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致二十一世纪再闹个人迷信的造神者
 
 
你们在中世纪造神,不奇,在文盲占多数的国家造,不怪,今日,科学已普及,文盲已稀少,进入信息网络智能时代了,还闹这种千多年前的愚民活动,能叫新时代,或打了中国特色习近平印记的新时代,还是在狂奔旧时代呢?
 
若没有百年前德先生赛先生(民主与科学)的启蒙,没有60多年前赫鲁晓夫揭露苏联个人崇拜神化斯大林的灾难,没有审判造神、拥神、护神四人帮与拨乱反正,今天再闹起个人崇拜的造神运动,也不奇不怪,但是,历史告诉人们:这一切,都经人们咬牙切齿声讨过,痛哭流涕忏悔过,怎么,老神还未彻底清除与清萛,新神又在克隆与翻版,再回到造神的老路与邪路,能不生出是造二次孽、吃二遍苦的恐惧吗?
 
当今中囯,造神运动,又随专制暴政恶性发酵而沸热,由幕僚诡计加愚氓谄媚在酝酿,再由个人野心与一言堂兴妖作乱。笔者是见证过造毛神给中国的灾难,当年的那些红色浑话、疯话、假话、蠢话集大成的千古笑话:什么“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什么“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而得到的是,抓了30年以上阶级斗争,非正常死亡是9100万〔杨尚昆叫全国公安系统统计数字〕捂着、掩着,至今,这毛神还是中国前进的障碍。
 
现在,新主上台,集权,又走向个人专权,独裁,还废任期制阴谋长期独裁。这历史倒退中,沉渣泛起,狐鼠拥跃,谄权媚权弄权的丑态百出,嫌老毛的4伟大,即伟大领袖、统帅、导师与舵手,不够伟,给新主还要加一顶伟大知青的桂冠,来美化、圣化、神化他,把他陕北当知青的梁家河,吹成出了真龙天子的摇篮。陕西官方还立了:梁家河大学问的17个科研课题,将个人崇拜造神的肉麻运动,弄成科研与学术,迷信活动也称科研,难怪,美国特朗普与纳瓦罗等的现代意识,很反感红色皇帝登基的这些鬼花样,知道这迷信是他们价值观死敌,要变接触中共为扼制中共,并孤立中共了。中国专制得万马齐喑,国外却反专制峰起云涌哩!
 
林彪说:“知青上山下乡,就是变相劳改”。文革中停课停产10年,就业危机与政治危机交织,集结的那些打砸抢抄组织群体,像土改集结痞子斗了地主士绅,便解散了他们农会,文革打倒了走资派,便解散红卫兵组织,将无法就业的难题与负担,转嫁给农民与乡村,知青这种被肉体折磨加精神奴役的变相劳改,怎么美化、伟化得成大学问,全是屎里觅道,糞里掘香,荒诞与滑稽如中世纪巫术,陕西社科联竟然称为科研的大学问,不过是荒诞鬼话演变的现代笑话罢了。
 
当年,造毛神,毛泽东迷信枪杆子,迷信暴力万能,曾神化他“枪杆子出政权”为革命普遍真理,把井岗山占山为王的草冦行径,打家劫舍的盗匪活动,历史中陈涉吴广到洪秀全等,都干过的丑恶烂亊,硬美化与神化为有中囯特色的马克思主义。要全世界共党信奉,首先受到西方较文明的共党抵制与嘲笑,还受到讲与西方和平共处与和平竞争的苏共批评,即与苏共展开论战,主持九评苏共及欧共那论战的邓小平,20多年后的1989年,他见了苏共戈尔巴乔夫说起当年论战,竟然说:“我们两党都说了些废话”。那么,美化神化毛的枪杆子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不也是废话了吗?何况,这毛理论改向所谓苐三世界的东南亚与亚非拉推销,不仅支持缅共、马共去作乱,输得精光,支持印尼共党艾地造反,数十万共党党员与党魁艾地被杀,还牺牲多少华侨生命。近年来,国际审判柬共波尔布特等反人类罪,控诉他们屠杀1/4该国人口,不也审判了老毛这教父吗?以为中国人都不知道吗?
 
这便是造毛神,既造中国罪孽,还造世界灾难。中囯还可来重蹈这覆辙,再玩这个人迷信的丑剧吗?
 
老毛造神搞个人崇拜的失败,还可从大跃进全民炼钢,树木砍光的大灾难,尤其饿死4千万农民,证明造神的严重后果。他打江山时,以整风升起红太阳于延安,坐江山到文化革命,再升起金色太阳于天安门,唱歌颂他永不落,祈祷他万寿无彊,毛不仍然落败与落气吗?造神有功的四人帮,还为他殉葬,他老婆江青的命也赔上了。这些不是给后世造神弄鬼者的教训吗?
 
看穿说穿点,专制独裁者爱美化神化自己,皆源于其合法性危机,缺乏法理自信,缺乏以德服人,用暴力屈服人,在不断打倒异已者中,又时刻恐惧孤立的自已,也被人打倒,因此,需要这吹吹闹闹的造神拜神,作为安神安魂的麻醉药,运用来安他惊恐难定的心魂而已。
 
历史中的独裁者,爱造神,尽是恐惧自已权力非法,需要拥戴的假象来欺世愚民,毛用青少年红卫兵保皇,与慈禧利用义和团保皇,被史学界笑他们演的是同一出戏。甚至,邓小平抓军委主席控制政治局,也被笑演的慈禧垂帘听政老戏。那么,赶红卫兵下乡,与慈禧驱拳匪出京,有区别吗。而“鸟尽功藏”“兔死狗烹”,这些成语早说透了。毛泽东浪费了数千万青年花季的青春,以牛马式原始的农耕劳作,断绝知青在城巿汲收先进现代文化,所以,有文凭缺文化的习近平,与凭成绩考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又凭选票当上总统的特朗普,他这知青出身的与正规教育出身的,一较量,便优劣毕现,难是对手吧?
 
如今,将梁家河这变相劳改地,从红色旅游,个人崇拜,酝酿成出习皇圣地,延用当年农业学大寨那朝圣式观光,愚弄民众一样。当年参观大寨者发现,大寨人同今日北韩人一样,回避观光客,言语支吾,神色慌张,生怕说漏了嘴,泄露了真象。今日伟化神化梁家河,据观光者说,仍如当年观光大寨与今日观光北韩那像,全是看的人为布景式的神话,一揭底,便是虚假造的千古笑话而己。
 
请个人迷信的造神者睁开你们的眼看看:是什么时代了?50年前,关起门来造神的毛泽东,苏共勃列日湼夫反感老反在珍宝島寻衅滋亊,声言用外科手术式精准核打击,消灭毛泽东,吓得毛泽东在全国闹深挖洞、广积粮运动,怎么,毛神也像老鼠打洞逃亡?他转而投靠美国,请尼克松到他书房作客。今天,金正恩也搞个人崇拜加核武器,岂不同老毛一样,核武与个人崇拜皆难以保护自己,金三到新加坡去谈判,要求美囯保护他的安全,不证明北韩世袭了3代的造神,也破产了吗?
 
民主与科学解放人类思想,已发生人类生活神奇变化,有人不去尊重民主科学,却还在弄神弄鬼地崇拜权力,玩巫师巫术的造神活动,把湖南韶山跳神造神拜神的老戏,再翻版到陕北梁家河重演。难道,中国永如奥威尔写的那动物庄园一样,永远走不出这愚昧的淵薮吗?
 
请看邻邦金家王朝,造神三代。金三被造成超级宇宙大将军,教科书上写金太阳,神奇得随手向天抛一石头就击落美国飞机,这与中国还造21世纪伟大的知青太阳,升起梁家河,不是同样用神话造笑话吗?
 
过去,中囯是封闭着国门造神,现在讲开放了,便丧失造神条件。尽管专制以精神封锁,还加网上封锁的柏林墙,昂纳克的柏林墙已推倒,习近平网上柏林墙,不是自闭能不倒吗?当年毛泽东把中国封闭起来造神造愚民,上帝说:既然你那么爱造愚民,我就造个愚孙给你吧?我不相信嘏应,未必没有历史的报复?此非向造神者的警告吗!
 
造神者总认为:这是付出最少,获益最大的无本万利的买卖。去读读中共党史吧?不是经美化与粉饰的党史,而是龚楚、司马璐等亲历者,与弗拉基米诺夫这种苐3国际特派员记下的真史。当年在延安造神的大功臣就是刘少奇,请看这段纪录:
 
王明批评毛泽东,刘少奇制止,不准他批。王明问:毛泽东是皇帝吗?刘少奇答曰:他就是无产阶级的皇帝。而毛泽东思想就是刘少奇在七大首创。既然刘捧毛做了皇帝,那么,文革被打倒,君要臣死,岂不活该吗?
 
造毛神苐二大功臣,就是林彪了。不仅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向毛提正确意见,被林反对,他弄毛语录,叫军队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毛语录题词〉把军队全变成护毛神的鬼卒,而自己就是大神旁的金刚了。甚至对毛的话他说: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要在执行中加深理解。这些马屁,拍得比今日李鸿忠那些绝对忠诚的顺口溜,高明吧?但林彪掌握着枪拍马,也落个烧死温都尔汗的悲惨下场,请问那些只凭一张口吐媚言的嘴拍马者,定有好结局吗?
 
另一造神功臣,应是陈伯达了。毛泽东的许多政策、讲话与文件,皆出自他笔下,毛选四卷,也有不少他的笔墨,从延安到北京,服务老毛,历时最久,毛还偿他文革领导小组组长的权倾天下的高位。这位毛的政治、理论与文化的化装师,最后是在秦城监獄里度的暮年,不值得今之承其衣钵者们借鉴吗?
 
权力者为何喜欢别人瞎吹乱捧神化自已,除了前述合法性缺乏这根本原因,对比民主选举的执政者,从无造神的现象,只有监督权力也可证明:造神是专的的虚弱反应。其次,就是专制权力的转換没有制度与程序,加上专制是劣胜优汰的机制,如北島诗中写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难道通行到权力高位的卑鄙者,不心虚吗?那些凭权力就沭猴而冠,为虎作倀而霸者,岂不以为将自已神化了,像弄顶博士帽,就把自已文化了一样吗?
 
只是这些梭使造神与热中造神的人忘了常识,反了常识。常识告䜣他们:造神是推历史车轮倒退,人类历史是:从神权制社会,进入皇权制社会,再进步到今天民权制社会。而且向解放民智更开放的智能社会飞跃,你们热衷于神化权力皇化权力,不可悲、可耻又可笑吗?
 
现实告诉我:虽然中国尚无选票的公民,只有纳税义务没有纳税代表的臣民,但是,已有8亿以上用电脑与手机上网的网民,以信息封锁民智,以信息不对称愚民,均已失效,中国的公民,绝对在从这网民中生长与成长。中国可以由假博士官僚把公民运动真博士许志永关进监牢,当网民尽成公民之日,这颠倒的是非黑白必将颠倒回去,神坛上的偶像,必纷纷打得粉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