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个人崇拜不得人心
 
 
  有目共睹,这二年,个人崇拜已成中国大陆常态。有人说,薄熙来若掌权,可能会搞小文革,而没想到新国王上台,却搞起了大文革。这让绝大多数中国人反感透了。因为中国人吃个人崇拜的苦头实在太多,文革期间只要有所谓“攻击伟大领袖”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甚至是死罪。
 
  1970年,安徽蚌埠五河县有家人家,母亲在家发表了一番对社会不满的言论,被“根正苗红”的儿子张红兵举报为“反革命”。两个月后母亲被枪决。这让现已步入老年的张红兵悔恨终生,这几年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希望母亲的墓地能被认定为文物,同时向社会公开了一段“血淋淋”的历史(见2013年8月7日《新京报》:《男子忏悔:文革期间母亲因被我举报遭枪决》)
 
  其实张先生一直没弄明白,其母亲的死固然与他举报有关,但关键还是独裁专制是个人崇拜是他心中的那个“红太阳”导致他的母亲被枪杀。试想,尽管五十年前,民主也已在不少国家深入人心,而在民主国家,一个孩子去举报母亲的言论,司法部门会搭理他吗?今日想搞个人崇拜的人为什么仍不汲取文革这种“血淋淋”的教训?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就是要让中国再度陷入文革那种深渊吗?谁能说这种人不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如果没有个人崇拜,毛泽东能成为“大救星”吗?如果没有个人崇拜,能将几十几百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或右倾吗?没有个人崇拜,几千万农民会饿死不造反吗——从这点而言,毛泽东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阴险最恶毒的皇帝?没有个人崇拜,毛泽东能发动所谓“文化大革命”吗?没有个人崇拜,毛泽东可以一手遮天让无数中学生下放农村实际上是去劳改吗?一边唱着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一边却又唱着“他是人民大救星”,这么大个国家一直就是在如此逻辑混乱中走过来的。
 
  直至今日,老国王的阴魂似乎又附在了新国王的身体上,个人崇拜之风又在这个吃够了苦头的国度再度刮起,让无数忧国忧民人士感到痛心,进而愤怒:有人为何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一个好不容易才摆脱个人崇拜的国家,又拉回到类似专制帝制封建王朝?在这样一个国家,为什么就这么容易复辟?本人在微信中给一友人回帖中说:四十多年没有活着的“神”歌颂,有些中国人仿佛觉得活着没意思,因此必须弄个活着的“神”来崇拜。
 
  稍加留心就不难发现,现在除了直接把新国王的画像排在马恩列斯毛后——意思是前面几任领导人都不算数——还有,就是大肆宣扬自已,且已到肉麻程度,什么“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什么“习近平思想研究”。还是北大那位教授讲得好,一个在上任国王之前那么多年,既无成绩,更无思想,平庸得要命,一当上国王,立马就有了思想就伟大得不得了,这不是很可笑吗?
 
  中共十八大新国王上台后,随着一步步集权的成功,对他的歌功颂德也一天胜似一天,这显然也正是新国王想要的,否则他完全可以“约法三章”:绝不允许搞个人崇拜。
 
  刚开始新国王迷惑很多人,不少抱有幻想者还为其“站台”,认为新国王一定会走民主道路,在中国实行宪政,而刚上台的集权是迫不得已,是为将来走民主道路扫清障碍“做准备”。这种幻想人士还拿新国王选择性反腐得到不少人拥护证明新国王与前两任不同,任期内肯定大有作为。然而这种人忘了,中共刚获得政权不久不是还杀了贪官刘青山张子善吗?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几千万饿殍不正是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他是人民大救星”饿死的吗?而老国王一见到崇拜他的百姓,不也装模作样地喊“人民万岁”吗?国王所做的一切,都立足于巩固他的政权,别的都在其次,甚至不是他要考虑的。
 
  再说,大半个世纪的历史证明,这个国家的人民大多数时候是愚蠢的,他们的“歌颂”“拥护”不足以为凭,因为他们很容易被独裁专制者所裹挟和利用,反而为统治者披上一层“得民心”的伪装,让统治者再实行独裁专制起来更加有恃无恐。五十多年前的文革最能证明这一点:杀每一个政治犯时,台下被洗脑的群氓们都是山呼海啸,为所谓的“人民政权”助威;遇罗克以及很多政治犯都是在民众喊打喊杀声中拉到刑场枪杀的。
 
  新国王就是一个大独裁者。这从三年前大肆抓捕律师的“7·09”事件中就充分暴露了。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后更加证明整个国家仿佛真的又开始了二次文革,有关部门像发疯一般对微信网民封群封号,从而达到封杀言论的效果。很快,人们发现,文革时“全国山河一片红”,一个贫穷潦倒的国家到处都是毛的画像,人人胸前挂着毛像章的恐怖景象又要在这个国家上演了——中共十九大后,变成了到处都是新国王画像,人们的眼睛躲都躲不过。
 
  新国王被称为“最高领袖”、“最高统帅”、“总设计师”,“大国领袖”,“国家的掌舵者,人民的领路人”,就连僧人尼姑都不放过,给他们洗脑,甚至强迫他们歌颂新国王歌颂中共。本人曾跟一些老年朋友说过,新国王虽在资历学问上无法与他崇拜的老国王相比,可在大搞个人崇拜上一点也不比老国王逊色,甚至某些作派已超过老国王,比如一出门就大面积封路,一召开个际会议,会址附近的国民就等于失去自由。
 
  然而,物极必反,新国王也太过于自信,太低估国民智商了,以为他的权势淫威真的把几亿网民给吓住了。谁知无情的事实给了他一次又一次棒喝,仅仅在最近三几个月里,他统治下的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拨又一拨大型群体事件表达了对他的统治极度不满:4月12日晚间,“内涵段子”成千上万的段友在北京城区连声高喊“流氓政府”;6月23日凌晨,睡在江苏镇江一公园的几千退伍老兵在被清场镇压时喊出的是“与中共同归于尽”。
 
  此后不过十余天的7月4日清晨,在繁华的上海大都市,又发生了对新国王画像进行泼墨的“严重政治事件”,泼墨者将这种行为方式通过微信网络同步传播到全世界,并说她对新国王“独裁专制的暴政恨之入骨”。
 
  自泼墨事件后,响应者众,全国多地习画像或遭泼墨或遭扔泥巴,逼得一夜之间整个中国也不知有多少新国王画像不见了踪影(浪费了多少纸资源哦)。前几天在公园见一胸前挂着毛像章的老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毛左”),他对人们评判当朝国王很感兴趣,还告诉本人,泼墨事件发生后,他在一地铁站出口处发现一大幅国王画像被人从脖子用刀划断,只是很快被有关部门派人让整幅画像消失了事。
 
  可以想像,泱泱十四亿大国,纵横九百六十万,类似情形肯定不少(只是因严厉管控人们很难知情),就连崇毛者也对当朝国王大不满,这说明此国王所作所为已激起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个人心丧尽的国王,想不得到这样的“待遇”都难。
 
  已有网民为泼墨者董瑶琼的勇敢行动在网络上呼吁民间将七月四日定为“泼墨节”:每年的七月四日,向往自由的人们都可以用泼墨独裁者的方式来表达对自由的向往。
 
  人们已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是信息时代,是手机微信时代,是机器人智能时代,不是1978年前,更不是文革时代,谁想在中国还像半个世纪前那样搞个人崇拜,一定不得人心,一定吃不了兜着走,而已去世的文化老人周有光生前在接受采访时说:看他们如何收场。
 
  今天的中国人是多么反感和厌恶个人崇拜,如果你还看不出来,那真是脑子进水了。谁搞个人崇拜,单是网民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你淹死。
 
  这从一些微信帖子最能看出。7月12日晚间新闻联播,在播报“新闻提要”时,提到习近平不日后将访问“金砖五国”,由于播音员没有像先前那样在习近平三个字前冠上原先那些头衔而是直呼其名,于是夜间微信上就传开了,意思是新闻联播“直呼其名”意味着什么,又透着什么信号——可怜的中国民众总是只能从这些“你懂的”或“难懂的”一些蛛丝马迹中去了解自已的国家,猜测这个国家高层的动静乃至变化。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大家早就反感的一件事:除了外事报道,国内一提到新国王,必须带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个头衔,一个都不能少,仿佛有人要抢国王这几个头衔似的。而7月12日晚间由于没有带那几个头衔,手机微信上热门非凡,微友们都在窃窃私语,甚至猜想新国王会不会“要出事”。
 
  现举国上下也不知有多少人巴望、诅咒着这个新国王尽早下台。本人相信,新国王下台的那一天,估计比当年“四人帮”倒台还热闹,一定有无数网民尽情地放鞭炮庆贺,甚至再次唱起新的《祝酒歌》。
 
  2018年7月23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