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坝债非洲

——从中国政府免除喀麦隆债务谈起

 

 

目前,全世界的水库大坝工程建设几乎都在发展中国家,中国国有企业参与了约百分之七十工程的建造,总市场份额占有率超过百分之五十。因此国际媒体称之为中国“坝占世界”。水库大坝工程,特别是大型和超大型水库大坝工程需要巨额资金。中国国有企业之所以能在世界水库大坝工程市场上占有垄断地位,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政府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对其进行大力支持。可以说中国国有企业是带着钱去拿项目的,或者说,中国进出口银行对某个项目提供贷款的先决条件是由中国国有企业承建这个项目。相对贫穷落后的非洲希望引进中国的水电发展模式,通过大型水库大坝工程项目来推动区域经济的高速发展,结果是陷入沉重的债务危机。

喀麦隆本是非洲一个经济发展相当不错的国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人均国内收入高达1200美元。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中国国有企业在喀麦隆承建曼维莱、隆潘卡尔、颂东、比尼瓦拉克、芒楚、莫坎等诸多水库大坝工程以及其他基础设施工程。2017年喀麦隆外债规模到达94.24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来自中国。中国成为喀麦隆的最大债主。2019年1月18日,中国同意免除喀麦隆到期的债务,这仅仅只是开始。

本文通过喀麦隆的实例讨论“坝债非洲”。

——————————————————————————————

一、坝占世界、坝占非洲

2013年习近平当上中共第一把手后即提出了所谓的一带一路的国家级顶层设计。但是一带一路的目标是什么,具体的目标体系又是如何?没有描述清楚。反正一带一路是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目前全世界的水库大坝工程建设,几乎都在发展中国家,中国国有企业参与了约百分之七十工程的建造,总市场份额占有率超过百分之五十。因此国际媒体称之为中国“坝占世界”。

“坝占世界”,中国有企业承建的水库大坝工程最多发生在最贫穷、最落后的非洲。根据不完全的统计,中国有企业承建了下列主要的水库大坝工程:

——苏丹的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

——苏丹的罗赛雷斯水库大坝工程的大坝加高项目

——苏丹的谢里克水库大坝工程

——苏丹的卡及巴尔水库大坝工程

——苏丹的上阿特巴拉水库大坝工程

——苏丹的300 座小型水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泰克泽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纳莱- 达瓦河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FAN水库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的梅莱斯水库大坝工程中的变电站项目

——埃塞俄比亚的复兴水库大坝工程中的输变电目

——肯尼亚的萨苏玛大坝修复工程

——肯尼亚的HGF水库大坝工程

——乌干达的伊辛巴水库大坝工程

——乌干达的卡鲁玛水库大坝工程含输变电项目

——布隆迪的MPANDA水库大坝工程

——刚果(布)的英布鲁水库大坝工程

——刚果(布)的利韦索水库大坝工程

——刚果(布)的布桑加水库大坝工程

——刚果(布)的宗戈水库大坝工程

——赤道几内亚的吉布洛上游的雕节水库大坝工程

——赤道几内亚的吉布洛水库大坝工程

——加蓬的吉大布巴哈水库大坝工程

——安哥拉的玛布巴斯水库大坝工程

——安哥拉的琼贝达拉水库大坝工程的改建扩建项目

——博茨瓦纳的迪克戈洪水库大坝工程

——津巴布韦的卡里巴水库大坝工程中的南岸水电站项目

——莱索托的麦特隆水库大坝工程

——马达加斯加的安布迪鲁卡水库大坝工程中的水电站项目

——南非的Vaal河水库大坝工程的扩建工程

——赞比亚的卡里巴水库大坝工程的北岸水电站项目

——赞比亚的下凯富峡水库大坝工程

——贝宁的阿贾哈拉水库大坝工程

——多哥的阿尼耶糖联水库大坝工程的加固项目

——加纳的布维水库大坝工程的加固项目

——加纳的阿科松博水库大坝工程

——几内亚的凯乐塔水库大坝工程

——科特迪瓦的苏布雷水库大坝工程

——马里的塔乌萨水库大坝工程

——马里的Djenné水库大坝工程

——马里的古伊纳水库大坝工程

——马里的费鲁纳水库大坝工程

——尼日利亚的宗格鲁水库大坝工程

——阿尔及利亚的布谷斯水库大坝工程

——喀麦隆的水库大坝工程下面再谈

资料来源:智宇琛:电量非洲、国际河流网络:中国海外水坝行业指南、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以及各种报道

 

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就是苏丹的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工程总投资估计为16至18亿美元)。苏丹的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是尼罗河干流上继阿斯旺水库大坝工程后的第二座特大型水库大坝工程,工程的主要目标是发电。苏丹的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投资主要来自中国政府,具体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迫使七万居民从肥沃的尼罗河流域迁移到干旱的沙漠地区,引发人道危机。根据《国际河流网络》秘书长彼得博斯哈德对受苏丹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影响地区的实地考察报告:“2007年5月,受影响群众与苏丹尼罗河州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给他们权利沿水库选择定居点。然而,这项协议从来没有执行,而强大的大坝执行单位在苏丹总统直接领导下,发动了无情的运动,强制受影响群众迁离自己的土地。大坝当局派出的武装民兵,制止当地的抗议活动在一些情况下,造成3人死亡,并在2006年4月进行大屠杀。”在移民没有搬迁的情况下,苏丹的当局在2006年9月30日关闭了麦洛维大坝的所有闸门,抬高水位,以水驱民。彼得博斯哈德用“苏丹政府就像驱逐老鼠一样,用洪水驱逐自己的人民”来描述这个过程。中国政府、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有企业的声誉也因此受到很大损伤。美国好莱坞电影明星克鲁尼十分关心苏丹的人权问题,他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指出,中国在苏丹投资了两百亿美元,解决苏丹问题需要从中国入手。

世界水坝研究委员会曾于于2000年在伦敦发表了一份综合性研究报告,对全球一千个
大型水坝工程的利弊进行的评估。历时两年。这个研究得到了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包括中国水利部在内的一些国家政府的财政支持,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水利电力工业的代表、政府人士、以及反对建造大型水坝的活动人士。研究报告的一个最主要结论可以用几个字来概括:

受影响者并非受益者

在中国,政府可以用“舍小家为大家”这样的心灵鸡汤来欺骗老百姓,但是在国外、在非洲,行不通。水库大坝工程,特别爽大型和特大型的水库大坝工程,往往破坏了社会原本和谐的状态,从而进入对峙和冲突状态。

因为大型和特大型的水库大坝工程的名声不好。尽管中国国有企业在国外几乎垄断了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市场,在一带一路中所占的份额也很大。但是中国的几个主要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对于坝占非洲、乃至坝占全球的“辉煌”成绩报道并不多。对此原水利部部长汪恕诚颇有怨言:“水电”一带一路“宣传得不够,核电和高铁走出去的品牌影响力已经形成,虽然水电现在走出去的也不少,但是没有明显的把它提出来,借助”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水电也应该冲到前头去。”

 

二、国企在喀麦隆的水库大坝建设

喀麦隆位于中非西部,西南边是大西洋。周边的国家有尼日利亚、乍得、中非、刚果、加蓬与赤道几内亚。喀麦隆土地面积47.5万平方公里,2016年的人口2344万。喀麦隆拥有多种自然资源,如黄金、钻石、铝矾土、石油、天然气等等,另外喀麦隆还拥有最为丰富的资源就是木材和水资源。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在在喀麦隆第一大河
——萨纳加河上。萨纳加河发源于北部山区,横穿喀麦隆,在西南处注入几内亚湾。河流全长920公里,流域面积13.5万平方公里,多年平均流量每秒2190立方米,年径流量691亿立方米,水能蕴藏量估计为600万千瓦。而喀麦隆远期的用电规模为300万千瓦,目前全国发电总装机容量仅为远期用电规模的一半。喀麦隆政府把中国发展水库大坝的模式作为自己未来发展的模式。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经济参赞处专门发表《喀麦隆投资机会——水电站》的文章,来吸引中国国有企业。目前中国国有企业基本上已经几乎垄断了喀麦隆的水库大坝工程市场。

国际河流网络在《中国海外水坝行业指南》一文中提供了一张《参与中国海外水坝建设的中国部门》的图,最上一层是国务院,最下面具体执行的是中国驻各国大使馆的经济参赞处和国有企业,中间是国家发改委、国资委、外交部、商务部、财政部和进出口银行。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经济参赞处为喀麦隆的水电大开发做广告,吸引中国国有企业参与其中,正好证明了上述这个模式。



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国有企业在喀麦隆承建的(包括已经完工)水库大坝工程主要有:

——拉格都水库大坝工程;   

——曼维莱水库大坝工程;

——隆潘卡尔水库大坝工程;

——颂东水库大坝工程;

——比尼瓦拉克水库大坝工程;

——芒楚水库大坝工程;

——莫坎水库大坝工程等。

 

拉格都水库大坝工程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政府援建喀麦隆的项目,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援外水库大坝工程。援建项目就是用中国人的钱,无偿为他国建设的项目。拉格都水库大坝工程的主要目标是发电,工程装机容量72兆瓦,年发电量3.22亿千瓦时。工程于1978年6月开工,1982年12月第一台发动机投产,1984年竣工。都说水库大坝工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是由于工程质量问题,工程运行三十多年后,拉格都工程的供电能力只是原设计能力的百分之四十。由于工程是援建项目,工程目标没有达到,喀麦隆政府也没有要求经济赔偿的权利。

曼维莱水库大坝工程位于萨纳加河上,工程的主要目标是发电,装机容量200兆瓦,工程总投资为6.94亿美元,投资主要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工程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总承包,中国水利水电第16工程局实施。工程于2012年底开工,2018年2月,除水电站之外的工程部分已经通过验收移交喀麦隆方面。

根据《新京报》2014年5月18日报道,曼维莱水库大坝工程工地遭受营地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造成10人失去联系,1人重伤,10辆车被劫持。因为事发地靠近“博科圣地”的据点,所以推测是“博科圣地”所为。

弗雷德皮尔斯在《非洲大型水利工程加剧移民危机》一文中指出:“修建大坝的初衷是为了促进萨赫勒地区的经济发展,但结果适得其反。它们阻断了河流,从而导致该地区很多最贫困人口赖以为生的湖泊、冲积平原和湿地逐渐干涸。最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迫冒着生命危险离开这里。”也有许多因水库大坝工程失去生计的人加入了的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

2015年中,曼维莱水库大坝工程工地发生当地工人抗议事件,起因是工人认为中国承包单位没有履行2013年签订的劳动合约,没有支付足够的补贴。当地工人抗议活动持续了约两个月。

隆潘卡尔水库大坝工程的主要目标是调节萨纳加河的水流量,使该河流量由目前的每秒720立方米增至未来的每秒1040立方米/秒,其次是发电。隆潘卡尔水库大坝工程包括洛姆河上的水库大坝建设(水库库容60亿立方米)、水电站(发电装机容量30兆瓦)及90千伏的高压输电线路建设工程、环境与社会措施、技术支持与项目管理等四个部分,总投资4.94亿美元,主要也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工程于2012年启动,应该于2018年结束。洛姆河上的水库大坝由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中标承建。

隆潘卡尔水库大坝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多次发生劳资纠纷,仅在2012年就发生了三次罢工事件,分别是6月25日,10月29日以及12月19日,发生罢工的原因之一是中方公司雇用过多中国工人,而使喀麦隆工人失去工作机会。根据喀麦隆法律,中方公司最多只能雇用20%本国工人,必须雇用80%喀麦隆工人,。而中方公司在隆潘卡尔工程施工过程中雇用的中国工人远远超过这个比例。

中国国有企业在喀麦隆水电市场取得这么大的份额、取得垄断地位,其主要优势是资金优势,是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的优势。无论是曼维莱水库大坝工程还是隆潘卡尔水库大坝工程,还是颂东工程、比尼瓦拉克工程、芒楚工程,都主要是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贷款。

问题的关键是:

喀麦隆是否有能力支付利息并最后归还贷款?

 

三、中国政府免除喀麦隆政府债务

2019年1月2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喀麦隆总统上周六发表的一份声明称,中国政府已免除喀麦隆30,000亿中非法郎(合52亿美元)的债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杨洁篪与喀麦隆总统保罗·比亚(Paul Biya)会晤后,喀麦隆总统发表了这份声明。”

新华社在这之前也发表过一则新闻,只报道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杨洁篪于1月18日至1月19日访问了喀麦隆,并会见了喀麦隆总统比亚。新华社的报道并没有提及中国政府免除喀麦隆政府债务的事宜,但没有提及免除债务的具体数额。

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在自己的网站上也发布了消息:《中国同意免除部分喀对华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2019年1月18日和19日,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应邀对喀麦隆进行访问。18日,杨洁篪会见比亚总统时表示,中方同意免除喀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但是报道也没有明确指出免除喀麦隆贷款债务数额的多少。

2019年1月27日新浪网发表了《中国免除喀麦隆52亿美元债务?系“定向假新闻”》的文章,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是定向假新闻。但是文章承认,喀麦隆总统比亚于2018年9月访华期间,曾向习近平请求减轻喀麦隆所欠的中国债务。中方对此予以了积极回应。习近平的特别代表杨洁篪在访问喀麦隆期间,宣布减免了喀麦隆所欠的、于2018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根据这篇文章,这次中方免除的是债务总额为450亿中非法郎(约合78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文章还提到,2007-2018年间中国对喀麦隆的贷款总额约在50-55亿美元左右。

可见习近平的特别代表杨洁篪减免了喀麦隆的债务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减免债务的具体数额有不同的说法。至今,中国政府、习近平的特使杨洁篪和习近平都没有出面澄清以下的几个问题:

第一:这些年来,中国政府与中国的国有银行一共给予喀麦隆政府多少贷款?贷款的组成如何?多少是无息贷款?多少是优惠贷款?多少是商业贷款?利率是多少?偿还期是多长?

第二:中国政府给予喀麦隆政府无息贷款的理由是什么?用于什么项目?由谁监管?

第三:喀麦隆政府归还中国贷款的情况如何?是一分未还?还是一直按时偿还?2018年喀麦隆总统比亚于向习近平请求减轻所欠的中国债务只是一个开头?还是一个新常态?

第四:习近平的特使杨洁篪同意免除喀麦隆政府债务的具体数额是多少?理由又是什么?

第五:中国政府、习近平的特使杨洁篪和习近平对于未来喀麦隆方面对于归还中方贷款的前景预测如何?

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中国国有银行对喀麦隆的贷款都是来自中国纳税人,中国政府还是中国国有银行都只是资金的管理者,而不是资金的所有者。作为税款的管理者必须向中国纳税人公开说明对喀麦隆的贷款的情况,并公布免除贷款的具体数额,并给出理由。

 

四、撒出去的钱是否能够收回?

美国《华尔街日报》说:中国政府已免除喀麦隆52亿美元的债务。《中国免除喀麦隆52亿美元债务?系“定向假新闻”》的一文反驳道:2007年至2018年间中国对喀麦隆的贷款总额约在50至55亿美元左右,而本次中国政府免除喀麦隆的债务约合7800万美元。

这一次中国政府免除了喀麦隆的债务,那么下一次、再下一次中国政府还必须继续减免喀麦隆的债务,因为喀麦隆政府根本没有能力偿还任何债务。

 

下表是2012年至2017年喀麦隆政府财政收入情况(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收入

47.5

51.66

54.68

44.84

48.51

53.72

资料来源: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喀麦隆国家概况,原始资料来源:2018年第四季度《伦敦经济季评》

2012年喀麦隆政府财政收入为47.5亿美元,到2014年上升到54.68亿美元,从2012年到2014年一共增长了约15%,增长速度相当快。但是到2015年突然下降到44.84亿美元,下降了约18%,比2012年还少了2.66亿美元。2016年后财政收入好转,到2017年财政收入回升到53.72亿美元,但还是低于2014年的财政收入。

如果说2007年至2018年间中国对喀麦隆的贷款总额约在50-55亿美元左右,就相当于喀麦隆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喀麦隆政府有能力支付利息和归还贷款吗?

下面再看喀麦隆政府的财政支出(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支出

57.3

61.28

73.23

59.59

67.01

65.70

 

资料来源: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喀麦隆国家概况,原始资料来源:2018年第四季度《伦敦经济季评》

2012年喀麦隆政府财政支出为57.3亿美元,到2014年上升到73.23亿美元,从2012年到2014年一共增长了约27.8%,增长速度非常快。远远超过财政收入的增长。到2015年财政支出下降到59.59亿美元,下降约18.6%,但还是比2012年还多出2.29亿美元。2016年后财政支出重新增长,到2017年财政支出上升到65.70亿美元,但还是低于2014年的财政支出。

把上面两张表合在一起,可以看出喀麦隆政府财政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窘相(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收入

47.5

51.66

54.68

44.84

48.51

53.72

支出

57.3

61.28

73.23

59.59

67.01

65.70

差额

-9.8

-9.62

-18.55

-14.76

-18.5

-11.98

 

资料来源: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喀麦隆国家概况,原始资料来源:2018年第四季度《伦敦经济季评》

2012年喀麦隆政府财政亏缺9.8亿美元;2013年亏缺9.62亿美元;2014年亏缺18.55亿美元;2015年亏缺14.76亿美元;2016年亏缺18.5亿美元;2017年喀麦隆亏缺11.98亿美元。六年一共亏缺83.2亿美元,平均每年亏缺13.87美元。还是那个问题:喀麦隆政府有能力支付利息和归还贷款吗?

下面再看喀麦隆2012年至2017的外汇储备(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外汇储备

34.31

36.69

32.04

26.90

30.51

32.35

外债总额

32.08

49.22

58.37

68.84

73.8

94.24

资料来源: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喀麦隆国家概况,原始资料来源:2018年第四季度《伦敦经济季评》

2012年喀麦隆外汇储备34.31亿美元,外债总额32.08亿美元,外汇结存为+2.23亿美元。进入2013年,外债总额超过外汇储备,出现外汇缺口。之后,外债总额迅速增加,而外汇储备不增反降,有增有降,外汇缺口越来越大。到2017年,外汇储备只有32.35亿美元,外债总额94.24亿美元,外汇缺口高达61.89亿美元。

如果说2007年至2018年间中国对喀麦隆的贷款总额约在50-55亿美元左右,那么喀麦隆外债总额94.24亿美元中的大部分债务来自中国,中国成为了喀麦隆的最大债主。

五、喀麦隆是一带一路和地缘政治布局中的一颗重要棋子

习近平派特使杨洁篪到喀麦隆会见总统比亚总统,宣布减免喀麦隆欠中国的债务,说明喀麦隆根本没有能力偿还中国的巨额债务。不但是这一笔于2018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债务不能偿还,就是今后陆续到期的其他债务也没有能力偿还。所以,中方希望采取主动免除债务的办法,在其他方面取得一些利益予以弥补,失之东偶,收之桑榆。

喀麦隆位于中非西部,西南边是大西洋,在中国地缘政治布局中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是一带一路中的一个节点。1973年3月喀麦隆总统阿希桥访问中国,毛泽东和周恩来会见了阿希桥总统。1982年11月6日阿希桥总统退位,保罗·比亚接任总统,保持这个位置36年,并且担任三军最高统帅,人民民主联盟全国主席,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是世界上定于一尊时间最长的总统之一。维基百科将其称为独裁者,尽管他是通过“选举”而当上总统的。俗话说,惺惺惜惺惺。

喀麦隆曾号称是中部非洲政治和经济强国之一。特别爽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经济高速发展,经济增长率曾达到二位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200美元。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约200美元。1985年后喀麦隆经济陷入困境,一直萎靡不振。特别2017年以来,喀麦隆西部地区爆发了反叛武装与政府军之间的冲突。对喀麦隆的经济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另外,由于尼日利亚东北部局势恶化,涌入喀麦隆的尼日利亚难民人数高达10万人。2017年喀麦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590美元,年通货膨胀率高达11%。

2018年比亚总统亲自来北京见习近平要求减免债务。2019年1月习近平派特使见比亚总统,满足了比亚总统的要求,宣布减免债务。通过减免债务,增强了债主国中国与欠债的喀麦隆之间的关系,也增强了习近平与比亚总统之间的私人关系。

喀麦隆面临大西洋,地理位置重要。在中国的全球战略部署中,喀麦隆是一颗重要的棋子。喀麦隆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重要节点国家,也是未来中国港口建设的重点地区,有望成为中西非洲的航运中心。中国在喀麦隆大西洋海岸已经建造了克里比港口,这是一个大型的多用途港口,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国港湾)承建。克里比深水港工程(一期)总合同额为5.68亿美元,2011年6月11日开工,2014年完工,共建有一个集装箱泊位和一个散货泊位。工程资金来自于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优惠贷款。克里比深水港工程第一期工程完工后,码头年吞吐量可达120万吨货物和30万标准集装箱,2018年3月投入运营。目前,中国港湾与法国博洛雷集团、达飞海运集团组成的联合体获得了克里比深水港集装箱泊位25年特许经营权。另外,2013年1月,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再承建了克里比深水港周边高速公路的项目。

喀麦隆的克里比深水港和非洲东部的吉布提港将形成犄角之势。虽然2014年克里比港的年运量只有0.53万吨,与喀麦隆最大的杜阿拉港的年运量1085.2万吨根本不能相比,但是中国政府看重的未来、长远的战略布局。

最后中国十分看重喀麦隆的自然资源,特别是木材资源。喀麦隆全国森林面积2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47%。并且盛产黑檀木、桃花心木等中国人十分喜欢的贵重木材。为了挽救喀麦隆的经济,有计划开采80%的森林资源。很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喀麦隆木材的出口市场, 喀麦隆木材出口量的近三分之二出口到中国。有消息说,2018年喀麦隆原木出口关税上涨或将引发国内木材价格上涨的蝴蝶效应。可见喀麦隆木材出口对中国木材市场影响之大。

六、坝债非洲的结果——钱留外国债留中国

目前全世界的水库大坝工程建设,几乎都在发展中国家,其中的百分之七十是由中国国有企业建造的。因此国际媒体称之为“坝占世界”。相对贫穷落后的非洲希望引进中国的发展模式,用大型水库大坝工程项目来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喀麦隆是中国国有企业建造水库大坝工程的重点地区之一。由于水库大坝工程需要大量投资,而且工程本身经济效益不好,目前喀麦隆背上了沉重的外汇债务包袱,近百亿美元中的一半以上来自中国,而来自中国债务的一半以上又来自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

对于喀麦隆人来说,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使他们陷入债务的陷阱,喀麦隆的纳税人并不是诸多水库大坝工程建设的受益者。

那些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投资、由中国国有企业承建的海外大型水库大坝工程,对于中国的纳税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抛开那些深奥的国际地缘政治战略布局不说,就单纯经济意义而言,就是:

钱留外国,债留中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