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被人社部门文件讹诈

——浙江省城集体上访遭遇粗暴对待



2018年4月17日,浙江省众多“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拉起横幅“抹杀工龄、违法犯罪”,在省城集体维权,要求省长一级的领导接访,解决诉求!他们表态这是最后一次省内抗议,并为此递交了《抗议没有国家法律规范依据,不准地方规范性文件立法不计连续工龄——致省委书记车俊》公开信。据维权代表反映,此次上访遭到维稳力量的强力截访、打压。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全国多数地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仍依据旧的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即“工龄归零”恶政,致使众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这种恶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夺、侵吞公民合法财产的犯罪行为。因此,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浙江“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在《抗议没有国家法律规范依据,不准地方规范性文件立法不计连续工龄——致省委书记车俊》公开信中写到:我们是被否定工龄的职工群体代表,多年多次一直在省级层面反映原劳动厅浙劳险[1995]221号文件,把国家规定视同缴费,合并计算连续工龄的政策法规,自定以“之日起”计算连续工龄,而实际不给计算,把我们辛勤劳动的工作年限,连续工龄抹杀为零,使我们到达法定退休年龄不能享受养老、医疗、拿退休金。更为荒唐的是,2011年浙江省人社厅出台了浙人社发[2011]221号文件:“可申请一次性缴纳原工作年限的基本养老保险费”。这要求那些计划经济年代20年左右的工资总收入也达不到1万元的被剥夺“视同缴费工龄”者,现在要买回20年的工龄必须补缴14万元左右的钱,每月才可拿到壹仟元的养老金和退休医保。这种抹杀劳动者本来的工龄积累,反又要再花钱买回自己工龄的恶政,一正一反,是一种变本加厉的赤裸裸行政讹诈。世界上竟有如此荒唐、非法的强取豪夺?!

 

如今,从国家《立法法》到各个层级的法律法规都禁止“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依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九十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 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试行办法》第五条也规定:规范性文件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不得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不得自行创设本部门的行政职权。由此可见,人社部门依据“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 属于“重大且明显违法”。

 

然而,长期以来,“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浙江部分数百人在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信访局、监察委、中央监查组、省总工会、省法院、省检察院都无数次反映问题,很多部门都把他们的诉求信推给省人社厅,而省厅一直不予解决。全国各地深陷“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大都经历了长年依法表达诉求,穷尽了体制内解决问题的各种途径。但今日中国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讼、上访和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当今中国如此法制现实,怎么会不造成群众反复投诉上访,社会矛盾激化,最终将本可以依法、依规解决的民生问题,激化成被迫抗争解决的政治问题。这就是当今中国官民冲突无解的直接原因与灾难性现实。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浙江部分数百人本来相信:在省委车俊书记的领导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相信省委“最多跑一次”“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的口号。结果他们集体上访却遭到维稳力量的强力截访、打压。据维权代表告知:他们有女同志竟被构陷拘留“打伤民警三位,也没伤情报告,真是莫须有的罪名,对工龄清零者的侵权行为!·”他说,“对工龄破否定清零者采用抓捕、传换、欧打、拘留、拦截等各种手段阻止群众正常合法上访。”

 

一个政府拒绝对公民的养老责任,就会被世界公论所唾弃,更何况是对已为养老买过单的老人进行经济讹诈、待遇歧视。这些问题足以印证,不少地方当局在国家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竟置宪法、法律,特别是《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关于“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规定于不顾,依然非法妄为,权力傲慢,心安理得地把那么多曾为国家付出劳动贡献的老人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面对如此官权任性的蹂躏,本文呼吁社会舆论仗义发声。

 

我们每个人都会步入老年,许多生病的难友,因工龄归零而得不到正常退休及医保待遇。包括不少过世的难友已是死不瞑目。为了所有人的老年生存待遇权和社会法制的进步,我们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的脚步绝不停止:争平等,从我开始;维权益,路在脚下。 面对公权力抹杀工龄,违法犯罪,且坚持不改,终将要把千千万万“‘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债权人,逼上联合向政府讨债的群体维权之路!

浙江省城“对工龄破否定清零者采用抓捕、传换、欧打、拘留、拦截等各种手段阻止群众正常合法上访”的命运,也是我们全国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共同命运。为此,海内外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对浙江省被抹杀工龄部分受害者发出共同的声援!对一切非法截访、乱捕、乱抓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当一种社会公民不能正常法律维权,抱团抗争就成为了必然,也就具有了毋庸置疑的正当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