据悉,二零一三年,全国一百七十四个县没有律师,二零一四年,律师法律服务实现了县域全覆盖。截至二零一六年,中国律师队伍已发展到三十二万六千人,律师事务所达二万六千家,实现了邓小平提出的建设小康社会要有三十万律师的目标。年初全国建立了一个维护律师权利保障中心的机制,三十一个省市的三百二十一个律师协会都建立了这一机制。最近,河北省出台保障律师合法权益和规范律师行为的地方性法规,其中有五十五条涉及律师合法权益保障。检察机关在中央确定的改革框架内推行多项改革,包括检察官员额制改革、司法责任制改革等。至今符合相关条件的入额检察官全国范围共有八万多名,实行错案终身追责制。

   

在新一波司法改革大潮中,着名律师李庄的冤案能否平反、何时平反正是外界关注焦点。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认为,公正是司法的生命线,没有公正,司法就失去灵魂,势必人所共弃。司法要有持久生命力,就需要满足民众的热切期待,获得民众的衷心拥护,这就必须锻造公正品格。司法公正是具体的,只有透过个案加以呈现,方能集腋成裘,获得司法公信力。

 

(亚洲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