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恶劣人权生态下的残民恶法即將出笼
——评即将出笼的《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
 
 
中国大陆的人权现狀,隨着中共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大后在政治上的急剧左倾而日趨恶劣,每况愈下,不但引起美国、欧洲诸自由民主宪政国家极大的关注。就连-向对财大气粗的中共当局比较迁就的联合囯人权机构也终于忍无可忍而发声指责。新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日前在日内瓦开幕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9届会议上的演讲中义正词严地指责北京当局说,中国政府在新疆各地所谓的“再教育营”大规模任意拘禁维吾尔族人民和其他穆斯林民众多达数十万人,甚至上百万计。此种行为“令人深感不安”,她敦促中国允许联合国的监督人员进入中国西部动荡的新疆地区进行观察。而顽固坚持极权专制的中共对此当然不仅不会认账,而且还会倒打一耙,说正义的国际輿论是干涉了它的“內政”, 伤害了它的什么“感情” 等等。不过在大量鉄的事实面前中共这次也显得格外尴尬,语无伦次。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权事务局处长李晓军在日内瓦虽对此事极力加以掩盖否认,但同时又不得不被迫承认:中国的教育中心不是“拘押或再教育营”。他说:“简单地说,这是职业训练,就好像你们的孩子毕业后到职业训练学校获得更好的技能。”。并且又说:“中国的做法如果说不是最好的办法,或许是必要的办法来应对伊斯兰和宗教极端主义。”把孩子上学与拘押民众,把强制进行政治洗脑灌输与职业训练,荒唐地扯在一起,混为一谈,如此偷換概念的诡辩,实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变相承认了新疆大量关押拘禁维吾尔族人民和其他穆斯林民众的事实确实存在。
 
而中共严重侵犯人权,亦决不止新疆一地,而是整个大陆都未能幸免。震惊世界的709大肆抓捕律师的冤案,至今余波未平。数百位受害律师与法律事务工作者冤沉海底。这是德国法西斯也没敢做过的“壯举”。 而隨着中共高层在政治不断地“向左转”,当局更加紧了对网上言论自由的监控与打压。例如,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助理教授周运中,因在网上发表了-点个人言论,斥责某些中国人及儒家思想低劣。周运中仅仅因为指出了,一些中国人“最高境界是说假话、做假账、订假合同。真是最劣等民族” 这一事实,以及“某党就是发国难财才上台”、“所谓两弹元勋都是美国毕业。竟被胡说成了X匪的功劳。中国科技比美国至少落后五千年。是思想落后、民性落后、制度落后” ——这些人尽皆知、如同《安徒生童话》中皇帝没穿裤子一样的事实,2018年9月1日竟遭到校方解雇。
 
接着,继今年4月该校女博士生田佳良因在网上与人争论时,骂了对方一句“恶臭你支” 、“支之所以为支他们有很大功劳”。 本来这种二人间吵架的话,且语焉不详,语意不清,竟然被定性为“辱华” 事件!据“网络舆论导向员”( 俗称“五毛”)的解釋,“支” 就是“支那”, 于是田佳良立即被“人肉” 搜索,照片、単位、手机号通通公布在网上,接着又是什么“汉奸”、“ 丑死了”、“ 野鸡”、“ 婊子” 鋪天盖地的乱骂。此情此景,与当年文革的“无限上纲”, 一言一字便可坐牢,乃至于招来杀身之禍,还有多大区别?人们有权要问所谓“臭恶你支”、“支之所以为支” 的“支” 怎么就一定是“支那”。 焉知不是斥对方说话“支吾其词”, 或对方的语言意境“支离破碎”? 而且就算是“支那” 这也与“辱华罪” 相去甚遠。众所周知,“支那” 就是“China”的音译,是古代印度对古代中国的称呼,最早出现在梵文佛经中。梵文Cina进入不同的语言中,其读音变化不大,译音是“China”、“支那”、“脂那”、 “至那” 等。一个音译词汇怎么就“辱华”了?最后这亊还闹到田佳良所在的学校——厦门大学,该校竟然表示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厦门大学 在中国也算得上是一所名校,却如此屈从于官方之压力,毫无保护自己学生的担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更令人震惊的是田佳良同学受迫害一年后,祸事仍未平息,近日更被厦门大学开除党籍,强制退学。这一切肯定都是官方授意、假手校方当局干的。一位青年学子无辜遭此荼毒,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厦门成了人权重灾区,山东也未能幸免。继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因在家中接受外媒採访,恶警非法侵入公民住宅抓捕孙教授拘禁多日,更非法降低孙教授的退休金以进行人身迫害。引得国内外舆论哗然之后,其他越来越多的教师也因个人网上言论受到学校的处罚之事层出不穷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邓相超教授因在微博转发批判毛泽东的言论,2017年初被相继免去省政府参事和政协常委等职务,并勒令停职检查、记过处分,外加强迫退休。
 
此外,山东工商学院政治系主任、烟台市芝罘区党校教授李默海、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等都因课堂或网上言论遭到不同的开除、停课、解聘、开除党籍等处罚。而最近重庆市渝中区司法局又于9月12日对一向敢于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律师何伟,以莫须有的什么网上言论“危害国家安全”之罪名进行迫害。该司法局称,何律师“发文炒作”湖北维权人士陈剑雄“寻滋案”。此外,去年3月炒作重庆维权人士、“绿叶行动”成员潘斌“寻滋案”。 因而要求何伟9月14日须到司法局接受调查。以此进行威胁打压,至于是否还会对何律师采取进一步压制行动尚待观察。
 
由此可见,中国大陆今日的人权生态环境已几乎倒退至毛泽东暴政“反右”,“文革” 年代那种动辄因言获罪,冤狱遍于国中的情景。尤其大陆司法与警方当局更是权力恶性膨胀,可以隨意胡来。在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的工人和由年轻人与大学生组成的深圳佳士工人声援团,都遭受到了警察极其粗暴的对待。8月24日在广东惠州,众多青年学生更遭防暴警察暴力清场并被強制遣送回家后,其中许多人更受到当地警察和“维稳人员”(即便衣警特)的威胁骚扰,部分青年更被非法软禁,限制出行自由。更令人震惊的是9月1日晚上,湖南耒阳也爆发了大规模民众与公安武警冲突群体性事件。当局出动了武警,对手无寸鉄的学生家长大肆施暴。部分民众被抓入公安局。大批民众与公安武警在公安局门口对峙,更有部分民众被公安武警围住用警棍暴打,造成严重流血事件。该事件的起因是耒阳政府没钱投资教育,形成学校学生过多的“大班制”,公立学校班级人数超标。近日学生开学报名,部分学生被抓阄分流到私立学校----师大附中分校去读书。因私立学校相对公立学校学费收费增加不少,交通等成本也增加,并且学校学生宿舍中,裝修未完,空气中甲醛味浓,明显超标。因而引起学生家长不满。数千位家长拉着“抵制民办学校,还我九年义务教育。坚决不住有毒宿舍,不进有毒教室。”的横幅,到市政府,市委抗议。最终,当局竟出动武警进行鎮压。引发了群体性流血事件。警方还在施暴过程中拘留了46人之多。如此兇恶之举,是当今民主文明世界决不可能有血腥暴行。说明中国的人权狀况已恶化到何种地步,而中国的警察已无法无天到何种程度。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局还认为它的警察还不夠厉害,于是挖空心思再炮制恶法予以加強“保护”。中共当局的公安部近日竟然公布了一个名曰《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虽然假惺惺地称作“征求意见稿”,实则是作秀骗人,已铁定按此办理了。按它的这个规定,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公安机关亦不得受舆论炒作、信访投诉等人为因素影响,不当或者变相追究民警责任,加重对民警的处理。对警察的执法过错或犯罪行为,则规定:公安机关应当从轻、减轻或免于追究责任,或者向司法机关提出从轻、减轻或者免于追究民警刑事责任的建议。在中共极权专制下,已经被当局宠惯得无法无天的这批恶警,现在还要给他们加上这把保护傘、护身符、铁卷丹书,从今而后,这帮子人作起恶来,自然只能是更加有恃无恐。特别是那个“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这个混帐规定,无异于是叫中共警察可以放手地去施暴作恶,侵犯人权。纵然伤人,死人均概不负责。如此恶法,连希特勒、日本军国法西斯也未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当局竟然公布了出来,准备实施。这须要有多大邪恶的“勇气”?! 当局如此倒行逆施,无疑是对专制当局的得力打手警察的宠信加持, 是给民众和舆论戴新的紧箍咒。照此办理。广大民众还有活路吗?中国历史上最黒暗的时期已迫在眉睫了!
 
因此对当局如此大开历史倒车,颁行如此祸国殃民的恶法,-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和有觉悟的公民,决不能再熟视无睹,保持沉黙,而必须大声对此说:不!必须要制止这样的恶法出笼,令其胎死腹中! 
 
2018年9月18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