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事故来看三峡水库砾石、泥沙淤积的严重后果

 

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时重庆万州一辆公交车在万州长江二桥中部坠入三峡水库。这个事故引起中央领导高度重视,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以及应急管理部组织大规模救援工作,可谓兴师动众。仅在事故发生地聚集的船只就超过70余艘,包括三艘装有多波束三维显示的声纳技术设备的船只,三台水下机器人和几十位潜水员。其实公交车坠落位置明确,搜索范围很小,大约就是长250米、宽200米的范围。可是直到29日13时30分左右,才确定公交车在水中的位置,可见技术水平之低下,效率之低下。根据中国媒体报道,坠落的公交车之所以没有能够非常迅速地被潜水员、水下机器人和声纳设备发现,是有多种原因,比如三峡库区的水非常浑浊,能见度很差,地形复杂,水下多石块,甚至有大石块、钢结构、鱼网等,坠落的公交车部分陷于淤积物之中或被覆盖,不易被发现等等。

万州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时,正好是三峡工程拦蓄“清水”的时候, 10月31日三峡水库坝址处的蓄水位达到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同一天,坠落三峡水库的公交车被打捞出来。1992年三峡工程决策时,中国政府告诉老百姓,用“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法可以解决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可惜,潜入三峡水库的潜水员和机器人看到的不是清水,而是浑浊的库水,水库底部有砾石和淤积物。三峡水库的砾石、泥沙淤积发生在三峡水库的水面之下,老百姓看不到,这些数据都是国家机密,老百姓能听到、看到的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报道。但是从中国媒体关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事故的报道中,可以隐约地看到三峡水库泥沙淤积的严重后果。

 

 

一、是救援还是搜寻与打捞?

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万州公交22路环湖线(起点与终点均为重庆(万州)港)的一辆公交车在行驶到重庆万州长江二桥中段处时,公交车突然越过中心线,然后冲破万州长江二桥的护栏,坠入三峡水库。

 

图片:维基百科:2018年10月28日万州公交车坠入长江三峡水库的位置

 

事故发生之后,引起中央高层极度的重视。根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对事故救援处置作出部署,并在市政府应急指挥中心通过视频实时指挥调度。陈敏尔强调,要组织调动一切力量,及时开展科学搜救;抓紧摸清核实车内人员情况,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及时发布进展情况。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亲赴万州现场,指挥救援工作。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市委常委、万州区委书记莫恭明,副市长陆克华、邓恢林等均在现场指挥、组织救援工作。

远在北京的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立即视频连线,进行指挥调度,并派出由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孙华山带队的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救援处置。同时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也派出干部赴重庆万州现场指导调查处置。

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的部际联合工作组,协调调集国家水上应急救援重庆长航队、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中山舰、展宏图、公羊队、蓝天救援队等各方救援力量,并指导协调地方党委政府组织公安、海事、交通、应急管理、武警、消防等多方力量展开救援。

一时在重庆万州长江二桥事故的江面上聚集了70余艘(!)专业打捞搜救船只,其中包括三艘船只各装有一台多波束三维立体成像的声纳技术设备,几十位潜水员,还有三台水下机器人,准备搜寻和打捞坠江的公交车以及尸体。真可谓是兴师动众。至10月31日晚11点30分,坠入三峡水库的公交车被打捞出来,一共历时三天半。其实,陈敏尔等使用“救援工作”一词并不恰当,从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那一刻起,到公交车被打捞起来,就不存在任何人员获救的希望。整个行动就是围绕打捞坠落的车辆和尸体,前期工作就是确定车辆和尸体的位置。如果此次行动是“救援工作”,那么行动的目标一个也没有达到;如果是搜索和打捞工作,起码车辆和13具尸体被打捞起来,尚有两人失踪,也算是个交代。

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发生之后,在网络上引起热烈的讨论,涉及方面很广,很有启发意义。笔者关注的是从坠江公交车在打捞过程中无意流露出来的几个数据,尽管有些数据有出入,来分析三峡水库砾石、泥沙淤积的问题。

 

二、公交车目标太小,难以精确定位?

从公交车坠江到被打捞出来,一共历时三天半,可以说是持续时间特别长。有中国媒体认为:“此次救援为三峡库区蓄水以来难度最大”,难度在于:

第一是相对船只来说,公交车目标太小,难以精确定位;

第二是水过深导致作业方式复杂耗时,危险大;

第三是水底地形复杂,干扰物多;

第四是多地调集资源,多部门响应,需要多类型救援队伍配合行动。(参见:厦门网,《视频曝光!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http://www.sohu.com/a/272794535_411863?_f=index_pagerecom_3

 

首先,记者准确地将事故地点予以纠正,事故发生在三峡库区。自从2003年6月三峡库区正式蓄水以来,长江就不再是一条自然河流,而是被三峡大坝分为三段,大坝下游长江河段,长江三峡库区和上游长江河段。从宜昌三斗坪到重庆老市区为三峡库区,再往上就上游河段。万州公交车坠落在三峡库区。三峡水库库底地形并不复杂,也没有什么干扰物。如果公交车坠落在原长江河道,河道经过常年冲刷,不存在干扰物;如果坠落在原来的陆地,后来被上升的库水淹没,形成的水库区,三峡水库成库之前都经过最严格的清库,也不存在干扰物。三峡水库有中国最严格的行政管理,每年又都做水库库底地形测量,有完整的三峡水库库底地形地貌的资料,应该不构成难以搜寻的理由。

打捞行动持续这么长时间的最主要原因,是公交车坠落在三峡库底的位置难以被发现。一直到29日凌晨3时15分,才被长江水文局的船载声纳技术设备所确定。29日上午,多家搜救单位利用长江水文局提供的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库底位置坐标数据,开展了多手段的水下摄像搜索。13时30分左右,在三峡水库库底发现并确定了公交车的位置。从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到29日13时30分,一天多时间过去了。所以,差不多一半的时间是花在确定坠落在三峡库区的公交车的位置。

难以精确定位,不是因为公交车目标太小。公交车在桥上冲破护栏的位置明确,桥面距离江面67米的距离也明确,当时三峡水库正在蓄水(属于所谓拦蓄清水的阶段),冲击每年要到达一次或者一天的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的目标,三峡库区的流速很小,只有每秒0.33米,就算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之后,位置会有所漂移,也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况且这辆公交车长约11米、宽约3米,目标非常大。而且最初就正确地把搜索范围确定在坠落车辆入水位置的上游50米至下游200米及左右各100米,就是长250米宽200米的范围。几十位潜水员,加上三台水下机器人,要发现这么大的目标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潜水员和水下机器人不能迅速地发现和定位坠落的车辆呢?为什么非要依赖三台声纳技术设备呢?而且声纳设备也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确定公交车的位置呢?这样的技术水平、这样的效率是绝对不可能在未来的军事冲突、特别是海上冲突,取得胜利的。都说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而事实上三峡工程总是在不断地否定着“厉害了我的国”。

三、三峡库区的这一区段不应该有砾石、泥沙淤积

坠落的公交车之所以没有能够被潜水员和水下机器人发现是三峡库区的水非常浑浊,能见度很差,而且坠落的公交车部分陷于淤泥之中或被沉积物覆盖。

根据公交车被打捞出来之后发表的数据,公交车坠落在位于长江二桥上游约28米、水深约71米的地方。而根据长江水文局提供数据,水深约74米。两个数据的差别,正好是公交车的宽度,可能一个数据是从公交车的上部来测量的,水深约71米的地方;另一个数据是从公交车的下部来测量的,水深约74米的地方。可以推测,在发现公交车的位置,淤积泥沙的厚度至少有2到3米。有报道说,三峡水库库底多石块,还有大石块,有钢结构,有鱼网等,水流紊乱,地形复杂。

三峡水库坝址处的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75米,汛期限制水位是海拔145米,三峡水库的水位变化为30米。

在三峡大坝建设前,大坝坝址处的长江河床的水位为海拔0米,正常水位是海拔50米,洪水位为海拔62米。三峡大坝建设后,大坝坝址处的水位从海拔62米提升到海拔175米,提升了113米。三峡水库的最大水深为175米。

10月29日凌晨3时15分,三峡水库在万州的水位为海拔174.83米(距离175米仅差0.17米),坠落的公交车在水下74米的地方,就是海拔约100.83米处。有报道说,三峡水库最深地方的高程约为海拔10米;另有报道说,三峡水库最深地方的高程约为海拔30米。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三峡工程初步设计,这个区段不应该是砾石、淤泥或者淤积的砾石、泥沙,在每年10月底的枯水期这里应该是清澈的三峡库水,含泥沙量很少,水下能见度应该很好。特别是在万州长江二桥处,三峡水库的宽度不足500米,不足三峡水库平均宽度的一半。上游和下游的水库的宽度都比此处宽阔,砾石、泥沙也不应该在公交车坠落处淤积。

四、“排浑蓄清”能解决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

李鹏说,三峡工程上马之前有两个大难题,一是移民问题,一是水库泥沙淤积问题。钱正英、张光斗也同意这种说法。后来中国政府、中国的科学家声称,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两大难题的办法:对付移民问题,中国政府采用“就地安置”的办法,就是说,三峡地区有足够的土地可以安置三峡工程的113万移民;对付水库泥沙淤积问题,中国政府采用“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式,就是在汛期,在水流含沙量大的时候,降低大坝处的蓄水位,利用水流的力量,将泥沙冲出水库;到了枯水期,水流含沙量小,这才抬高水库蓄水位,有利于发电和航运。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还专门撰写书籍,介绍“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式。1992年3月21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邹家华副总理做《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专门论述“蓄清排浑”的运行方式:“根据国内许多工程解决泥沙问题的成功经验,并经过大量的模型试验研究表明,三峡水库是一个河道型水库,采取“蓄清排浑”的方式来运用,即汛期沙多水多,开闸门放水排沙;枯水期水少沙少,关闸门蓄水,这样水库可以长期保持绝大部分有效库容,保证防洪、发电和航运等综合效益的发挥。”

后来是朱镕基总理打破了“就地安置三峡工程”的神话,异地安置十几万三峡工程移民。当两院院士潘家铮的尸骨未寒,三峡工程就放弃了潘家铮定下的“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式。但是,关于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人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所谓的好消息,特别是进入三峡水库的泥沙量的大量的减少。在三峡大坝建设之前,从1950年到1986年寸滩站和武隆站测得的平均每年的泥沙量为4.93亿吨,而2003年至2015寸滩站(金沙江和嘉陵江的泥沙)和武隆站(乌江的泥沙)测得的平均每年的泥沙量1.72亿吨。这主要是因为在三峡水库上游建造了许多水库大坝,拦截了进入三峡水库的泥沙。比如金沙江上的溪洛渡水库大坝工程的目标之一就是为三峡工程阻挡30年的砾石、泥沙。溪洛渡工程上游还有好几个水库大坝工程呢。所以,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比邹家华副总理当年所描述的要小许多。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只是发生在大坝坝址处和涪陵李渡镇一带。象万州长江二桥区段是不会发生砾石、泥沙淤积的。

本来是掩藏在三峡水库水面之下的泥沙淤积问题,通过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通过寻找和打捞坠落的公交车被部分揭露出来。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并不像官方描述那样,基本已经解决。事实是,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相当严重。

第一,在计算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量时,只计算了金沙江、嘉陵江和乌江的入库泥沙,就是寸滩和武隆水文站统计的入库泥沙,而没有计算三峡库区所产生的入库泥沙。在没有建设三峡工程时,三峡地区所产生的泥沙量平均每年0.7亿吨;根据库区进出口断面泥沙实测资料分析,2003年6月至2015年12月三峡水库入库悬移质泥沙 21.152亿吨,出库(黄陵庙站)为5.118 9亿吨,不考虑库区区间来沙,水库淤积泥沙16.034亿吨,近似年平均淤积泥沙1.28亿吨。考虑库区区间来沙,应为平均淤积泥沙2亿吨。就是这一句“不考虑库区区间来沙”,少计算了55%的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量;

第二,在三峡工程论证中,认为采用“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式,可以将38%的入库泥沙排除出三峡水库。2003年6月三峡水库蓄水后,蓄水位还是135米,后来165米,但还未蓄水至正常蓄水位175米,实际只有24%的入库泥沙排被除出三峡水库(不考虑库区区间来沙)。三峡水库蓄水至正常蓄水位175米后,实际只有17%的入库泥沙排被除出三峡水库(不考虑库区区间来沙),换句话说,83%的入库泥沙淤积在三峡水库中(不考虑库区区间来沙)。到目前为止,三峡水库中的淤积物量已经超过当年黄河三门峡水库的淤积量。只要三峡水库处于淤积状态,总有一天要被淤死的;

第三,到2010年三峡库区最高淤塞已经达到50米。第一财经日报2010年10月26日发表《三峡库区航道安全存在隐患 淤塞最高可达50多米》的报道,重庆航道局航道处主任闻光华指出,淤积泥沙厚度最厚的河段在三峡大坝前,其泥沙淤积厚度已经达到50米左右。这是三峡水库运行七年,蓄水位尚未达到175米时的结果。一旦三峡大坝前泥沙淤积厚度达到90米,将堵死三峡大坝的排沙孔,则无法达到“排浑”的要求,淤积速度将加快。三峡大坝前泥沙淤积厚度超出三峡工程泥沙组谢鉴衡等的预计。

第四,一些人攻击黄万里先生,说三峡工程运行十多年了,黄万里先生预测的重庆港被淤积的现象并没有出现。一个预测的结果,是和预测的边界条件相联系的。黄万里先生当年并没有预料到,李鹏等会采取在三峡水库上游大量建造水库大坝的措施,来拦截进入三峡水库的砾石和泥沙。而这一措施的后果是遗害子孙万代的,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去干的。尽管如此,重庆市主城区朝天门至江津区红花碛的库尾段,由于水流至此逐步减缓,这是三峡水库库尾泥沙淤积最严重的河段。以重庆市主城区的江北嘴为例,该段江面原有200多米,目前的泥沙淤积已经将航道向对岸的弹子石方向推进了80米。朝天门下游大致5公里的梁沱,2010年江中的泥沙淤积已经比三峡成库前高了10米。黄万里先生预测的重庆港被淤积,是指当年重庆的九龙坡港口。现在这个九龙坡港口基本被重庆市政府所放弃,没有发展前途,原因是码头和航道淤积问题。重庆的最主要港口已经下移到重庆寸滩和重庆万州。由于重庆忠县的烂泥湾河段和重庆涪陵李渡镇河段的严重淤积,在三峡水库处于防洪限制水位时,大船也是难以到达重庆寸滩港区。所以,重庆万州将是未来最重要的重庆港。由于重庆行政范围的不断扩大,万州、巫山、奉节等地均划归重庆,重庆港也有了更大的地域范围。重庆最主要港口的不断下移,下移到三百多公里外的万州,正好说明黄万里先生所指出的问题是正确的。这22路公交车的始发站和终点站正好都是重庆万州港。

五、为什么万州二桥桥面要比水面高出67米?

这是留给读者思考的问题。

中国媒体报道,万州长江二桥的两道防护栏被公交车瞬间冲破后,事故车辆随即掉入距桥面67米的三峡水库中。当时万州三峡水库的水位为海拔174.83米,照此计算,万州二桥桥面的高程应该为241.83米。另有报道说,万州二桥桥面的高程为220米,那么桥面距三峡水库就不是67米,而是45米。

根据海事部门对三峡库区大桥建设的要求,跨越三峡水库的桥梁要满足24米的通航净空高度要求(再早是17米,后来18米的净高要求)。而总投资25487万元的万州二桥的净高远远超出海事部门的要求。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入三峡水库事故发生后,有人指出万州二桥防护栏的安全问题。为什么没有钱来建造更加坚固的防护栏或者后续加固防护栏?而万州长江二桥的净高远远超出海事部门的要求,是要增加许多投资的。

万州公交22路环湖线经过万州长江二桥,还经过万州长江公路桥(以前称万县长江大桥)。万州长江公路桥的净高只有17米(一说18米)。2008年9月三峡工程开始向正常蓄水为海拔175米冲击,因为万州长江公路大桥的拱座和部份拱圈被库水淹没而被迫叫停,冲击未能成功。为什么两座万州长江大桥的净高有这么大的差别?万州公交22路的乘客每天经过这两座万州长江大桥,有谁注意过这个差别?

万州公交22路的乘客对于车上发生的争吵漠不关心,最后命归黄泉。万州公交22路的乘客、万州的居民、三峡库区的居民、重庆的居民、乃至中国百姓,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漠不关心,最后的结局大家都已经看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