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有关香港雨伞运动的演讲

《议报》记者 立云

  

   2018年6月24号,是一个天气渐渐晴朗的周日。这一天的下午,在日本东京明治大学的教室里,有一位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周保松老师,做了一个题为《雨伞运动和一国两制的未来》的演讲。

   好多人都没有想到,周日的下午,前来听演讲的,居然有差不多两百人。老人和青年,中国人和日本人,济济一堂,气氛热烈。

   周老师非常斯文的样子,却蕴藏了惊人的力量,三个半小时,前半和后半,无冷场。

   一开始,周老师就特别强调,“我是以一个香港公民的身份,以一个雨伞运动的参与者的身份来跟大家做交流,跟大家我的想法,和尽量客观的对雨伞运动做一个介绍。”

   今年是2018年,香港雨伞运动已经过去快四年了。

   什么叫雨伞运动?周老师介绍到,“雨伞运动发生在2014年9月中旬,一般人认为是从9月28号开始,一直到2014年12月中结束的一场非常浩浩荡荡的民主运动。”雨伞运动的主题是“争取真普选” (I want true democracy)。是希望中国政府能给香港人真正的民主。这是整个雨伞运动的主题。可以肯定的,雨伞运动是一场民主运动。

   雨伞运动在香港的中心地区维持了差不多三个月,在香港的700百万人口中,不同程度的参与到雨伞运动的人数,超过100万人。根据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不同的民意调,参与到雨伞运动的差不多有100万到130万人。可以这不仅仅是学生运动,基本上是一个全民运动。虽然是以年轻人为主,但在整个运动中,参与到抗争过程中的有不同阶层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香港人,所以周老师特别强调,这是一个全民参与的民主运动。

 

   在演讲中,周老师跟大家主要讨论了四个问题:

  1. 为什么会有雨伞运动?为什么在香港回归将近二十年的时候会发生这样一场超过100万人的运动呢?周老师跟大家分析了背景。作为一个重点,他希望跟大家解释清楚“为什么会有雨伞运动的出现”。
  2. 雨伞运动其实不是突然发生的,在这之前已经发生了很多相关事件,周老师跟大家分析了这个雨伞运动的过程是怎样走过来的。
  3. 雨伞运动的意义和影响。
  4. 雨伞运动之后,对中国对香港对一国两制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教室里的每一个人都认真的聆听了周老师对所经历的所思考的整个雨伞运动的叙述。他的既波澜壮阔,又条理清晰,并参杂了细腻入微的描述。特别是很多张由公民记者在现场拍摄的照片,现场感呼之欲出,非常震撼人心。

   在雨伞运动的前奏曲“占中运动”发展到最高潮,也就是2014年8月31号,学生和市民们宣布“占领中环”行动正式开始的时候,周老师作为亲身经历者,却撇开全城,仅仅了他自己看到的经历的,“我们当天,当天我们站在那里一起宣读一个声明,宣读完声明后,大家就拿起这个手机,打开灯光,唱起Beyond的《海阔天空》,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包括我自己在,无数的人痛哭失声。”这样的细节描述,也感染了教室里的每一位听众,很多人听湿了眼睛。

 

   下面看几张雨伞运动中的历史现场照片:

   这是雨伞运动进入高潮前的一个温暖的画面,当时香港进行了一个叫做“罢课不罢学”的行动,香港的大学有超过一百位的老师,在香港政府总部外面叫金钟广场的公共空间里,从早九点到晚七点,老师们给所有香港参加罢课的同学自由的上课,他们设置了很多不同的课程,有电影,有历史有社会学有哲学,大学里想得到的课,在那个五天里,所有人都能在这个露天的公共空间里,一起上课,一起讨论,这个在香港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张照片的中央就是周保松老师,2014/09/24那天,他给他的学生上一堂政治哲学的理论课,谈哈佛大学一个哲学家罗尔斯John Rawls的一本书叫《正义论》,结果在那个时候,有越来越多的普通市民围过来,最后大约有了四百多人一起,大家一起听了一堂严肃认真的关于政治哲学的课,大约持续了三个小时。


   这是演讲会现场拍摄的。

   罢课行动发展到了2014/09/26号27号那两天,因为很多学生通宵围着政府总,到9月28号星期天的中午,大家都听警察要清场。当警察将出口封锁的时候,无数的香港市民从家里走出来,涌到金钟政府总部,要支持在这里静坐的学生。真正的“占领中环”行动发生在2018年9月28号下午五点钟左右,当时大约有十万个市民,坐满了整个金钟的街头。到了下午6点,准确时间大约是5:58PM,来自警方第一颗催泪弹打了下来。“雨伞运动”这个词在这时开始显露端倪。为了应对警察的催泪弹和胡椒喷雾,参与示威行动的人都准备了三样东西:雨伞,眼罩,和一瓶清水。从那一刻开始,大家都学会用雨伞来挡住胡椒喷雾。这是“雨伞运动”名字的由来。


   这是一张“占中行动”中的新闻照片,2018年9月28号的晚上,或者9月29号的凌晨,经历了剧烈的警察和学生市民的冲突,经历了紧张恐惧的场面,戴耀廷教授在占中现场痛哭失声,天主教的主教陈日君先生在旁边安慰他。

 

   9月28号的夜晚是一个香港的不眠之夜,是一个千钧一发的紧张之夜。最终,警方没有开枪。“到那天晚上12点左右,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中央政府下了命令,就是不能开枪。所以,到了深夜11,12点之后,香港警察就不再行动了。警察不再行动之后,在那个晚上,在香港三个很重要的地方,金钟,旺角,铜锣湾,三个香港的中心地带,全部都被占领了。所谓的占领行动从这里开始,然后一直延续到了12月,警方才采取行动将这三个地方的占领行为清场。可以完全没有政党没有特定组织,甚至所有人都没有办法预计的情况下,出现了这样一场浩浩荡荡的长达三个月的占领运动。”

 

   有关雨伞运动的结束,周老师,“雨伞运动作为一场政治运动,最后失败了,因为中国方面没有任何的让步,而且参与这场运动的很多学生领袖现在正在被政府控告,甚至有一些已经在监牢中。在2015年的时候,中方提出的政改方案,也被民主派否决了。在这个意义上,香港现在的政治状况完全是停滞不前。没有任何进展。而且中国政府和香港官方用尽各种方法去打压年轻人,年轻人所有的参政机会几乎都被封杀了。包括大家都很熟悉的黄之锋周庭,他们的参政机会几乎完全丧失。所以香港这两三年以来,香港独立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而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为香港独立是香港未来唯一的出路。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认为一国两制都走不下去了。于是,香港独立就似乎成为唯一的选择。这个就是现在的现状。”

   最后,周老师谈到了自己的思考:考虑到“香港要有民主必须要中国有民主,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化?我觉得这个是很多香港人也是很多中国爱好民主的人共同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之下,香港在推动中国民主化的过程里他可以扮演什么角色?我个人觉得雨伞运动就是一个最好的示范,雨伞运动其中一个重大意义就是,在1989年北京民主运动失败的25年之后,香港人,超过100万的香港人公开的走出来站在第一线,告诉中国政府——我们要民主!我相信雨伞运动虽然短期来说是失败了,但香港经过抗争留下来的东西,对香港对中国未来民主化的发展,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也相信,香港在接下来的历史里,会对整个中国的政治发展,会比其他地方,起到一个不可取代的作用。”

 

   结束语:

   演讲会后的提问阶段由于时间因素非常侷促,一位日本老先生问得简单而有意思,“你们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民主?”周老师笑道“我也不知道!”

   这个简单的问题却在会后几天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这应该是世界最为关心,而中国最难回答的问题吧。中国从戊戌变法走过两个甲子到了这个戊戌年了。得到真正的民主难道不是最根本的中国梦吗?1989年中国努力过,2014年香港努力了。什么时候,能Dream do really come true呢?成为一个现代民主国家,让人民拥有真正的选举权。

   在会后交流中,偶然发现周老师跟我一样,都是在高中时代经历过8964事件,尽管我们成长于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体制,甚至我们的是不同的方言,相同的是我们都不曾忘记这段历史,而且一直关注着中国的民主议题。希望即使我们看不到,至少下一代的孩子能看到。

 

   我祝福香港能首先实现民主化,得到真正的普选。

   因为祝福香港,就是祝福中国,也是祝福世界。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