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中国有在贸易战中击败美国的意志力和实力吗?



   BBC中文网越来越像中国正在打造的“中国之声”了——虽然还不敢直接约请《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担任专栏作家,却邀请表面上看起来有几分异议色彩的作者邓聿文发表若干爲中共捧臭脚丫子的评论文章,而真正爲共产党不容的异议人士的文章是绝对不可能被采纳的。此类奢望被中共“网开一面”的外媒(还有诸如德国之声中文网、金融时报中文网、纽约时报中文网等),心照不宣地跟中共一起封杀其批判者,或许是获得中宣部认可的条件之一——BBC请刘晓波写专栏,已经是十多年前的陈年往事了。

 

   邓聿文此前曾是中央党校下属《学习时报》的副编审,据说因为“妄议”中国的北朝鲜政策而遭到免职——并未被开除公职,所以他还是体制中人。这样,邓氏具有了受迫害者之“荣光圈”,成为外媒争先恐后地访问的、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其发表的言论,基本上局限于“小骂大帮忙”的范畴,让人不禁要反推其“受迫害”的经历,是否是一次“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苦肉计”?

 

   邓氏在BBC中文网发表的一篇代表性的评论文章名为《中国对贸易战的态度为何如此强硬?》。如果先不看作者是谁,通篇读下来,我还真以为是胡锡进的大手笔呢。

 

   邓氏认为,中方在贸易战中的应对态度称得上「超强硬」。而中国不惧应战的「超强」架势,源于中国有意志力和实力打败美国。

 

   首先,邓氏认为,中国官方认为已「退无可退」,再退下去,新一届政权不但在民众中会失去权威和「民望」,而且在国际上将会引起连锁反应,欧日可能「落井下石」,其他国家也会把中国当做「纸老虎」,从而在中美角逐的选边中纷纷选择美国,致使中国国际环境更加恶劣,崛起更加艰难。“这不但关系「国运」,也直接关系到新政权自身的威信。何况,官方在贸易战的第二回合已经把话说「死」了,已经激发其民众的民族情绪,要后退已不可能,只能打下去。”

 

   这个看法基本上就是中国民间的愤青和中国官方的五毛的观点,故意扭曲中国的现实情况,爲中共的政策“保驾护航”——中共的应对是顺应民意的,因此也是合理合法的。然而,这个观点根本站不住脚。第一,中共的独裁统治从来就不会顾及民意,从来都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中共不求人民之爱戴,它只需要让人民恐惧,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邓小平的名言,“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第二,中国从未形成过独立于统治当局的“民意”或舆论,那种义和团式的、“爱国贼”式的“民意”,其实是当局洗脑教育和宣传的必然结果,中共对其如臂使指、收放自如。第三,中共的进退、攻守,端视其自身利益。毛泽东时而反美,时而与美结盟;习近平时而策动民间反美声浪,时而宣称 “有一千个理由搞好中美关系”,他们根本不在乎民众是否能跟得上官方政策的“大转弯”,甚至都懒得向民众解释其外交政策为何要转变。

 

   此次贸易战当中,中共的言行也是如此。就在中共似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对抗美国之际,习近平却在博鳌大会上发表讲话,承诺放宽对外资企业的限制、降低外国汽车之关税、开放金融和保险等领域等,显示中国原意作出一定的退让。虽然中共向来是“说得比唱得还要好听”、从来都不遵守任何承诺,但习近平此举明显是想爲贸易战熄火、向美国示弱。习近平这样做时,哪里会害怕“民族情绪”的反弹,而中国民间会有人上街游行、抗议习近平的“卖国行径”吗?

 

   邓氏提出的第二个原因是,中共吸取日本和朝鲜分别同美国打经济战和打拥核战的教训与经验,“认识到两军相遇勇者胜,有敢打贸易战的决心和意志非常重要,用《环球时报》的话说,和美国打贸易战,打的是实力,也是意志。”当年日本向美国屈服,结果陷入经济困顿,失去了整整三十年;而“朝鲜则是一个好榜样,成功地顶住了国际社会主要是美国(和中国)的压力,发展出了核武器”。所以,“只有像朝鲜一样,有敢于同美国打一场「史诗级」贸易战的坚强意志,才能把美国逼退。”

 

   讽刺意味十足的是:当初,邓氏因为发表文章提出“中国应当从自己的国家利益出发,抛弃北朝鲜这个充满负能量的小弟”的观点,而受到中宣部的惩罚;如今,邓氏又将北朝鲜视为具有坚强意志、敢于对抗中美两大强国的“英雄国家”,甚至将朝鲜视为中国应当学习的榜样。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是如何完成的呢?大概邓氏看到习近平以超过川普的接待规格来迎接金正恩,就转而对金正恩五体投地。然而,如果中国真的沦落到像北朝鲜学习的地步,那麽中国就真的是“西朝鲜”了。邓氏对被朝鲜看法的剧变,或许是因为他终于发现,惟有走《环球时报》的道路才能得到当局赏赐的残羹冷炙,他不再效仿屈原那样“忠而被谤”的悲剧命运,转而以风生水起的《环球时报》爲师——他如此虔诚地引用《环球时报》的观点,胡锡进会不会收他爲徒呢?

 

   然而,国际贸易的对垒,所谓“意志”并非决定性因素,除非中国有重新回到闭关锁国的毛泽东时代的“意志”,中国才有可能跟美国单打独斗几个回合。对此,台湾资深媒体人邹景文评论说:“这两个大国竞争条件根本就不相当,试想,坦克车与脚踏车之间,需要以对撞来试验谁会转弯吗?”毫无疑问,即便习近平是奥林匹克自行车项目冠军,也不可能跟驾驶林肯轿车的川普正面对撞并全身而退。

 

   邓氏所提出的第三个原因是,中国官方认为自己也有资本和实力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新一届政权认为,如果能够借贸易战的压力逼迫国内利益集团让步,推进深层次改革和开放,贸易战也未尝不可以打。邓氏甚至向当局提出锦囊妙计:“中国还有比关税更厉害的反击手段,即打击美国在华企业。此外,服务贸易也是选项之一。如果贸易战发展到极端,中国掌握的数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也是杀手锏。”

 

   这位评论人幼稚到连基本的经济学常识都不具备的地步,真不知道他当初是如何混到副编审的职位的。不过,既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习近平可以当上国家元首,邓氏这样对现代社会和国际大势无知到极点的人物却能成为中国开明派知识分子的代表,也就无足为奇了。邓氏所提出的三个绝招,其实是三步臭棋。首先,中共若打击美国在华企业,损失最大的是自己。在华美资企业,近年来已觉察到中国的不友善以及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纷纷向东南亚、印度和南美国家转移。如果中共再明目张胆地打压,这一转移会加速进行。美国企业只是搬家而已,不会因为离开中国就完蛋了。反之,外资撤离之后,中国大量的白领和蓝领工人必然失业,必将造成社会动荡,中共敢于承担此后果吗?其次,中美贸易中,服务贸易是美方少数的顺差领域,似乎中国拒绝此类贸易,美方就会叫苦连天。然而,这些领域颇有技术含量,对中国来说是必须的——中国的服务业水平很低,短期内不可能自给自足。而且,中国已在服务业设置了很高的屏障,难道还要继续将墻修高吗?第三,中国靠抛售美国国债能沉重打击美国吗?美国国债的价值在于美国政局的稳定、经济的强劲和科技的领先,美国国债是在一个自由市场上流通,若中国大笔抛售,自会有其他人购买;而中国抛售美国国债之后,回笼的资金要投向哪里呢?欧盟和日本国债的投资回报率都比美国国债低得多,规模也不如美国,其他国家更不足论。中共会好心到将这笔钱平分给国民吗?所以,邓氏的想法,全都是不切实际的纸上谈兵,就好像当年林则徐在给朝廷的奏折中所说,中国不买茶叶给洋人,洋人就死路一条了。

 

   中国当然可以不买美国的大豆,但在全球市场上中国根本找不到能提供同样多大豆的卖家。美国价廉物美的大豆照样能以同样的价格卖到南美和欧洲去,中国再用更高的价格去“二道贩子”手中购买,并假装那不是美国大豆。美国毫发无损,中国人餐桌上的食物价格必定猛涨。中国当然也可以不买美国的波音飞机,但欧洲的空客产能有限,不可能替补这个巨大的市场空缺。那麽,中国自己产的大飞机能在中国的天空飞来飞去吗?有多少爱惜性命的中国权贵敢坐国产的大飞机呢?而且,此前购买的波音飞机的保养及零件服务,全都一并拒绝吗?我还要问几个邓氏不敢问的问题:习近平的女儿愿意退回哈佛大学的毕业证书吗?彭丽媛会将她拿在手上拍照的苹果手机扔掉吗?中国的权贵们会将他们在美国留学的数十万子女召回来吗?

 

   中国既没有打赢贸易战的实力,也没有打赢贸易战的意志力。其实,这不是一场没有是非善恶的贸易战,它的本质是“要不要遵守规则、信守承诺的问题”——文明世界再也不能忍受一个谎言说尽、坏事干絶的盗贼国家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