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从骂与捧效果看两种制度优劣
 
 
特朗普上台年余,骂声不绝,习近平继位6年,捧声不断。世界政坛出现骂与捧鲜明对立与有趣的对比。还真看出制度优劣,一目了然了。
 
你看《纽约时报》天天扭着特朗普骂,横挑鼻子竖挑眼,嘲他商人不懂政治,查他通俄门犯规嫌疑,笑他天天用推特发言发令,但在言论自由的美国,总统只能洗耳躬听,不敢侮谩与无礼舆论。
 
总统这么被评头品足,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有那些讽刺漫画,用中国臣民眼光看,便是大逆不道,犯上作乱,甚至皇帝不急太监急,那些寻觅滋亊罪、煽动颠覆罪等大帽子与屎盆子,全给盖来了。认为做总统,就不应小民置喙。
 
可是,特朗普挨骂,只能听着瞪着,像仆人听主人训教,不像专制是权力者像主子,天天向万民耍威风,民众只像奴仆式诺诺。
 
更奇怪的是:美国不见一张“为人民服务”的标语,只见权力与社会到处是为人民的亊物,专制国到处张贴“为人民服务”口号,却处处、事亊是为官服务的法规与现象。中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专制,美国,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民主,看得人,又一目了然。
 
特朗普上任,使劲落实竞选时给民许的愿,如提高就业率,美国优先等。70年前共党掌权,喊的民主,至今还是党主。习近平上台说:要关权力进笼子,却尽关公民与律师加政敌。只见特朗普的骂声转弱,习近平的赞声仍转高。可是美国舆论在起变化,特朗普的某些政见,反对党议员也投赞成票了,嘲笑他商人是政治外行当不好总统的人,也改变观念,认为演员里根也非政治家出身,当总统,是外行吗,还把世界冷战结朿、红色帝国消亡哩!
 
回头看中国习近平上台6年,从《人民日报》到所有党的媒体,几乎天天被吹捧习近平新闻垄断,他叫媒体姓党,其实,媒体全姓了习,《人民日报》改成习家日报,习在梁家河插队变相劳改几年,那山沟也吹出了真龙天子,还闹出17个拍马题称科研课题:叫梁家河大学问,个人崇拜闹到登峰造极,就是修宪攺成终身制。没想到:一个小女孩董瑶琴,向习的画像一泼墨,像揭了皇帝的新衣光屁股似的,便见习的像,纷纷拆下,奴才呼吁要“定于一尊”又纷纷沉默,习的霸气,一度蔫气,加上美国贸易战开打,更令他晦气,神隐不露面19天复出,习总全权独揽,又像个万能君王了,仍原形毕露:实是同老毛一路货还差老毛很远,只继承了山沟里的无能土豪气而己。
 
美国,这总统在骂声里兴盛,中国,这皇帝在捧声里唱衰,这鲜明对比,不是民主的生命力与专制的腐恶性,展示于世界吗?
 
这对比还可看出:民主制,权力是植根于民众,根系发育得紧贴泥土,骂骂咧咧如风风雨雨,倒锻炼出根基稳固,民主对权力实行制度性监督与批评,有如营养液,天天服,可除百病。所以,这制度越批评越完善,机制越健全。许多矛盾与焦点,用专业搞政治者在议论与妥协中就解决,美国人就不承担中国那维稳费,这笔巨大费用变成福利费与失业救济金,民主制岂不天然地稳如泰山坚如磐石吗?
 
显然,对比的专制制,是多么脆弱与虚弱,弱不禁风到:见批评,便惊恐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凭此便证明习近平吹他有5个自信,半个也没有。专制制度植根于暴力,用枪杆子打江山,还靠枪杆子加笔杆子压迫着欺骗着坐江山,怎么坐得稳?这枪杆子恐赫与笔杆子欺骗,弄出的民众拥戴,是假像。不可能长久,真象,总要曝光。当前,中国官僚特权集团盗国贼们藏海外4,8万亿美元,可供中国全民医保600年的秘密,不是被海外媒体曝光吗?
 
所以,他们不惜一切成本维稳,维稳成本超过军费,依然不稳,还是要继续,有形容专制接班权力,如抱定时炸弹玩击鼓传花,更有说专制政权是坐火山口上,这才是专制的永久危机。那些自我吹捧,实是自我麻醉,既麻醉出愚民,也麻醉出愚君,如此上下交相愚,能竞争于当今智能时代吗?
 
笔者从专制公款公费任意挥霍私耗,民主制却节约俭省到吝啬,也看出所谓公有、国有体制,不过是给权力者私有私享私耗提供方便,从国库变党库养党官、党军,就揭露公有、国有的秘密与花招,这才是暪天过海的大贪汚制度,当我看到美国总统请俄国总统在街边吃大排挡便餐,对比中国主席豪宴请各国政要,为显富豪,迎宾装修青島巿耗千亿,放几分钟焰火耗50亿,历史上最奢侈享乐的商纣,与今日屠侈比较,显得多么渺小了。这叫专制常吹嘘的优越性一一集中力量办大亊吧?可是,集中民脂民膏办的世界惊人的腐败大亊呵!
 
这便是专制独裁者,废舆论监督、废议会与司法监督,用暴力压迫出忠顺维持统治,靠颂圣的马屁去掩盖一切腐恶,但只专制者闻马屁是香的,正常感官嗅到却是臭的。他以为晒一长串书单,就很文化,很香了,可是,念句“通商宽衣〔农〕”和“萨格尔”〈格萨尔〉只两个白字,不就把用马屁吹上天的他,就拽下地了,现出到底几斤几两吗?
 
这种佯装伪装的博学万能,皆源于缺乏合法性,那维稳暴力,即出自缺合法性,那宣传洗脑大军,也是缺乏合法性造成。为何美欧日等民主制,没有维稳办与宣传部,就因权力是由合法选票产生,非暴力强霸。民主制尽依法办亊,专制制靠奴才行政,法治是低成本,人治是高成本。不以法治国,人治用以警治国,今日中国警察扩大成武警、特警、法警、廵警、网警、协警和街头貓眼警等等,而且层层设五大班子,每级班子正职旁又设几个到10几个副职,这行政成本,GDP上升时,还可支付,这些年下滑,就捉襟见肘靠印发钞票来应对了,这些年,依赖经济增长来强撑合法性,现在,经济下滑,
 
合法性危机再泰山压顶,出路,还是强化专制,据说还有回到计划经济打算了,不是去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吗?中国这几十年的变化与起死回生,哪一项哪一门不是走市场经济这条路带来的,多数利润,不是外向型国际巿场赚来的,当前的贸易战,并非把中国打回斯大林式计划经济,而是要中国公平贸易与非国家操纵的自由竞争。
 
现在,中共幻想美国中期选举,把特朗普选下台,贸易战危机便可缓解,看不见制度与价值观的对立,仍以人治观念寄望人变換带来政策变更。谁知今日美国左派的民主党也同右派共和党共同反对中共,看清这种国家特权资本比法西斯更危害世界了。
 
已非美国换个总统能缓解,而是中国彻底改变专制制度,才可消除矛盾哩。美国已觉悟:这富的专制比穷的专制危害世界更可怕呵!
 
其实,过去皇帝也未如今日中共禁言禁得这么绝。皇帝虽是专制,也有分权,行政权分给宰相,意识形态与经世理论,交孔庙与翰林,皇帝定于一尊,也未尊到全知全能。宰相魏徴与唐太宗唱对台戏,恨得唐太宗牙痒,说要杀这田舍翁,也未弄个贪腐罪名将他贬了杀了。司马迁写《汉武帝本纪》如实说皇帝过错,武帝也容忍了。皇帝像共产专权这么绝权吗?眼前,可是21世纪呵!
 
如果说:皇帝还有几分尊重臣僚意见,还设谏官左、右拾遗。那么,民主制的总统,尊重民权与民意,是因权为民所授,是选民那选票所任,并非专制的丛林法则,谁掌枪杆子谁称霸王。因此,民主制总统效忠民众,讨好民众。专制与民主是颠倒的,专制是圧民众服从,讨好他一人,那个人崇拜也由此萌生。不管他多么平庸,乃至混蛋,也要塑成杰出圣君, 当年大树特树毛泽东,红卫兵倒还有几分天真与真情,而今天唱马屁颂歌的,绝对是无奈与虚以委蛇了。就像波拿巴想再演拿破仑的大剧时,历史只叫他把角色演成小丑,喜剧变成闹剧了。
 
专制制最爱炫耀他可集中力量办大事,却尽是浑亊、蠢亊及坏事:城巿大了,农村荒了、空了、土地与河流汚了。大学扩大了,文凭高了,文化低了,假博士、院士多了,真大师绝种了。物质丰富了,精神贫困道德衰亡了。这些亊,都是专制好大喜功伴生的。
 
另外大亊,就是撒币开世界大会的大亊了,重现过去万邦来朝盛况,却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大撒币买吆喝却买的尽是仇人的蠢亊。
 
中国哪天也言论开禁,开得像美国媒体天天可拿总统批评开讪与指谬,社会才有活力,民气才归活跃,民智才进入现代。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